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罗清红: 大数据,让教育更有温度

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罗清红: 大数据,让教育更有温度

2019-01-24 14:34 作者:盛雪云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1504
早在 2002 年,四川省就将远程教育作为促进公平的重要举措,成都市教育局和成都七中为此做了诸多尝试。罗清红是成都市最早从事远程直播教学工作的老师之一,是成都七中直播课程和成都市基础教育信息化发展的主要推动者 :作为成都七中老师,做了 6 年直播教学 ;作为成都七中副校长,带领团队,牵头推动建设常态化的未来课堂 和翻转课堂;作为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带领全院,创新性地构建起“三校两培一中心”……正因为他对基础教育信息化脚踏实地的不断求索,大数据之父维克托•舍恩伯格对他青眼相加,亲自为罗清红的著作《大数据时代的万人课堂》作序,二人也因此成为亲密的朋友。

“我去过很多国家,但像你爸爸这样脚踏实地,一步步去做,并且每年都有新变化的人,是少有的。”舍恩伯格对罗清红的女儿如是说。相较于目前的身份——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罗清红更愿意说自己是一名老师,能够回归课堂。

好老师,从当好学生开始
几个小时的交谈,罗清红对教育极大的热忱感动了记者。问及为何如此热爱教育事业,他回答说:“可能和我的家庭有关。我父亲做了30年的校长,特别重视教育,虽然学历不高,但很善良,也很包容。从小的耳闻目染,自然就有了影响。”
初入大学,从农村到成都,罗清红的天地一下被打开了,玩心也重了。“我上铺的同学很努力,后来有一个去日本留学的机会,以高等数学成绩进行选拔,他排在第一。这位同学的离开对我触动很大。为什么人家能够获得这个机会?我的人生要怎么过?”罗清红回忆,从那时起他就发愤图强。通过多种途径提升语言表达能力,多作演讲、反复研读演讲名篇、上课时认真试讲。他的成绩因此一路上升,1993年毕业时,选择自然也就多了。但是在众多选择中,最令他心仪的还是到成都七中做物理老师。
作为成都最好的高中,能到成都七中任教对很多师范生来说是很好的归宿。“当时成都七中到我们学校招聘一名物理老师,面对这么好的机会,我也报了名,我的实习老师也非常支持,给了我很多指点。”不负所望,罗清红从7名优秀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进入成都七中。这也是他教学生涯的正式开始。
进入成都七中后,他发现有些知识点已经模糊,专业素养有待提升。幸运的是,成都七中对新老师有“传帮带”的传统,罗清红的师傅是年级物理教研组组长、省特级教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龚廉光。这给他提供了很好的学习机会。每次上课前,罗清红都会认真备课,写详案,然后跟着师傅的班级听课,修改自己的教案,再给自己的学生上课。从高一到高三,  三年时间周而复始,相当于重读了高中物理。
这段经历让他深刻明白,年轻教师一定要先试着做一名好学生,才能做一个好老师。上课前先把学生需要做的题目自己做一遍,清楚以后再开始写详案,设计板书。罗清红说,如果用“细粒度”来形容的话,很多内容是一块块的整体,消化不了就很麻烦,老师在成长中最重要的是对整个教材知识点、习题研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所有的内容都清楚了,成了一名优秀的高中生,做老师也差不了。
  
