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北京四中网校校长黄向伟: 深入课堂改革,重唤课堂活力

北京四中网校校长黄向伟: 深入课堂改革,重唤课堂活力

2019-01-29 14:41 作者:盛雪云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173
北京四中网校通过十多年来的业务模式探索,打通了学生全流程学习场景,同时让更多人意识到新课堂的意义。在学生获取知识和提升成绩的同时,学生和老师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学生成为课堂的主人,程式化的课堂不再死气沉沉,焕发出更大活力。
北京四中网校校长黄向伟

2000-2002年,随着互联网泡沫的发展,基础教育网校异常火爆,全国百余所中学成立了网校。十多年后的今天,这些网校所剩无几。北京四中网校则仍然坚守最初的追求,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他们用近20年的不懈努力,深入传统课堂,以技术和课堂的深度融合推动教学改革。初心不忘,践行发展。
只有浪潮退去,才能看到谁不是在裸泳。

互联网  赋能教育均衡发展
记者:《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引发了一阵热议,直播课堂早已存在,为何这次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黄向伟:我也很关注这篇报道,后来还加了那位记者的微信。文章推出的当晚,成都七中退休的老校长就给我讲了他们网校发展的过程。这篇文章发表后,引发了很多争议,但是通过互联网实现教育公平的方向是对的,具体的方法则需要不断思考和探究。
当前,中国教育发展不均衡或者说不公平的现象依然存在,而且将会存在很长时间。促进教育公平最为经济的方式或途径是什么?互联网一定排在非常靠前的位置。
我认为,直播名校课程给偏远地区学生上课的做法,有欠妥之处。从某种意义上讲,违反了学生的成长规律。屏幕两端孩子之间的知识水平、眼界、认知等是有差距的,听相同的课,一定会出问题。另外,屏幕另一端还有老师,如果要促进教育均衡,更应该关注老师的成长。老师在教育过程中不应只是知识的传输者,还要起到育人的作用,不能因为新技术的出现,忽视了老师对学生的培育。应该让老师成为当地优质教育资源的加工者或发射员。
这些年我去了太多贫困地区,因为教育资源欠缺,导致当地孩子得不到好的教育。师资是教育资源的核心,要实现教育公平,首先应该解决师资问题。所以这些年,我们不仅把优质教育资源带给学生,促进他们学业的提升,也十分关注教师的成长。

记者:文章推出后,引发了大家对双师型课堂的大讨论。对于双师型课堂,你们是如何定义的?
黄向伟:我们定义的双师课,不是直播的双师课,而是点播和录播的双师课。
师资薄弱的地区或学校,老师的专业水平较低。是否可以通过互联网“加持”?比如,某些知识点,老师不会讲或者讲不好,可以通过录制精品课,老师根据需要,选择播放的内容和进度,随时抛出问题,让孩子们参与讨论,合作探究,而不是被动听课。另外,还有很多学校学科不健全,很难想象,一个老师承担几个学科的教学,这种现象在北京同样存在。我们的做法是通过技术,包括互联网承载的教学资源给老师“加持”,帮老师减负,他们解放出来回归教学本质。所以我们的发力点在老师身上,改变老师,进而让老师改变课堂教学。
当然,我们没有完全否定直播课。就像文章中提到的一个场景,在上《雷雨》时,成都七中的孩子可以像专业演员一样演出话剧,另一端的孩子看了很惊讶,这给他们带来了新鲜气息,打开了他们的视野,让这些孩子看到了外面精彩和广阔的世界。

技术“加持”  为课堂注入新生

记者:目前,北京四中网校的业务模式是怎样的?
黄向伟:我们有几块业务,班级个性化的直播教学、学生在家的自主在线学习,以及面向公立校和教学机构输出的智慧教学平台。我们认为智慧教学一定是贯穿学生校内、校外所有学习场景的一种教学模式。未来,龙之门会把所有学习场景打通,形成一个全流程的大数据中心,以便为学生提供更科学、个性化的教学服务。

记者:全流程的打通,必然需要庞大的师资。
黄向伟:对,我们有一支非常精干的教师队伍,培养了上千名教研员。不谦虚地说,我们的技术和教学深度融合创新的能力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这是基于18年的沉淀。
举一个小例子。我们的每节微课都会附带3道与之相匹配的题目,第一遍看微课时,屏幕是触动不了的,必须看完才能做题,第二遍开始才可以拖动。这种细节处理在我们整个教学中随处可见,这既是多年的沉淀,也是根据客户的反馈,不断总结提炼生成的。
有些公司的智慧教学系统可能把一套设备或者系统交给学校就结束了,而我们的目的是让老师真正用起来,实现课堂教学变革。

记者:据您所知,国内基础教育信息化发展现状如何?为实现技术与课堂教学的深度融合,你们做了哪些实践?
黄向伟:目前,这块发展还比较粗犷。互联网在学校已经基本覆盖,但涉及到课堂教学的应用特别少。我们认为,教育信息化的核心应用场景一定是课堂,所有的工作和服务都要围绕课堂展开,恰恰这一点在基础教育领域还很弱。
在这块我们开展了自己的实践。我们沉淀了大量优质教育资源,比如刚才说的微课程,全学科同步的大概有两万节,包括大量试题、课件、教参;搭建了老师备课、上课、布置作业等所有课堂任务场景的教学平台;基于云技术,开发课堂教学的互动平台,并融入了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
此外,我们做了很多技术上的储备以及教研和培训工作,还结集出版了大量相关图书,这充分体现出我们强大的教研能力。
为什么很多机构有很多资源或技术,但一到教学环节就不行了?原因在于底子不扎实,教研水平不过硬。所以我反复强调要做好教研,只有教研和培训两个环节上去了,才有可能推动老师转变观念、改变习惯,从而实现教育信息化常态化。

