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在线教育 /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彭林: 重拾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彭林: 重拾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

2018-11-28 16:58 作者:盛雪云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97
2013年,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各拿出4门课加盟edX平台。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彭林的《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 不仅在清华校园内广受欢迎,还是第一门获得国家精品的清华文科类课程,于是被列入4门课程之一。这也促使彭林成为中国最早进入edX平台的几位教师之一。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彭林


在真正的学者身上总是能够看到如孩童般的天真和纯善之光。本期MOOC名师——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彭林,给人带来的就是这种感受。作为和新中国同龄的学者,他的人生也充满了传奇色彩。他踏实、勤勉、敦厚的特质,亦是令人心生敬意。

面向全世界传播中国传统文化

说起和MOOC的缘分,彭林说,这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接到学校通知时,我没有任何准备,对MOOC完全陌生。”彭林介绍,《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最初是清华面向学校本科生的选修课程,因为要做成MOOC,并且要面向国外学习者,所以学校很重视,制作时,根据内容特点,有些课程是在博物馆和考古工地上完成的。另外,全部课程都由一位常年生活在香港的英国老先生翻译,老人扎实的英文功底和较好的中文背景,使翻译出来的效果非常好。
后来清华借着这阵东风,决定在全国推广MOOC。《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进入学堂在线平台,并成为该平台最受学生欢迎的十门课程之一。
谈起开设这门课的初衷,彭林告诉记者,1999年,他刚到清华时,明显感到学生对西方文化过于推崇,而忽视了中国传统文化,这让他很担忧。于是第二年就开了这门课,希望通过这门课告诉学生,祖国的文化很灿烂,爱祖国要从爱家乡开始。所以他在课程中设计了“你了解你的家乡吗”环节,让每个学生介绍家乡的一件文物。
“这门课第一年只招100人,没想到在校内很受欢迎。”结果第二年,教务处的老师打电话给他,希望增加课容量,随后每年彭林都会接到提升课容量的电话。后来,《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被安排在学校最大的教室上课,选课人数最多时达到了五六百人。为了保证课程质量,彭林强制限定上课人数。很多学生两三年都选不上,有些学生甚至到毕业都没选上,以至于毕业后仍“耿耿于怀”。
“《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MOOC课程弥补了这些同学的遗憾。随后,学校希望我将《中国古代礼仪文明》也做成MOOC。”于是就有了彭林的第二门MOOC,这门同样也是国家精品课。
“中国是礼仪之邦,古代一直以‘礼’治国,靠‘礼’引导大家修身进德。所以‘礼’在中国文化里很特殊,可惜很多人不懂。”2000年,中国申奥成功,期间有8年的准备期。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走向世界,通过奥运会向全世界展示中国礼仪文明,这也是彭林开设这门课程最大的动力。为了更广泛地宣传中国传统礼仪和传统文化,他带着学生到中小学、社区等各处讲课,并在各大报纸上发表了很多文章。