一切按规则行事
深入了解罗清红的经历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做任何事都能留下“罗清红印记”的人。
2002年,他到教育处管德育,发现原来的班级评价很不规范,因此就推动了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德育考评方案。除了以往的活动加分项,他还新增了成绩浮动、通识课老师评价模块。不仅强化了班主任对学生学业的关注,也加强了班主任对通识课程的重视,夯实了整个教育链条,使得班级评价有章可循,整个班主任团队更加和谐,行动力更强,班级建设更健康。
2004年,罗清红带团到维也纳参加一个世界级的管乐比赛,在他们落脚的酒店,前一天吃晚饭一切正常,第二天早饭,餐厅在他们和外国客人之间拉起了一块帘布,每次取餐都要绕过帘布去取。罗清红很纳闷,询问后得知,因为孩子们太吵了,另一边的客人有意见。“这件事情对我刺激很大,作为世界公民,我们却被别人嫌弃!这块帘布就是遮羞布。”
比赛时,一个细节也引起了他的注意。“演奏过程中,有一个乐器叫三角铁,演奏到某个点就要敲一下。日本团在表演时,每次敲击的点和动作都是有规律的,也很优雅。相较之下,我们的孩子每次拿三角铁的方式都不一样,缺乏规则,没有美感。孰好孰坏,立判高下。”
这次带团出国对罗清红触动很大,回国后,他就和团队研究,要给学生的基本素养定个标准。于是就有了推行至今的成都七中学生基本素养六条标准。
主管德育工作期间,罗清红对班主任很爱护,如果他们工作中出现了一些小疏漏,他都会想办法帮忙解决,不让这些事给老师正常工作造成困扰。“帮助老师处理好这些小问题,他们就会以愉悦、自信的状态教学生,才能给学生好的影响。”
后来,当学校宣布他被调到教务处做主任时,很多班主任哭了,对此罗清红也深感震撼。
到了教务处,还是高级教师的罗清红,管理的都是特级教师、学科带头人。他就采取服务的意识,每出台一个政策,都会主动征求其他人的意见,做好沟通。在教务处一年,就推行了高考方案、竞赛方案、教研组考评方案等。“我认为任何事先要讲规则,把规则定好后,按规则行事。团队的建设最终要通过规则,而不是人治。”
  
实现信息化和教育无痕衔接
放眼全国,在基础教育里,既能把握传统课堂教学,又能将技术和基础教育结合的人少之又少,而罗清红就是其中之一。
1996年,全国有一个青年物理教师赛课,学校选拔老师参加成都市比赛。本没有资格参加的他,因为平时出色的讲课表现,破格参加竞选,并成功入选。在成都市的比赛中获得了物理赛课一等奖第一名,可以代表成都到四川省参加比赛。
参赛要讲的课程是欧姆定律,因为牵扯很多数据,如何处理这些数据?怎样让复杂的实验简单明晰?罗清红产生了借助现代信息技术辅助教学的想法,即通过软件画图呈现实验状态。他找到学校计算机老师,两个人合作把想法变成了现实。在参加四川省比赛时,罗清红惊艳四座,获得全省一等奖第一名。这是他第一次接触信息化。
这次尝试,让罗清红进入了一个新领域。在物理教学里会遇到一些很难的知识点,能不能寻找到各个知识点间的逻辑关系?他摸索出一套自己的物理教育思想——动态生成,即把看似静态的知识点、散点,用动态的方式联系起来。一个偶然机会,他和一家公司合作,将自己的想法通过该公司的3D动画技术呈现出来。从此,罗清红在教育信息化的路上一发不可收,1999-2000年两年间,就把高中物理最难、最精深的部分都通过3D动画实现了,高中物理重难点多媒体课件库也建立起来。
2002年,对罗清红来说是比较重要的一年,他开始做网络直播教学,这在全国基础教育领域也是新尝试。因为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很多教学环节都要自己去熟悉和适应,并且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学生,他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通过网络直播课把优质的教育资源传播出去,让更多的孩子受益,我和很多远端的老师都成了非常好的朋友,这是非常好的经历。”直播教学激起了他对教育很大的热忱,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课堂上通常是“学优生”和老师互动频繁,“学困生”则是旁观者,课堂成了“学优生”和老师之间的双人华尔兹,这就是一种“癌症式”的课堂,长此以往“学困生”会越来越远离课堂的互动和分享。所以,他提出当今基础教育最大黑箱就是课堂教学。
“要想办法打通关卡,让所有学生都能把自己的想法平等、民主地反映给老师,否则就是教育的灾难。”这迫使他在2013年强力推动未来课堂。未来课堂教学改革最初从高二学生开始,遭到家长的联名反对,他又尝试从高一学生启动。2014年的翻转课堂探索同样艰难,没有政策支持和薪酬补贴,罗清红只能用情怀来鼓励老师。虽然道路曲折,但教改效果很好。
2015年,即便赴教科院任职,他仍坚持将自己2014年开始的一个全国课题——大数据背景下远程教育模式研究做完。该课题最终于2017年完成。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全国基础教育做出一个样版,给其他人提供参考,让他们少走弯路。
进入教育信息化领域已经20多年了,他始终坚持把信息化无痕植入教学,做到润物细无声。所以在选平台或者推一种模式时,他对人性化要求更高。“我的原则是慢,但是每一步都走得很正,点点滴滴地积累。”
来到教科院后,他发现整个队伍的信息化意识都很薄弱,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他从吃饭入手。聘请最好的厨师,把食堂的菜品、样品做得精致美观,每天在网上公布菜单,并且按照游戏的方式执行,全院80多个人都在网上点餐,以前每天只有几个人吃饭的食堂也热闹了起来。“这就是无痕植入。”
目前,“三校两培一中心”成为他的重点工作。“三校”即成都数字学校,教科院附属学校,未来教育家联盟基地校;“两培”指微师培和乐培生;一中心就是教育资源中心。他们正在和北师大合作进行脑科学研究,并希望将研究成果通过“三校两培一中心”对外辐射,宣传科学开发大脑。
  
