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专题 / 智能时代的教育何去何从

智能时代的教育何去何从

2018-11-28 16:13 作者:盛雪云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127

作为2018亚洲教育论坛年会重要组成部分,“互联网+教育”论坛于9月21日下午举行,成为年会的一大亮点。论坛由亚洲教育北京论坛、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在线学习》杂志主办,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协办,中国互联网教育领军会、国家开放大学华侨学院承办。此次论坛以“智能时代的教育变革”为主题,多位在“互联网+教育”领域有深厚研究造诣和丰富实践经验的专家学者和从业者,在论坛上作精彩分享。

“互联网+教育”论坛现场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原司长张大良,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秘书长康凯,国家开放大学副校长刘臣,《大数据时代》作者、牛津大学教授维克托•舍恩伯格,比利时HEC列日大学EMBA教授、台湾资策会数位教育研究所创新学习中心原主任廖肇弘,《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副社长李桂云,中国电信云计算分公司高级产品总监吴章先,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罗清红,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区块链研究与应用实验室主任罗蕾,学堂在线副总裁张波,掌门1对1教育学院院长刘王悦,钬花教育社区CEO章耘舸,学而思网校理科产品负责人张杰等嘉宾,以及来自行业相关领域的200余位从业者参加了此次论坛。

互联网教育不是简单的在线教育

“我们已经步入‘互联网+教育’的崭新时代,随着信息化不断发展,知识获取方式和传授方式、教和学的关系都已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张大良在致辞中指出,“互联网+教育”为高等教育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开拓了广阔新空间,为高等教育实现内涵式发展注入了新动力,并将进一步扩大亚洲教育的合作领域,共同开创亚洲高等教育的美好未来。

他强调,“互联网+教育”不是简单的在线教育,而是促进教育变革的全新教育方式,是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创新要素形成教育新形态的组织模式、服务模式和教学模式,进而构建起信息时代乃至智能时代的新型教育发展体系。

在这样一个时代,迎来新机遇的同时,我们同样面临着许多挑战。维克托•舍恩伯格对此深有感触。他指出,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两难的阶段,面对超级变化的数据时代,学校、老师所拥有的一些教学技能都已经陈旧;在大数据时代,很多人将失去原有的工作机会。“要应对这种状况,从学校和教师来讲,就要为学习者教授顺应时代发展的新技能、新技术。”

而在数字时代,思维能力尤为重要,在他的《大数据时代》一书中,就非常强调人类的洞察力和思维能力。他认为,只有拥有了这样的能力,人类才能战胜机器,站在未来。这也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

“在智能时代,人们既有憧憬,也面临各种挑战,人工智能对于人才发展的冲击之大,令教师、教育机构领导人,企业主管或学生,都不容忽视。”廖肇弘指出,回顾人类的产业或文明发展,科技扮演着非常关键甚至决定性的角色。每一项科技的发展都对人类的文明,以及学习的意义产生了重大影响。而AI带给人类社会的影响,远超过去所有技术影响的合力。如何掌握科技的力量已成为重要的命题。

在他看来,必须训练孩子在未来、在迷茫中找寻答案的能力、思维,而不是训练他们如何使用这些工具。不管是大学、中小学,很多学校都开设了使用技术工具的课程,但是技术更新如此之快,每几个学期就要更新一下教材。

让数据之光照亮课堂

技术与教育的结合包含了各个方面,且不同的技术发挥了不同的作用,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

国家开放大学作为开放教育的典型代表,一直致力于探索如何将现代技术与教学有效融合。刘臣在致辞中介绍,自国家开放大学挂牌成立以来,形成了具有开放大学特色的“六网融通”人才培养模式,探索了“云、路、端”三位一体的信息技术支撑模式,构建了国家学分银行和资历框架制度。近年来,作为ICDE(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协会)和AAOU(亚洲开放大学协会)执委会成员单位,国家开放大学与世界范围内包括亚洲的开放大学以及远程开放教育机构开展了多层次、多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搭建了多种交流机制,共同推动远程开放教育的创新发展。

