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万献初: 文字是读懂经典的第一步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万献初: 文字是读懂经典的第一步

2018-04-04 18:30 作者:盛雪云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118

东汉许慎编撰的《说文解字》是我国文字学的奠基之作,也是中国第一部系统分析汉字构形理据和考究字源的字书。在我国文字学历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遗憾的是,长期以来,国内鲜有高校将其作为一门独立的课程开设,而是被嵌插在其他专业课中讲授。因此,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万献初在中国大学MOOC网上开设的《<说文解字>与上古社会》成为稀缺资源。它不仅备受学习者喜爱,还深受MOOC平台课程编辑推崇。编辑的原话是,推荐一门好课,单纯是因为内容好,对于任何一个中国人来说,这个内容都非常必要。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万献初  

重拾经典的现代意义


《汉书•艺文志》云:“古者八岁入小学,故《周官》保氏掌养国子,教之六书,谓象形、象事、象意、象声、转注、假借,造字之本也。”古代有小学、大学之分。大学以诗书礼乐为主要学习内容,而小学则主要教授文字训诂,故小学成为文字学的别称。

从上述引文可以看出,古代,孩童八岁便开始学习《说文》内容。于古人而言,学习字形构造原理是最基本的入门。随着时代的发展、教育体制的变革,《说文》这类在古代被视为基础的典籍,被放到大学课堂上,奉为精深的学问。但因为课程设置的原因,《说文》往往被嵌插在其他专业课中讲授,学生对于它的精髓和内涵,也仅仅是一知半解,停留于概念、简介层面。

作为一所百年老校,中文教学一直是武汉大学强项,学校十分重视传统文化的教授,有着很好的古典文化班底。鉴于《说文》的重要地位,及其在教育体系中长期被忽视的状况,武汉大学很早就有设置《说文解字》课程的想法。“我们先在研究生中开设《说文解字》,反响很好,随后在本科生中开设。”武汉大学文学院古籍整理研究所教授万献初告诉记者,随着课程逐渐成熟,他们又开始做MOOC,设立公开课。

如今,《说文解字》课程已经在武汉大学开设十多年,从最初的实验到如今在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中全部开设。针对不同的学历层次,课程设置以及教授深度会有所差异。

“古人在6-10岁就学会的知识,我们却要从本科生开始补。”谈及此,万献初深有感触。现代人学习《说文》有什么意义?“不学文字就不能通小学,小学不明,经学是读不懂的。”万献初指出,中华文化经历了数千年的传承和发展,现代人的古代汉语知识已经非常贫乏。加之文化断层,对于古代文献的理解往往只是通过简单的字面翻译,这样做会出现很多误差。

以姓氏中的“章”为例。现代人习惯于说“立早章”,但《说文》中对于“章”的描述是:“乐竟为一章。从音从十。十,数之终也。诸良切。”这个描述对于章的构形、释义、读音都有明确的表述,音乐(音)的一个完整章节(十)为一章,即“音十为章”。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一些很简单、很容易学的东西,在生活中往往会被误解。学校的教学系统、课程设置又缺失了文字学部分,所以要去提高。


读懂文字要弄清基本“材料”和方法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如何坚定文化自信?万献初认为,所有的文化最重要的部分都是用文字记录的,所以文字是最基础、最重要的。“文字没有弄懂,其它的更读不懂。文化自信不是一句空话,需要用实际行动去做。”

“不把字认熟,不把字的构造弄懂,读经是非常艰难的,也经常会出错。”万献初在中国大学MOOC网上开设的《<说文解字>与上古社会》课程,旨在带领学员阅读《说文》,把握《说文》的体例,并学会从《说文》的视角观照古代社会。

我国汉字数量庞大,据万献初介绍,由武汉大学和四川大学共同编写的《汉语大字典》收入了56000字,加上异体字共70000字。网络上,不重复的汉字超过10万。看到这些数字,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全部学会、记住基本不可能。