让传统文化在当代发光发热

考古学是中国近100年中发展最为迅速的领域之一,随着新出土文物的不断出现,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人们对文化中国的认识。所以在《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课程中,彭林会和学习者分享一些学界的新观点。
比如传统的观点认为,中华文明起源于黄河流域,黄河流域之外便是蛮夷之地。直到民国时期,像王国维这么伟大的学者也认为商代文明只存在于淮河以北。结果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武汉发现的一座古城中出土了青铜器,这就说明商代文化已经跨过淮河到长江边上了,再后来江西也发现了大型的商代墓葬。“一波又一波的新发现,让学生通过每个专题了解中华文化的璀璨。我上这个课也感觉特别幸福。”
离开北京录制《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时正值酷暑,结束录制已是飘雪季节。课程制作团队从北京到杭州,又到安徽、江苏、福建,后来到了西宁……“整个行程大概两万里,正应了毛主席诗词里讲的‘屈指行程二万’。”彭林笑着说,夏天录制,衣服很快就被汗水浸湿了,一天要汗湿几套衣服。
功夫不负有心人,课程甚至在欧洲很受欢迎。一位德国摄影记者特别喜欢这门课,他也成为课程欧洲区域的辅导员。一次彭林去德国,这位摄影记者从网上得知后,专程从相距两百多公里的地方赶来,两次和彭林会面。“想想也很神奇,我们彼此不懂对方的语言,但是通过文化将我们联系在了一起。”
《中国古代礼仪文明》课程传达了传统礼仪的现代价值和意义。传统礼仪中基本的礼仪是鞠躬,所以在他的课上,老师和学生要互相鞠躬,开始时阻力很大。一次上课,他很认真地向学生鞠躬,但很多学生不配合。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学生上课前的鞠躬意味着什么。慢慢地,上课鞠躬已不是问题。后来他在《百家讲坛》《文明之旅》上也大力倡导鞠躬之礼。
“传统文化和传统礼仪是走向和谐社会最好的抓手,传统礼仪在当代的价值和意义在于让人们做到彼此尊重。社会怎么和谐?礼之用和为贵。”彭林认为,西方文化讲究弱肉强食,中国文化则讲求仁爱。“礼”的核心就是表达尊重。他指出,在今年联合国公布的全球游客素质排行榜中中国排名倒数第二,暴露出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我们的民族自尊在哪里?树立国家形象,建立和谐人际关系,提升每个公民的素质都离不开礼。”
令他深感痛心的是,西方礼仪在中国被广泛传播,但是我们自己的传统礼仪传播起来却很困难。因而他呼吁,传统礼仪类课程应该从小学开始教授,甚至成为大学的必修课程。

乘技术新风展传统魅力

《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在MOOC和全日制课程中的设计思路上基本相同,但是在表现形式上差别很大。
传统课堂主要借助课件,通过图片让学生感知中华文化的璀璨,每学期他也会带学生去一次考古工地或博物馆实地学习。而MOOC则直接将课堂搬到了博物馆和考古工地,可视性更强。因此,整个制作过程对人力、物力、财力各方面要求都很高,尤其是直接通过文物授课,难度就更大了。
彭林和录制人员走访了国内很多著名的博物馆,期间也经历了诸多心酸和艰难。但是当所有艰难过去后,呈现给学习者的是精良的学习内容。采访中每每回忆起那段时光,彭林的眼中都放着光。
因为是实地录制,很多课彭林都可以使用真实文物,他激动地说:“这和对着照片讲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在湖北省博物馆录制越王勾践剑相关课程时,彭林被特许可以将剑拿在手里讲课。最难忘的一次是在福建泉州录制《泉州宋船与中国古代造船技术》,他就站在古船旁边,可以直观地看到船的形貌,镜头也能够拍到船内部的构造。
因为要拍摄文物,所以要联系博物馆,有些博物馆很配合,有些就不太配合,经常会遇到碰壁的情况。“要想尽办法说服对方,甚至用给工作人员讲课来‘换’。”彭林笑着说。正因为这些曲折的过程,所以每次接触到那些珍贵文物时,他就更加激动了。
彭林的课不仅在校内火爆,在MOOC平台上同样备受学习者推崇,每门课的认证学习人数都达数万人。谈到课程受欢迎的原因,彭林回答说:“最主要的还是咱们中国文化好。”
文化虽好,也需要设计。他分享说,一门好课,必须要有问题导向,从一处开始设问,然后层层向外推,就像剥竹笋,一层层地剥。这样学生才不会觉得课程枯燥。讲课的方式上也要吸引人,不断设问,把学生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
“做好一门课要花很多功夫,好多东西自己也要去学,因为涉及的领域太宽了。”如《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共有15个专题,每个专题互相独立。课程以精品文物作引子,将学术界探索中华文明的过程作为线索,介绍古代中国在造船、玉器等诸多领域的杰出成就,其中也不乏学术前沿的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让学习者藉此对中国文化形成全方位、直观而深入的认识。社科院一位老先生听说彭林一个人开了这门课,直呼不可思议。
借助现代技术手段传授传统文化内容,在彭林看来非常好。MOOC将课堂搬到博物馆和考古工地,虽然很辛苦,但是制作好后大家可以在网上反复学习。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