资讯 / 继续教育 / 聚焦一线 让接地气成为新常态——2015年高校网院工作实践研讨会侧记

聚焦一线 让接地气成为新常态——2015年高校网院工作实践研讨会侧记

作者:本刊记者 苏群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1999

历经一个星期的重度雾霾,北京终于在6月的最后一天迎来了阳光和蓝天,为这一天举行的2015年高校网院工作实践研讨会(北京站)平添了一抹明朗轻快的色彩。

6月30日,由《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主办、《在线学习》杂志承办、中国石油大学(北京)远程教育学院协办的2015年高校网院工作实践研讨会(北京站)在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举行,会议吸引了各高校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院长、相关部门负责人、一线工作管理者及研究者等近50人参与。

“每年职工大会,一线员工都会提同一个要求——去兄弟院校学习。为了让学习交流更高效,今天,我们把各个院校请到一起,取长补短,相互借鉴。”作为会议的协办方,中国石油大学(北京)远程教育学院院长张云祥如此阐述组织这次会议的初衷。

“这两年兄弟院校之间的走动少了,大家都关起门来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北京大学医学网络教育学院院长高澍苹也有同感。

这些年,不论是高校举办的会议,还是行业媒体组织的会议,习惯性地把目光聚焦与院长和中高层管理者,鲜少把招生、教学、考务等一线工作的问题提上会议议程。但这些常年奔赴在一线的工作者才是网院的中流砥柱,他们是网院面向社会的重要窗口,直接向社会传达网院的声音,也是发挥现代远程教育办学优势和特色、推动网院创新发展的践行者。尤其是在网院转型升级的重要时期,他们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记者从与会者参与讨论的热烈氛围感受到,他们迫切需要这样一个答疑解惑、交流分享的平台。由于会议主要面向北京地区网院,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是与会单位中唯一一个外地院校,负责考试管理工作的刘晓平老师发言时说:“我们在平常的工作当中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惑,听说有一个这么好的学习交流机会,我们特意从武汉跑到北京,向各个网院的老师们取经。”

会上,课程考试、辅导老师选聘培训和监督评价、学生活动、对网络教育未来的反思等成为与会者讨论的焦点。其中,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用信息化管理模式应对考试的方式引发了与会者们的热议,不少老师表示,回校后也要尝试这种新的考试管理模式。

可以看出,新技术在网络教学当中的运用,是网院对新生代学习者学习方式变化的主动迎合,尤其是在追求高效率、简化行政流程的社会大环境下,网院正在加速理念更新,积极尝试一些更加行之有效的教育方式、方法,应用更新的学习技术,以便更好地服务学生。

此次研讨会少有“高大上”的理念宣贯,探讨的内容多聚焦在“接地气”的操作层面。记者感觉到,这些老师

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把网络教育办好,把服务做好。甚至在研讨会结束后,不少老师还聚在一起就某一问题做深入探讨,还定下日后互相访问、交流学习的约定。

《在线学习》杂志执行主编李桂云表示,杂志除进一步关注高校管理者外,还要为网院一线工作者的“互联互通”搭建一个平台,探讨他们在实践中遇到的瓶颈和问题。在网院转型升级的大环境下,这样的平台不可或缺,它或将成为面向一线工作者的新常态。

话题一:考试

新技术为考试减负

考试向来是网络教育教学的重要环节,也是网络教育环境里的重要内容,对确保网络教育教学质量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然而,网络教育考试方式很独特:考试地点分散,考试科目、考试人数众多??如果沿用传统流程,比

如,按课程安排考试,会制约考场的分配,造成考场浪费;人工阅卷不仅繁琐,过程更是难以监控;手工录入分数容易出现纰漏;每年还需要支付相当高的费用来存储大量的纸质试卷??考试管理可谓困难重重。

北京语言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副院长王小萍颇为感概地说,“网络教育迫切需要改革,不仅仅是为了适应市场的生存需要,更是要适应成人学习方式、考试方式的变化。”