“其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难,这门课程对学员没有任何要求,不需要前期的积累,小朋友也可以学习。汉字最基础的构字部件都包含在《说文》的540个部首里,去掉重复的,只剩下470个字根。而所有的汉字都是由这470个字根构成的。把这些字根即构字部件都弄清楚后,学习汉字也就水到渠成。”所以在课程设置上,他首先从部首讲起。对《说文》中最常用的470个字根进行彻底分析、分类。接下来,再讲解6种汉字构字法——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这样,学生学会如何运用字根去拓展和引申更多的汉字。为了上好这门课,他还特地编写专门的教材——《说文解字十二讲》。

“就像建造房屋,要搞清楚建筑学,非常复杂,但是剖开来看,房子就是通过基本的方法由基本的建筑材料构建而成,基本材料和方法弄清楚了,建房子的基本问题就解决了。这也是这门课程的设计思路。”万献初始终坚信,文字学学习是全社会的事,并且对个人和社会都大有裨益。对个人来说,每个人都要认字,学习文字学内容后,对于汉字的本源会有清晰的认识,这是直接的作用。从整体看,对民族整体文化素质的提高也具有十分积极的作用。

聆听万献初的课程时会发现,他在讲课过程中引经据典、博古通今。这些,没有长期的积累和广泛的涉猎是难以实现的,足可见证他在前期做了大量的文献准备工作。

据万献初介绍,他本身就在武汉大学古籍研究所专门从事古籍研究工作,参加了很多古籍的整理和编撰,如《中华大典》《辞源》等等,都跟文字学有直接的关系。“这些都是很多年的积累,不能说刻意做了多少工作,而是一辈子不会放弃的事,没有多么的高大和遥不可及。”万献初的话无比坦诚和真挚。


上古文化与现代科技的神奇结合


现在,万献初在外地出差,常常会遇到“自报家门”的学生,也会有很多高校直接联系他,希望能开设《说文》,并作为学分课程。

小学教材已经改版,过去认字是从拼音开始,现在是从字本身开始,但是很多学校没有这种师资。所以,在他的学员中有一部分是中小学教师。采访时,万献初表示,不久他就要飞往广东、云南等地为当地培训教认字的中小学教师。

除中小学教师外,《<说文解字>与上古社会》课程的学习者以在校大学生为主,还有部分公务员和多种职业者。其中,在校理科生学习这门课程很积极,因为要弥补自己在人文知识方面的缺失。公务员则因为要书写材料,对文字的把控能力要求比较高,加深对文字的理解,对他们的实际工作很有作用。

万献初回忆,四川省彭州市政府曾经邀请他到当地的市图书馆专门作了一次报告。当询问邀请方是如何得知他的这门课程时,答案让他很欣喜。原来当地的文化局长、教育局长等相关领导都在网上学习了他的课程,感觉很受启发,所以主动邀请万献初现场授课。

“过去还是面授课时,每次开课,《说文》都是学校最热门的选修课程之一,常常出现教室不够用的情况,所以要将学生选课人数控制在300-350人。做成网络课后,学生在网络上就可以学习,同样能够计入学分,再也不用控制人数了。”

上古文化与现代新科技的结合,产生一门现代化的课程,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被问及采用现代科技手段传播古典文化知识的感受时,万献初回答:“如果没有MOOC,课程内容再好,能听到我讲课的人也很少。另外,科技的进步大大提升了课程的录制效果。我过去也录制过隋唐的课程,现在再看,制作效果要差很多。”他认为,现代人的时间相对碎片化,很难长时间专注一件事,MOOC的教学形式更为灵活,让学员有更多选择的余地。这样的课程,设计、制作都很方便。与全日制教学相比,MOOC不需要像全日制教学一样必须现场听课,解决了受众面的问题。另外,MOOC有视频、音频等多种形式,不仅靠听或看,还可以将视觉、听觉等多种感官调动起来,更有利于教学的开展和学习效果的提升。“对教师和学生来说,都是很好的选择。”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