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专栏 / 熊丙奇:避免“抢人”政策演变为抢“学历” 熊丙奇

熊丙奇:避免“抢人”政策演变为抢“学历” 熊丙奇

2018-09-19 14:38 作者:熊丙奇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321
     
      上海的“抢人”政策明确指出面向清华、北大本科毕业的人才,引发舆论争议。赞成者认为,这和上海的城市地位匹配,在其他地方都在抢本科、硕士、博士时,上海明确抢清华、北大本科毕业的人才,十分正常 ;而反对者则认为这一政策,是对非清华、北大本科毕业生的歧视,而且,由于强调本科阶段的学历,也有第一学历歧视之嫌,因为即使是博士、硕士毕业于北大、清华的学生,也不符合直接落户的条件。这无疑会进一步加剧整个社会的“名校情结”。

       我国各地纷纷出台抢人才政策,体现了对人才的“求贤若渴”。但是,究竟什么是人才是值得各地在抢人才时认真思考的,因为对人才的不同评价标准,不但会影响到人才队伍的质量建设,还会给社会传递不同的人才观,影响整体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发展。对基础教育来说,如果社会以学历论人才,必然会引导学校办学追求名校率、学生学习追求进更好的大学,高考的升学焦虑将更加严重 ;对高等学校来说,强调学历会突出高校的不同身份、地位,使高等学校等级化,这不利于学校平等竞争,也会局限学生的选择。只有淡化学历身份,才能促进每所高校办出自己的特色,给学生多元选择,使我国社会从“学习社会”走向“能力社会”。

       上海的“抢人”政策明确指出面向清华、北大本科毕业的人才,引发舆论争议。总体看来,我国各地的人才评价标准还是传统的“以学历论人才”,这是和国家整体人才管理、评价改革的方向,以及与形成淡化学历崇尚技能的社会风气的要求不相符的。对于各地的抢人才政策,国家层面需要对“以学历论人才”的做法进行及时干预。

       其实,上海的“抢人”政策正如赞成者所言,是和其他省市的“抢人”政策一脉相承的。即大多都用学历作为人才的评判标准。比如天津出台的抢人才政策是,对普通高校毕业的学历型人才落户,全日制本科一般不超过40周岁,硕士一般不超过45周岁,博士不受年龄限制,可直接落户。这完全是按学历设定人才标准,只是由于条件比较“宽”,没有引起社会对学历问题的关注。

       除了明确人才的学历要求外,明确要求毕业于“双一流”高校,也是我国不少地方的“人才政策”的特点。比如今年 4 月,河北省石家庄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联合印发了 2018 年《关于实施现代产业人才集聚工程的若干措施》,推出16 条更加积极开放有效的政策措施。其中,毕业于“双一流”高校成为石家庄引才聚才的新标准之一。这和上海要求北大、清华本科毕业是同一逻辑。本来,我国推进“双一流”建设就是为了淡化之前的 985、211 身份标签,但“双一流”又变为标签,说明学历情结根深蒂固,离开了学历评价,就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需要建立全新的、科学的人才评价体系。

       对于以学历论人才的弊端,我国社会早已有共识。为此,在《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中,就明确要求“完善人才评价标准,克服唯学历、唯论文倾向,对人才不求全责备,注重靠实践和贡献评价人才。”而今年前不久,国务院印发《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要求完善有利于创新的评价激励制度,开展“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问题集中清理。很显然,各地在抢人才时以学历论人才,也是必须清理的问题之一。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