记者:网校在发展过程中不同层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学生、家长等)的反应是怎样的?
黄向伟:国家层面已经开始推动课堂教学改革了,传统课堂教学模式已经不能满足国家教学改革的目标。当前正处于传统课堂和新课堂的接力期,这个过程会延续很长时间。
我们通过近20年的努力,使很多人认识到新课堂的意义。可以看到,孩子们在获取知识和提升成绩的同时,学生和老师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课堂不再死气沉沉,变得更有生命力。
自主学习能力、合作探究能力、质疑思辨能力、语言表达能力,这些关键能力的养成是更重要的学习,会伴随他们一生,学习更重要的是这些关键能力的养成。我们建设的课堂,就是要培养孩子们的核心素养。这样的课堂正在被更多的人看到和评价。

公益同行  践行企业价值
记者:北京四中网校发展了近20年,经历了怎样的历程?
黄向伟:北京四中网校是以网络技术发展起来的,期间,我们不断更新迭代教学和服务。最初,我们做在线知识传递,包括文本课程、点播课程、直播课程,后来我们创新了混合式教学模式,线上和线下一起推进。
自2012年起,我们将研究了十余年的混合式教学模式与公立学校对接,帮助他们进行课堂教学模式改革,由此开始了我们的新课堂实践。至今已服务学校3000多所、班级6万多个、教师18万、学生300多万,业务遍及国内200多个城市。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帮助贫困地区的学校近千所。
现在的教育资源很多,但是精品资源太少。在科技迅速发展的当下,教育信息化的发展,缺的是理念和观点的更新,尤其是学校领导层和老师的理念及信息化素养。要想将技术和教学结合起来,习惯和观念是很大的瓶颈,如果不突破,再好的资源和工具都很难被推行。
政府也在努力推动学校和教师理念及习惯的改变,如开展“国培计划”。我们推出了自己的教师培训,以自有产品为抓手,从教师的理念到产品的使用进行全面培训,更有针对性。目前,我们开展的许多教师培训都是公益性的。

记者:据悉有接近1/3的公益性业务,作为企业,如何保证盈利?
黄向伟:我们正常的商业行为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我们会和其他企业竞争学校的招投标项目,每年也会积极拓展业务渠道。我们在全国建有150多所分校,主要负责当地的市场推广和服务,这些都是我们企业盈利的保证。但对于北京四中网校而言,公益一直是我们的追求,甚至已经成为一种文化了。
目前,我们做公益有很多对口单位,面向国内外。国外方面,和外交部合作,负责所有外派人员随居子女的远程公益教学;和侨办合作,为海外华文学校教师提供远程培训,目前已经涵盖70多个国家,涉及千余所华校、上万名教师。
国内方面,我们是民盟中央“烛光行动•千校计划”的战略合作伙伴,计划用3年时间,向全国1000所学校援建《北京四中数字化校园平台》,提升传统校园运行效率,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共享,促进教育公平。
又如,我们正在做一个半公益项目。2006年,邢李先生在香港设立公益慈善机构——言爱基金,在内地200多个贫困县捐建了200多所思源实验学校。2017年他们在全国范围内遴选4家机构作为试点,计划3年内做出成果向全国推广,我们是其中一家。我们的智慧教学系统仅一个学期就得到了认可,2018年已经面积向更大的思源实验学校范围推广。

布局三大场景  打通数据孤岛
记者:教学过程中收集到的数据对教学改革起到了哪些帮助?
黄向伟:智慧课堂是我们2016年才真正开始推广的,发展速度非常快,每年至少翻两三番。学校的续签情况也很好,从这个侧面也可以看到智慧课堂平台对教学的影响。
学校引进我们的智慧课堂平台后,能够实现数据的实时反馈。举个例子,我们的智慧课堂布置作业可以实现个性化。过去,同一学科,学生的作业都是一样的,但是学生需要解决的个人问题却是不一样的。现在我们可以实现同一学科根据不同需求,为学生推送不同的作业任务。智慧课堂平台可以即时收集学生日常的学习数据,系统根据收集到的数据,针对每个孩子知识点的掌握情况,实现智能推送。
我们认为,真正的学生大数据不可能局限在某一场景中。每个学习场景都是一个数据孤岛,所以我们对学生在校内、家里、其他环境的学习场景都有布局,收集学生全流程学习数据。我们要把数据孤岛打通,搭建全流程的大数据中心。

记者:随着新技术的涌现,技术和教育融合的概念被炒得火热,但落地不尽如人意,对此您怎么看?你们在这方面有哪些布局?
黄向伟:现在有人把人工智能抬得特别高,对人工智能和教育教学融合的宣传存在一些泡沫,行业内也出现了一些反对的声音。
机器的优点是标准、精确,可以及时应答和快速反馈。而老师是有温度、有境界的,他们懂生活。机器可以教知识、教方法,但是不会教生活。未来是机器和人共生的时代。
两年前,我们成立了CTO办公室,专门研究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目前我们正在推进一个人工智能项目,现在还不方便透露,留有一点神秘感,时机成熟一定第一时间告诉大家。

记者:前段时间,全国范围的校外培训机构整改对你们有影响吗?
黄向伟:没有什么影响。这次整改是好的,现在很多培训机构野蛮生长,缺少规范,不仅伤害了学生和家长,对整个行业也是一种伤害。任何一个行业要健康发展,一定需要良好的秩序。另外,这几年一部分校外机构的发展已经和国家的教育目标背离了,需要纠偏。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