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专栏 / 徐皓:模式,可以有,但还没有——致开放教育研究者Q先生之二十一

徐皓:模式,可以有,但还没有——致开放教育研究者Q先生之二十一

2016-03-15 20:42 作者:徐皓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874

开放教育当下到底有没有一个全球都可以完全参照和全面推广的模式,比如英国开放大学,比如美国凤凰城大学,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没有。

在电视大学向开放大学转型之际,沉寂多年的模式问题又被屡屡提起。一个多月前,无论是在国家开放大学教学研究中心的开题会上,还是在学校向上申报教学成果研讨会上,都涉及到开放教育的人才培养模式和教学模式,看来有无模式这问题确实无法回避了。

为了更好地弄懂这个问题,我专门找来前些时候理论界关于国家发展的“中国模式”争论的文献来翻阅。。其中极富代表性的观点主要有“‘中国模式’基本成熟”(程恩富)、“‘中国模式’客观存在”(钟卫华)、“74.55%的民众认可‘中国模式’”(艾芸)、“慎提‘中国模式’”(李君如)、“我不相信有什么‘中国模式’”(易中天)、“还不到说‘中国模式’的时候”(赵启正)、“‘中国模式’没有完全定型”(俞可平)、“‘中国模式’是一个伪命题”(包心鉴)、“‘中国模式’面临生死考验”(吴江)、“‘中国模式’祸福未定”(吴敬琏)等等,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在党的历次代表大会的文献中都没有提到过所谓“中国模式”,刚召开的党的“十八大”则重申了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习近平总书记尤其强调“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作为一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追梦之路,远远不是哪个已有固定模式所能完整表征的。

从远程教育到开放教育,当然也就跟随着模式的转换。如果说,过去我们有模式的话,那仅仅是远程教育的,这是30多年的积淀而成。比如说那时我们的模式可以简单概括为“面授辅导为主,网上学习为辅”。而现在则不对了,在开放教育的背景下,“有教无类”必须伴随着“因材施教”,学习者需求多样化,至少得将我们现有的模式转变为“网上学习为主,面授辅导为辅”,甚至于还要“课堂反转”。可见模式改革,那也只是针对先前远程教育而言的。正如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终身教育组组长郝克明先生所言,“开放大学是在广播电视大学的基础上进行的重要战略转型,是对原有学校的功能定位、教学模式、发展机制等方面的重大改革”。面对开放教育,我们充其量只是在脚踏实地的探索而已。

“模式”这东西,其实也是一种现实中的无奈。作为一种哲学语言,它指事物发展带规律性的总结。如用政治经济语言来讲,模式其实就是一种模板,是一种可比照的范例。由于没有规范而无法要求,因为没有参照而无法执行,只好实现从“无模”到“有模”的推进。在这一过程中,通过实践探索,抽象事实,提炼要素,从而形成模式的框架。开放教育作为一种理想境界,其自然、多元和灵活的特征特别令人向往和振奋。正如爱情不能模式化、发展不能模式化一样,从 “有模”到更高级的“无模”,那是阶段的螺旋上升。在这一过程中,通过规律认知,样式践行,生命赋予,从而形成理想的自由境界。这种从自发到自信,从自信到自觉的水到渠成,正是我们在开放教育中所热切企盼的。

如此看来,开放教育当下到底有没有一个全球都可以完全参照和全面推广的模式,比如英国开放大学,比如美国凤凰城大学,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没有。因此,在开放大学蹒跚起步之时,开放教育沉重起锚之机,我特别想借用我国经济学家华生的一段话来回应,“目前最多可以说中国正在探索一条道路,寻找一个途径,但这还能算作一个模式,因为它不清晰、不定型和不稳定”,“我认为中国模式用时髦的话就是可以有,但现在还没有。”若操之过急的话,就如梁文道先生所云,现实中‘模式来得快去得也快。某些模式书出了没多久,它要谈的模式就已告破产’”。我得再加上一句,“那时还要再为其固化而痛苦,为其活化而纠结”。对不?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14年第1期 作者:徐皓  转载请注明来源!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