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摒弃迟疑观望 积极转战非学历

摒弃迟疑观望 积极转战非学历

2018-09-29 09:44 作者:盛雪云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250
随着高校继续教育学历补偿任务基本完成,尤其是近年来,国家政策对学历继续教育的收紧,学历继续教育面临的生存危机和挑战愈发明显,高校继续教育的转型愈发急迫和必要,转战非学历已成为不可扭转的大趋势。摒弃迟疑观望,积极转战非学历继续教育方是当务之急。

继续教育转战非学历是大势所趋

对于开展非学历继续教育,无论是国家,还是地方,亦或各个学校,重视程度都明显提高,从国家和地方颁布的各项政策文件,以及各高校的反应及举措足可见证。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指出,以加强人力资源能力建设为核心,大力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2016年底,教育部发布《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管理办法》,加强了对高校学历继续教育的规范与管理。这一文件的问世,无疑给高校继续教育转战非学历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让高校更清醒地认识到,单一依靠学历继续教育发展的时代正在远去;今年,教育部首次在全国开展高等学校继续教育发展年度报告工作,再次引发业界对继教整体发展的大思考。

除了国家政策的变化,各地关于继续教育的文件也是层出不穷,关注度越来越高:以往发布的关于继续教育的文件很少,但是近年来,除了有关继续教育的文件增多,国家和地方对继续教育的关注程度越来越高,其中提及非学历继续教育的密度也越来越大。

上海、江苏、浙江、山东、福建等地都针对继续教育、非学历继续教育的发展出台了专门文件。如2017年,《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关于推进本市普通高校继续教育转型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实现高校继续教育由“学历教育主导型”向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并重、满足学习者多样化终身学习需求的“社会需求服务型”转型。并对任务和实施保障等包含的各个细节作了明确规定;2017年,《福建省教育厅关于完善继续教育体系提升继续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学历继续教育与非学历继续教育质量显著提高。在主要任务中,明确将“大力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放在了第一位;今年,山东省发布了《山东省教育厅关于对高等学校非学历继续教育调查整顿的通知》。与此同时,近年来,继续教育转型的话题在国内学术界也在持续升温。

生存环境的变化,使得转战非学历成为高校继续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国内众多一流高校相继宣布退出学历继续教育,主攻非学历继续教育。真正的撤退高潮始于2017年,中山大学、北京大学等多所知名高校宣布将停止学历继续教育招生。

据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统计,2017年,全国接受各种非学历教育的学生达927.37万人次。根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至2020年,我国从业者参加继续教育的人数将达到3.5亿人次,从业人员继续教育年参与率将达到50%。不难看出,社会需求与政策支持将让非学历继续教育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将撑起高校继续教育的半边天。

看到非学历继续教育市场的巨大潜力,继学历继续教育之后,非学历继续教育被指成为高校又一大“钱袋子”。社会上一些机构也按捺不住淘一把金的欲望,被指用一流大学牌子招生,市场上天价总裁班横行。很多高校深受其扰,纷纷发表声明,并采取相关举措。如清华大学2014年曾发布类似的声明,上海财经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也在2013年发布公告,声称坊间补习班假冒其名义开设培训班。北京大学宣布,自2015年12月起,停止审批非学历继续教育培训合作办学项目;2016年,发布假冒北京大学名义开展教育培训宣传的网站公示;2017年,修订并发布《北京大学非学历继续教育管理办法》。日前,教育主管部门也积极增强监管社会培训机构的力度。

摒弃迟疑观望才能克服难点

虽说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是未来高校继续教育转型的大趋势已成为行业共识,但是对于众多高校来说,学历继续教育还未到难以为继的地步,所以非学历继续教育工作的开展一直在不紧不慢地进行。可喜的是,随着生存环境的转变,很多高校从对非学历继续教育重视不够,以及迟疑和观望中逐渐走出,在思想上已经深刻认识到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的作用和意义。

非学历继续教育对高校继续教育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但毋庸置疑的是,它同样也是高校继续教育的短板,是行业的一大难点和痛点,绝非短期内能够解决的问题。究其缘由,既有国家政策的原因,也有社会的原因。但高校对继续教育的认识不到位可以说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在与众多高校的接触过程中能够明显感觉到,对继续教育的定位认识不到位是很多高校的通病。大部分高校没有把继续教育看作学校人才培养职能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将其同提升国家、社会核心竞争力建立起必然联系。这直接影响了高校对继续教育的投入、管理,从而影响高校继续教育的可持续发展。

非学历教育与学历教育的一个最大区别是其市场化属性。对非学历继续教育市场属性认识不到位是高校认识不足的又一表现。长期以来,高校讳谈“市场”,而非学历继续教育作为离市场最近的一种教育形式,其发展应该实行市场化的管理方式和运行机制。但是目前,国内绝大多数高校的继续教育都没有形成市场化的公司运行机制,这直接影响了高校继续教育对市场的敏感性、预测性和针对性。

对于开展非学历继续教育的薄弱环节,相关专家表示:一是技术环节,要办非学历继续教育,就要提升相关信息技术;二是内部的体制问题,这是限制非学历继续教育发展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三是人员和经费投入不足;四是缺乏有竞争力的核心产品;五是建立非学历继续教育人员的激励机制,这也是一大难点。

在转型发展的大背景下,众多高校积聚能量,蓄势待发。如已有十余年非学历继续教育经验的清华大学,如今正在积极寻求二次发展。相信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如何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的话题还将是行业研究讨论的焦点和重点。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