如何有效解决考试面临的各种问题?各网院是如何进行考试改革的?2015年高校网院工作实践研讨会上,多位老师分享了各自在实践中的经验。

信息技术提升考试效率

针对课程考试存在的问题,2011年,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就开始尝试实行信息化的管理模式,在考前、考后以及电子存储试卷方面均做了革新:

考试之前,采用标准化的考场,使用题库出卷和标准的答题纸。与按课程分配考场相比,标准化的考场允许不同课程、不同层次、不同年纪的考生在同一个考场考试,实现了考场的最优利用。

考试结束后,工作人员通过核对扫描数量和答卷袋数量,完成试卷清点后在线集中评卷,评卷结束系统会把成绩自动生成Excle表格。

最后,再以学生学号为文件名对试卷进行电子化存储,从而解决试卷的存储和检索问题。

“这种模式实现了课程考试的规范、高效、准确,但成本与以往方式是持平的。”地大(武汉)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负责考试管理工作的刘晓平老师评价说。更重要的是,评卷速度大幅度提升,十几万份试卷三天左右时间就能评完。经过这几年的实践,无论是学习中心还是学生,都适应了这种便捷高效的考试管理模式。

刘晓平发言刚结束,其他老师的提问就接踵而来,为了让会议顺利进行,主持人不得限制提问的人数。可见,地大(武汉)远程与继教院在考试工作的新探索和新突破给大家带来了触动。不少老师表示,回校后要积极尝试这种新的考试管理模式。

北京大学医学网络教育学院院长高澍苹也非常赞同在考试管理当中运用新技术,该院在几年前就积极利用新技术简化考试管理工作,高澍苹说:“最早,从考试到阅卷,再到出成绩,一整套流程下来我们需要50天,后来是30天,现在缩减到一星期,这样方便学生根据自己的成绩做好下一轮的选课安排。”

另外,高澍苹还推荐大家用条码来代替答题纸上的信息填涂,因为他们已经在考试中大量尝试了使用条码的方式。“我觉得效果不错,可以推广。”高澍苹说:“在座的网院现在面临的问题我们过去也困惑过,现在一些问题仍然存在,不过,计算机在提高工作效率方面确实卓有成效。”

缺考、作弊是考试管理的痛点

在享受信息技术为考试管理带来的便利的同时,刘晓平在工作中又有了新的困惑:每学期有10%左右的学生缺考,产生一万多套的缺考试卷,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浪费。这也是很多网院面临的问题,缺考、抄袭成为不少网院的心头之痛。

针对这样的问题,中国石油大学(北京)远程教育学院的做法是增加题目数量,并根据课程的参数、学生学号进行编排。以一门文科课程为例,导师出十道题,学生按学号尾号进行选题,每位学生选择的题目不一

样,这样抄袭的机率就很小了。

对外经贸大学网络教育学院负责教学管理的程慧中老师就学院应对抄袭的经验,从考前内容和考中制度化管理两方面谈了几点看法:学院侧重于考试前对内容难度的控制,在考前半个月,把每门课程的复习大纲发给学生,保证复习大纲的含题率在40%-50%,以此推动学生主动积极地去复习。

在制度上,他们也进行了设计,采取预约制考试,即学生在考试开始之前需要提前预约,没有预约的不允许参加考试。预约成功之后,如果考生当天没有参加考试视为旷考。在考试过程中,监考教师还要对考试进行现场记录,由考生本人签字。

虽然这些方法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缺考和抄袭的问题,但还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

变换教学组织模式控制缺考、抄袭

或许前面提到的各个网院的经验值得学习和借鉴。不过奥鹏研究院院长陈庚提出了一个建议——是不是可以在教学组织模式上加以控制?