大数据是近几年各界的新宠儿,由数据驱动的课堂是什么样?罗清红用他的实际经历作了分享。他提出“癌症式”课堂的概念:在课堂上“学优生”和老师互动频繁,“学困生”则是旁观者,课堂成了“学优生”和老师的“双人华尔兹”,长久以往,“学困生”会越来越远离课堂的互动和分享。要想办法打通关卡,让所有学生平等、民主地与老师互动。所以他在2015年就提出,基础教育的最大黑箱是课堂教学,谁能够将黑箱照亮,未来教育就有希望。为此他找到了一个有效的方法——用数据之光来照亮课堂。为了实现优质教育的共享,他创建了成都数字学校,老师必须将每一节课细细打磨才能在这里上课。现在已经有1400所学校72万人注册。同时他们还建设了基地校,已有22个区市县在线,实现了常态化的坚持。

对教育数据的收集和分析,维克托•舍恩伯格提醒,数据是动态的,会不断涌入,所以要不断处理新的数据。

另一项技术宠儿——区块链技术如今已应用于多领域,教育也不例外。区块链概念早在2008年便已提出,有人说它已进入3.0阶段,有人说还是2.0后期,罗蕾认为,区块链的应用今年才真正开始。区块链技术在教育界的应用模式有很多,譬如学校机构用区块链存储学习数据和记录认证证书,组织机构用区块链低成本共享资源,国家建立数据库解决证书共享问题,学校用区块链实现“开放徽章”。区块链使全球评估成为可能,并能解决MOOC的认证问题和职业教育难题,有助于教育的数据存储和交付等。

对教育本真的多维度思考

在智能时代到来之时,众多行业企业开展了诸多实践探索。

吴章先指出,AI时代带来很多变化,因为机器的功能和数据的应用,很多服务场景都将发生深刻的变革。未来是什么样的?未来会发生什么?需要在教育体系中充分考虑这些变化带来的深刻内涵和外延。另外,对教育而言,思维方式也在发生大变革,过去教学可能重视内容、知识,未来可能更多强调培养能力。

为了应对这些变化,中国电信在打造自身能力以及探索实践应用方面做了诸多尝试。中国电信利用教育大数据平台助力教育管理水平的提升,在陕西省建立教育基础数据库,通过构建从数据采集到数据传输汇聚,再到提供整个平台,帮助陕西省教育厅实现管理水平的提升。

2012年就已兴起的MOOC,如今也已焕发出新的气息。张波感叹,在过去5年里,全球涌现出太多的MOOC平台,包括各种语言的平台。MOOC在中国发展的5年期间,学习者的需求已经从最初的兴趣学习转变为特定的目的学习。为此,学堂在线提供了职业发展课程,辅修专业、学位证书,还提出“慕课+”概念。他们认为MOOC只是一个形式,要与相关服务、证书相结合才能有更大的价值。“希望通过一系列的产品,打造一个慕课+社群平台,通过课前提问、直播答疑等实现慕课+社群服务。”

“奥运宝宝”——学而思网校也在积极探索如何借力AI让学习者享受更好的教育。学而思网校的云端管家——AI老师,利用互动课堂、智能批改、辅助教学等,为孩子学习提供帮助。

在技术与教育应用结合如此紧密的时代,社会对于回归教育初心的呼声越来越高。教育的初心是什么?越来越多的教育企业开始关注这一问题。

刘王悦提供了一个思考维度。他认为,素质教育的最终目标是塑造孩子完整的人格,让他们在学习中不断得到激励和反馈,从而对学习充满兴趣,这非常有利于学生未来的发展。基于此,掌门1对1今年年初成立素质教育研究院,目前研究出大语文、大数学两个教学体系,以培养孩子多种思维能力和知识体系。

章耘舸也对教育的定义进行了探讨。他认为,“教”是把知识传递给受众的过程,“育”是围绕人类底层素养去做的,如协同组织能力、抗压能力等,这些在互联网教育中并没有看到相关的科目,并且,当前的教育围绕培养这些能力做得更多的是教的过程。钬花教育社区主要通过做公益聚焦“育”的内涵。他们的公益更多的是关注留守儿童。他认为,目前谈互联网教育时,更多关注的是互联网技术,而教育最终的目标还是人。“互联网有一个精神就是公平,但是对于很多留守儿童来说,连手机是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要谈在线教育。”章耘舸说。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