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专栏 / 教育家的地气与根脉

教育家的地气与根脉

2018-04-03 18:18 作者:朱永新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554

无论是教育研究还是教育行动,无疑都需要博采众长。但是,汇百川以成海和扎根大地并不矛盾。古今中外的学术流派,许多都是与区域文化范围紧密相关的。

中国古代的稷下学派源于齐桓公的养士之风,齐宣王时,学者的规模达到“千有余人”。南宋时期的永嘉学派是一个在浙东永嘉(今温州)地区形成、提倡事功之学的儒家学派,与陈亮的永康学派、吕祖谦的金华学派被统称为南宋浙东学派。明末的泰州学派创始人王艮长期在小生产者阶层中讲学,弘扬王守仁的心学思想,反对束缚人性,从而引领了明朝后期的思想解放潮流。国外也有许多以区域名称命名的学派,如维也纳学派,它是经济学边际效用学派中最主要的一个流派。

在中国当代,目前只有江苏省提出“苏派教育”的概念,并且用清简、灵动、精致、厚实四个特征概括了苏派教育的内涵。但是,对于苏派教育形成的机制与路径等语焉不详。区域文化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学者潜移默化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问题在于我们对这些影响过程研究不够,没有对自发行动进行理性的分析,也就难以产生自觉的维护与进一步的推动。

研究地域学派教育家文化,还有助于培养区域的教育家群体。长期以来,我国教育家往往比较注重个人的学术研究和在一所学校、一个机构的教育探索,而忽视围绕一个问题展开彼此之间的讨论争辩、交流交锋、合作研究,因此,不易形成区域的教育流派。教育媒体、教育评论界和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也很少关注教育思想界的动态,很少组织对教育家、教育学者群体的教育思想的研究,区域内的教育家很少主动切磋交流,从而导致他们的声音很难得到关注和放大,学术个性也很难得到张扬和强化。

另外,我们的教育家相对比较内敛,对学派讳莫如深。记得2000年我发起新教育实验时,曾经提出过两个重要愿景——成为中国素质教育的一面旗帜,打造植根本土的新教育流派。我们曾经雄心勃勃地提出“苏州学派”的概念,但很快受到一些教育学者的批评。尽管这样的批评没有阻挡我们的教育研究与行动,但我们还是不愿意真诚的教育探索和努力被人误解,因此很少公开强调“学派”的概念。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的学术氛围和环境在一定程度上是不鼓励学派、不提倡个性、不激发创新的。所以,研究地域学派教育家文化无疑是非常有远见卓识的举措。与其说是研究区域教育家文化,不如说是推进我国的教育学派的形成。

其次,学派总是有其“对立”面的,也就是说,有与其主张、观点不同的“靶子”,需要在针锋相对的讨论与争鸣中形成自己的个性。这就需要我们用心地发现学派代表人物的思想特点,研究他们学术思想形成的背景,研究影响他们学术思想的个人经历、交往对象等,更好地把握思想背后的场域。

再次,关注教育家对于区域教育的影响。诞生于一个区域的教育家,往往也会反过来回馈这个区域的教育,影响和带动一个区域的教育发展,使一所学校或者一些学校,一部分教师或者一大群教师,乃至一个区域的教育打上这个教育家的烙印。所以,我们应该支持教育家开展各种教育实验和探索,关注和研究他们对于区域教育的影响过程与成果,为他们喝彩加油、树碑立传。

优秀的教育家一定是接地气的,有根脉的。我们应该鼓励教育家们勇于亮出自己的旗号,勤于从自己的大地上汲取营养,传承区域教育的优秀文化遗产,创造新的教育思想和教育品牌。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