我国面向成人的在线学习方式仍沿用高校传统的教学组织模式,多门课程并修,期末集中考试。跟在校生多门课程集中考试的情况不同,在职人员没有那么充沛的时间和精力,这就导致本就工学矛盾突出的网路教育学生不得不“另辟蹊径”通过考试。而在国外,对于远程教育学生的教学组织,早就实行单科积累,即修完一门课考一门,再修第二门。

陈庚笑言:“假定你两天考四门课,甚至一天考四门课,都能背下来吗?背不下来,你是不是也要另辟蹊径?抄是一种很正常的反应,不抄我反而觉得不正常。”

假定变换一种教学组织方式,六个月学四门课,学生可以一个半月学一门,学完后就参加这门课的考试,考试没通过重新再学,通过则修第二门课。如此一来,学生的缺考和作弊现象是不是能得到很大的改观?“面向成人的学习内容是不是真的是他工作中需要的?我们的教学组织是不是真的适合成人学习?采用的信息化手段是不是真的方便成人学习?”陈庚还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网考发展到今天,借助技术手段,是不是实现了真正的网上考试?”

这让北京交通大学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考务部主任王来找到了“知音”,他认为,“未来随着新技术,如图像识别、语音识别等在其他领域的应用逐步成熟,这些技术完全可以用在考试上,让考生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考试。”

话题二:辅导教师

用激励提高辅导教师积极性

随着网络教育的普及和迅猛发展,学习支持服务的重要性得到公认,而辅导教师在推进学习支持服务工作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因此,这个群体也越来越受重视。

网院在辅导教师的选聘、培训和监督评价上有哪些机制?如何激励辅导教师积极参与学生活动?这是不少网院都苦恼过的问题。看看参加本次研讨会的一线工作管理者们在这方面有哪些心得体会吧。

高标准选聘 为支持服务打下基础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继续教育学院在辅导教师的选聘上遵循三个标准:能力、责任和恒心。能力包括学术能力和交流能力,在学术能力方面,网络辅导教师的人选由相关教学组推荐产生,该人选对相关专业必须有较深刻的理解;在交流能力方面,负责教学管理工作的张健旗认为,很多辅导教师之前没有类似的工作经验,很容易把辅导全日制学生的方法搬到网络辅导上,这就要求选聘的时候把关注点放在辅导教师的网络交流能力上,主要是看其对各种即时通讯软件的使用和接受情况。

网院的学生工学矛盾比较突出,上网学习情况非常不理想,因此,辅导教师的责任心尤为重要。必须让辅导教师明白他所从事的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而不是所谓的应付性辅导。

最后一点是恒心,是指持之以恒的精神。通常,辅导教师刚做辅导工作时都抱着非常大的热情,但是经历过几次学生的冷淡回应之后,热情就逐渐消退了。长此以往,很有可能扼杀良好的师生互动。因此,选聘比较有恒心的辅导教师十分重要。

除了有比较严格的选聘标准,该院还制定了针对辅导教师的监督和培训体系。地大(北京)继教院建立了一个辅导教师QQ群,把教学平台的使用指南、重点功能介绍、文档等都上传到QQ供辅导教师学习,还不定期地开展辅导教师的交流和培训,制定网络辅导教师手册和评价体系,在每学期末由学生在平台上主导,对辅导教师进行评价。

在辅导教师招聘难、流动性大的情况下,能保持较高的选聘标准实属不易。张健旗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

“如果把学习支持服务比喻成一棵大树,那么选聘工作就是这棵树的根。”

最后,张健旗强调,在微信、QQ群之类的即时通讯软件非常完善的今天,千万不要忽略论坛的作用,虽然论坛看起来比较“古老”,但学生之间情感的交流通过论坛可以非常好地实现。另外,一定要教会辅导教师掌握一些比较吸引眼球的方式跟学生交流。

激励措施 有效激发教师积极性

正如张健旗在发言中提及的,恒心是保障师生良好互动的基础,不过,由于网络教育师生分离的特点,极易导致辅导教师产生消极的工作态度。为此,中国农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出台了非常明细的激励措施,负责教学辅导工作的赵婷对此做了详细介绍,具体做法有五个方面:

第一,月考核制度。每月从网上导学、学生答疑、课程论坛支持和管理、临时性工作四个方面进行考核,每名辅导教师根据在网院服务的年限、工作表现设置不同的基础费用,按每月评定的分数和等级赋予一定的绩效系数,计算出最终费用。每门课程的评分分为A到E五个等级,对应0到2.5的绩效系数。除此之外,如果辅导教师在网院连续服务累计满12个月,他每月考核的评定等级会在D级以上,基础费用也会进行一定的上调。

