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高校远程与继续教育 / “互联网+”: 继续教育转型发展助推器

“互联网+”: 继续教育转型发展助推器

2017-09-25 14:02 作者:北京报道/本刊记者 盛雪云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219

“互联网+高等继续教育促进行业企业转型升级”高级研修班以“‘互联网+’时代我国高等继续教育发展的新模式、新机制”为研讨主题,邀请人社部、中华全国总工会有关部门领导及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著名高校专家学者、行业协会、科研机构和阿里云、新东方等企业有关负责人为学员授课。


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曾写道:“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用这句话来形容当前互联网给中国教育行业带来的影响再合适不过。
      随着“互联网+”战略的提出,互联网已渗透并冲击着很多传统行业,教育行业也不例外。为了探求“互联网+”时代背景下,继续教育该何去何从,6月26-30日,由教育部职成司主办、国家开放大学承办的“互联网+高等继续教育促进行业企业转型升级”高级研修班在京举行。本次研修班是国家开放大学自2016年获批人社部国家级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基地以来,承办的第一个高级研修班。
      教育部职成司副巡视员葛维威出席开班仪式并致辞。教育部职成司高等继续教育处处长高阳、人社部专业技术人员管理司继续教育处处长高擎、中华全国总工会宣传教育部职工教育处处长彭艺、国家开放大学副校长刘臣,以及来自教育部直属高校、部分省属高校、行业企业和开放大学体系的相关负责人等100余名学员共同出席。


专业技术人员:继教服务的重要群体
      教育部职成司副巡视员葛维威在致辞中讲到,专业技术人员是从事继续教育服务的重要群体,实施专业技术人才知识更新工程是人才强国战略的重大举措。“高等继续教育与行业、企业结合十分紧密,是‘互联网+’时代专业技术人才、产业工人提升学历与能力的主要途径。”
      人社部专业技术人员管理司继续教育处处长高擎也讲到,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有别于高等继续教育和其他继续教育,主要是以非学历为主体,教育对象具有全员性,教育内容具有时效性。因此,培训与实际需求紧密结合,以提升能力为核心。“如今,我国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的战略地位得到提升,规模逐步扩大,制度建设不断加强,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不断健全,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推动作用不断增强。”但他也坦言,该项工作现在还存在一些问题。表现为法治建设比较滞后,经费投入不足,行业、企业中发展不够平衡,继续教育的质量亟待提高,高校的作用发挥还不够。
      在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中,无论是对于普通高校,还是对于国家开放大学体系来说,新兴产业工人队伍建设都是一个新兴的业务板块,也是未来开展学历继续教育和非学历培训不可或缺的发展方向。中华全国总工会宣传教育部副部长王舟波表示,我国产业工人对高等继续教育的需求是非常大的,新时期,产业工人培养要强调职业性、应用性和实践性。
      6月1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是我国就产业工人队伍建设出台的首个改革方案,意义非凡。据王舟波介绍,截止目前,我国产业工人队伍有2亿左右,其中,1.2亿左右是农民工,主要是新生代农民工。“某种程度上,新生代农民工是新时期产业工人继续教育的主体。”
      为了帮助农民工提升学历层次和职业技能,去年,教育部和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发起求学圆梦行动,希望到2020年资助150万农民工接受学历继续教育,提升他们的素质与从业能力。目前,已有19个省市参与进来。

