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专栏 / 高校人才流动无需附加太多道德色彩

高校人才流动无需附加太多道德色彩

2017-09-21 16:24 作者:熊丙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bqxiong@126.com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148

近日,清华大学教授颜宁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聘请的消息在国内引起广泛热议。
      其实,人才在大学间流动是很正常的事,完全没有必要被赋予“道德意义”,只有更理性地基于个体职业发展、事业发展,分析个体选择,才能尊重个体的选择,给所有人才更好的事业发展环境。我国社会舆论如能平静看待国内高校人才到国外大学任教,这将是人才观的进步。
      一段时间以来,我国对海外优秀人才归国,都爱用“爱国”加以评析。在报道时,甚至经常提到放弃国外优厚待遇,做出了重大“牺牲”。从人才流动角度看,这样极具道德色彩的评价,恰是人才流动的障碍。
      我们必须放弃这种把人才流动道德化的传统观念,而应该基于科学的人力资源管理和发展理念,从职业和事业发展角度理解人才流动。海外人才回国工作,这是他们基于自身更好事业发展做出的选择,吸引海外人才回国工作,要更多从改善职业和事业发展环境做起,而非给人才什么“荣誉”。这种人才理念,会有助于从根本上改善人才环境,吸引更多优秀人才。
      我国吸引教师到乡村学校任职,就一直采取给其“戴道德高帽”的做法,但现在这一招已经失灵,乡村很难吸引并留住优秀教师。要让乡村学校吸引优秀人才任教,从根本上说,必须从教师职业本身建设做起,保障职业权利和待遇,让教师看到职业和事业发展的空间。
      当前,我国高校也存在人才流动失衡的问题。中西部高校的人才流向东部地区高校,对于这种“麻雀也东南飞”的现象,只是从道德角度,认为到中西部高校工作的人才伟大,这改变不了人才流动的趋势,而必须提高中西部高校的教师待遇,改善人才发展环境,当中西部高校的人才环境改善了,自然会有人才选择。包括每年毕业季,校园里“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宣传语,也应该改一改了。哪一个行业不是发展国家需要的?虽然有些职业一直被宣传为祖国最需要的职业,可却没学生选择,这不是给学生贴上功利的标签吗?应该让学生结合岗位待遇、工作环境,以及自身情况选择职业,而不能让选择的学生具有某种“悲情”或者“英雄”色彩。
      在某个特殊时期,为了吸引人才,需要多方面的手段,但当人才流动已经极为普遍时,就应该抛弃过时的观念,有新的人才观。是否出国留学,出国留学之后是否回国,回国之后是否再出国,这都无关爱国不爱国,而是个体的自主选择。一个人才在国内为科学研究做出贡献是贡献,在国外做出贡献也同样是贡献。
      清华在消息稿中称,“在国际舞台上亮剑,这是国际高层次人才流动的正常现象。近年来中国的大学师资水平不断提升,与国际一流大学师资流动更加频繁,合作日益紧密,像姚期智、施一公等从普林斯顿回到清华,带动了清华相关学科的发展,加强了中美两国科研等领域的合作。颜宁选择再次回到普林斯顿大学,我们相信,这有助于将中国的学术思想、教育理念和清华的学术风格传播到国际学术舞台上,产生更大的影响。清华对此保持开放、乐观和积极的态度。”这应该是我国高校对待人才流动的正常态度,只有以开放的心态融入国际高等教育竞争,我国高校才会显得更自信。只要加强学校自身建设,给教育与学术更好的发展空间,大学自然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