把学生当成“儿媳”和“女婿”来教
“应当抱着怎样的心态来教学生?我认为,要把女生当成自己的儿媳、男生当作自己的女婿来教,要有温润的情感,悲天悯人的情怀,这才是教育最该做的事。”这是罗清红一贯坚持的育人思想。与之相符的是他人性化的管理和教学。两个简单的例子便可窥见一斑。
对于学生用手机是“禁”还是“慎”,社会讨论热烈。2004年,罗清红就提出慎用手机,但仍有孩子上课玩手机,很多老师苦不堪言,他首当其冲被垢病。一次会议上,很多老师提出把“慎用”改为“禁用”,他舌战群儒:“禁”和“慎”是完全不同的境界,“慎”能培养学生独立判断能力,而“禁”是独断和独裁的,不能遇到问题就绕着走。
“为什么教育一定要达到100%?学生犯错是很正常的,未成年人本身就是在不断试错中成长,对于孩子的错误应该宽容和引导,而不是一棍子打死。”另外,孩子使用手机相互交流,就会形成一个小社会,真正的教育一定要和社会紧密联系,否则就不是教育。
另一个例子是对于男女生适度交往他持鼓励态度。“如果看到男生女生走得很近,把他们适度分开就好了。谈谈心很好,那样才能进入灵魂深处,才能促进孩子的情感和心理发育。这种能量极大,用好后,对孩子会是很大的促进。”
他认为,教育的首要原则是,不能遇到困难就退缩,要勤于耕耘。在信息技术条件下,更是如此。面对信息化,很多年轻老师是茫然的,简单拿来就用,不去精心备课和体验,这样永远成长不起来。
对于将技术应用于传统课堂,很多人抱有迟疑态度。罗清红表示,科技是为人服务的,一定是以人的情感体验来决定科技的使用。比如,一个孩子在课堂中没有数据的反馈,老师很难知道他的状态。但是有数据传来后,老师就可以了解孩子的状况,就可以关爱他。
在一些人眼中,数据也许只是阿拉伯数字。虽然近年来教育界也热衷于谈论数据,但主要还停留在“考分与升学率”上。在罗清红看来,除了大家所熟知的纯数字外,文本、图像、语音、视频等内容与数字一样都是“大数据”。这些数据,可以实现对教育过程的描述,实现对个体成长的画像。通过这些数据,我们就可以得到学生更多的信息。对教育大数据的收集,为教师和学生的准确画像提供了强力支撑。让老师对学生的了解不仅仅是最后的考试成绩。对那些伴随式数据的关注,如课堂上的焦虑表现、活动中的异常情况、社交媒体上的心迹表露等,可以更多了解和关爱学生。“这样,这些数据就使教育更有温度。”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