“互联网+继续教育”崭露头角
      “新形势下,继续教育有了空前重要的战略地位。”研修班上,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陈丽指出,2013年,我国6岁以上人口人均受教育年限为9年,“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必须达到10.5年。“显然,我们的传统教育体系完全支撑不了。”另外,现阶段,我国劳动力从数量红利转向素质红利时代,“互联网+”产业结构调整,根本上需要人力资本结构高级化,所以,人力资本的结构和素质成为本次产业转型的重要前提。在“十三五”期间,人力资本积累,至少要达到年均9.3%的增速,人力资本积累也面临巨大压力。“抓好继续教育,直接决定了2020年我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人力资本水平。”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季明明与陈丽持相同观点:“继续教育是现实的生产力,迎接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挑战需要继续教育给力。”他讲到,发展继续教育可以直接提升我国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在各类教育中,继续教育开发人力资源的效率最高。研究表明,通过继续教育,制造业职工受教育年限每提高1年,劳动生产率就会上升17%。
      季明明指出,继续教育是支持发达国家完成产业经济结构大调整、确保国家持续发展与强大的重要力量,它成为发达国家高等教育以及世界一流大学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每一次新技术的发明,总会带来教育领域新的应用,引来对教育变革的大讨论。”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李志民认为,互联网与教育的融合,极大程度上改善了国内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现状,实现教学资源和智力资源的共享与传播,推动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和教育资源配置的优化,也为个性化学习、全民学习和终身学习提供了可能。
      “大数据是新的生产要素,对我们认识人类教和学的规律大有裨益。”陈丽解释到,人类到底是如何学习,以及学习的规律,我们并不清楚,长期以来,教育学都是经验性的。随着在线教育的发展,人类的教和学有量化的记载,我们可以用自然科学的方法认识教和学的规律,这将是一场巨大的进步和革命。
      随着互联网与高等继续教育的逐步融合,网络教育、开放教育等各类高等继续教育开始呈现线上线下结合、学历与非学历一体化设计、产教融合,面向行业企业深耕等新方式。葛维威提出,“互联网+高等继续教育”发展的趋势已经崭露头角。

以消费驱动服务来提质量促转型
      “在我国,长期以来,成人继续教育只是一种跟随型、复制型、模仿型的补偿教育,已经被高等教育体系‘边缘化’”、“继续教育有自身的规律和方法。用传统的教育方法和理论指导面向成人的继续教育,是继续教育实践最大的误区”、“我国终身教育立法滞后,导致继续教育政策不完善,缺少有效激励机制,‘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体制严重阻碍继续教育的改革和发展”……研修班上,继续教育的发展存在的一系列问题被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
       “我国成人教育和继续教育进入大浪淘沙、优胜劣汰的转型期,我们应该努力抓紧探索有中国特色的继续教育发展新路。”季明明指出,发展继续教育要以问题为导向,提出继续教育发展系统解决方案;努力形成支持继续教育发展的法律基础和思想基础;加快和深入推进继续教育信息化革命;继续教育要成为支撑国家终身教育体系的强大力量;高等学校要自觉推进继续教育转型升级。他建议确立继续教育国家专项工程,各级政府实施一系列大规模、定制式、订单式人力资源开发专项工程。与之相配套的是从中央到地方,大规模发放“教育券”,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向特定群体和弱势群体均衡配置教育资源。
      “继续教育的供给侧改革就是以用户为中心,由用户决定服务的内容、服务的好坏,以及服务者各方面的待遇。通过以用户为中心,由消费驱动服务来提高服务质量。” 陈丽说。
      教育部职成司高等继续教育处处长高阳对研修班进行了全方位总结。她提出,高等教育现在已从大众化阶段向普及化阶段迈进,我们要按照《教育“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全面提高教育质量”和《教育规划纲要》提出的“大力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的要求,全方位地思考高等继续教育的工作定位与方法,凝聚共识,形成顶层设计和基层实践交流互动的平台,共同探索高等继续教育和地方、行业企业相结合的学习运营共同体。
      继续教育如果发展好,有可能实现中国教育的弯道超车。让继续教育从业者们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继续教育的创新发展。
      研修班为期5天,邀请人社部、中华全国总工会有关部门领导及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著名高校专家学者、行业协会、科研机构和阿里云、新东方等企业有关负责人为学员授课。通过多样化的研修方式,提升开展高等继续教育工作的能力,助力行业企业转型升级,服务国家战略和经济社会发展。培训内容覆盖面广、专家讲解深入细致、收获很大是学员对于研修班评价的关键词。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