第二,开展年度优秀辅导教师评选。给排名前十位的辅导教师颁发优秀辅导教师荣誉证书,并给予相应的奖励。

第三,把优秀辅导教师的工作成果在QQ群里面展示,从而起到良好的示范和激励作用。

第四,做好辅导教师的岗前培训。学院每年组织一次辅导教师的现场交流活动,对新聘的辅导教师进行岗前工作培训,同时还邀请优秀辅导教师宣讲个人工作经验和心得。

第五,情感上的沟通。学院在每年教师节制作电子贺卡,为兼职辅导教师送去节日的问候。同时,还会跟辅导教师进行不定期的联谊,旨在加强辅导教师与网院的联系,增强辅导教师的荣誉感和归属感。

不少网院的辅导教师多来自本高校在读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他们面临课业和辅导工作的双重压力,很多时候,他们的收入和付出是不成正比的。中国农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正是因为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在激励措施上,不仅强调情感上的激励,还更加重视经济上的回报。

只有重视辅导教师在网络教育中的作用,才能更好地推进学习支持服务。

话题三:网院未来发展

MOOC模式或将成为新突破点

自2014年年初国务院明确提出将取消和下放

“利用网络实施远程高等学历教育的网校审批”,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虽然教育部对网院下一步的发展还没有明确表态,但在新一波的在线教育浪潮的冲击下,网院未来的发展似乎已暗流涌动。

“未来,网络教育该怎么走下去?”北京大学医学网络教育学院院长高澍苹出其不意地抛出了这个问题,她认为这是网院人要认真去思考的一个问题。“从大趋势来说,未来社会发展阻止不了网络教育的‘开放’,网院要找到新的研究方向,要找出其他机构不具备的职能,比如,要教会学生如何在信息汪洋中快速找到对他有用的东西,如何在短时间内帮助学生快速提升学习效果。否则,在政策调整以及生源大量减少的情况下,网院的发展会越来越困难。”

奥鹏研究院院长陈庚在研讨会接近尾声时,结合MOOC的发展对网络教育未来的发展畅谈了自己的观点:“现在提MOOC虽然是老生常谈,但是,我们要去反思它对网络教育的影响,哪些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在MOOC之前,开放的视频学习资源还处在资源的层面,MOOC的出现,让资源成为课程。然而,MOOC不仅仅提供了网上的学习资源,还提供了网上的学习支持服务,如讨论、辅导答疑、证书、考试,可以说,MOOC的网络教育功能已经日臻完善。“在某种意义上,它是在线学习的里程碑。”陈庚如此评价了MOOC的价值。

在他看来,MOOC为网络教育带来的最大的冲击,是它真正是以课程为中心组织教学的模式,这跟传统的以一个专业为一个组织单元的教育模式很不一样。参与者的热情证明学生更亲睐前者。

网院一直是网络教育的先行者,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做过不少尝试,甚至有些理念和实践很是超前,但是在这一波在线教育浪潮当中,网院似乎没有抓住浪头。“或许,当下正是网院的一个新机遇。MOOC的教学模式、资源建设和共享的理念、终身学习体系的建设,以及纯粹的从网上学习到网上考试的全流程服务体系,对网院都有很重大的借鉴意义。” 在网院还在讨论学生管理是以网院管理为主还是学习中心管理为主的时候,陈庚看到的是,MOOC没有学习中心也能顺利发展。

“MOOC其实正在以一种新的在线教育的组织架构向网络学院招手。”陈庚建议,随着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普及,网院实现完全网上学习是不是也有可能?网院院长们可以参考MOOC方式,不建学习中心而在网上直接招生;工作人员可以思考没有学习中心,如何做好纯在线考试,如何解决学生情感问题,如何解决学习活动的问题??

面对暗流涌动的大环境,在思考网院的未来发展时,我们真的要静下心来思考一下,如今,网院的学习内容是不是工作中真正需要的?网院的教学组织是不是真的适合成人学习?采用的信息化手段有没有起到更加方便成人学习的作用?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