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从6组对比词看2019年之后的教育产业发展(上)

从6组对比词看2019年之后的教育产业发展(上)

作者:王磊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328
2019年,预计教育行业将触底反弹,在新常态下迎来更加稳健的、持续的发展。新形势下,教育行业将更加理性、更加关注教育的本质,而呈现的趋势是:产品更加多元化,与科技结合更加紧密,在垂直领域日渐细分。




2019年教育产业的发展将呈现怎样的趋势?我们如何更好理解教育产业的总体概况和未来发展机会?我用6组对比词来概括:兴替、进退、出入、升降、纵横、冷暖。在历史兴替的过程中找准定位,顺势进退,出入无间,升降自如,纵横捭阖,从而冷暖如常。

兴•替
理解教育行业的发展首先要观其发展史,看其兴替。我们只有知道了自己在什么位置、发展到什么阶段,才有可能知道未来走向何方。
我曾经用五大阶段来概括教育产业的阶梯式发展。但如果更准确地来描绘中国民办教育的发展史,我们会看到若干次非常明显的起伏交替的波段变化,这是一个在波峰和波谷间徘徊往复的兴替史。
新中国成立以后,民办私立学校在社会主义的公有化改造中逐渐消失,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才得以重新恢复和快速发展。复兴后中国民办教育的第一个10年在2000年前后达到高峰,涌现第一批最具代表性的民办教育学校和培训机构,这个时期也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民营经济大发展的10年。
这中间并非一帆风顺,曾经名噪一时的南洋教育集团就在发展了10年之后因为资金链的断裂而遗憾收场。第一代民办教育不懂得如何善用资本,当时资本市场尤其是投资教育的资本市场也不算成熟,所以也是时代的悲剧。
第二个10年在2010年前后达到高峰,出现了第一批美国上市的教育培训企业,这些机构比如新东方、学而思、学大等是最早和境外投资基金接触的教育培训机构。赴美上市也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经济的第一次大发展,这其中就有在线教育和教育科技的先行者,比如正保远程、诺亚舟等。
教育的第一次证券化尝试有喜有忧,随着第一次互联网经济泡沫的破裂,中国互联网企业在股市上普遍比较低迷,同样属于中概股的中国教育企业在美国股市上自然也受到牵连,有的退市,有的私有化。这其中有自身管理缺陷的问题,自然也有大势的问题。
教育行业的第三次高峰出现在2013-2014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各种教育产品新的商业模式层出不穷,这个阶段是与中国电商经济、移动互联网经济、O2O等商业热潮同步的。移动互联网教育的第一次泡沫在2015年下半年随着二级市场的暴跌而破裂,并在2016-2017年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大量的产业收购并购、大量的民办教育上市公司出现。
2017年,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生效,是行业发展的又一个里程碑,教育行业真正重归理性。2019年我预计行业将触底反弹,在新常态下迎来更加稳健的、持续的发展。新形势下,教育行业将更加理性、更加关注教育的本质,而呈现的趋势是:产品更加多元化,与科技结合更加紧密,在垂直领域日渐细分。
未来我们还会迎来更多波段性的兴替,但整体趋势更加稳定,平稳向上发展。所以只有在更加宏观的历史背景下审视教育行业,我们才能更加清晰未来的发展方向。1993年诞生了新东方,2003年诞生了好未来,2013年诞生了VIPKID,把这三家最具代表性的教育培训企业与上面教育行业发展兴替波段做一个对照,就不难发现“势”的重要。
进•退
在当前政策环境下,在学前和K12领域,民办教育的空间依然广泛存在:素质的、高端的、国际的、技术的、内容的。
而在职业教育的细分领域,政策则更为宽松,而且是处于鼓励民营资本大力介入的阶段。为什么呢?因为“与发达国家相比,与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教育强国的要求相比,我国职业教育还存在着体系建设不够完善、职业技能实训基地建设有待加强、制度标准不够健全、企业参与办学的动力不足、有利于技术技能人才成长的配套政策尚待完善、办学和人才培养质量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
前不久国务院刚刚印发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至少在未来10年左右的时间,民办职业教育将迎来大的发展机遇。尤其是在校企合作、产教融合领域,职业教育大有可为。
所以教育行业的创业者、投资人都要借势。理解政策、分析市场的根本就是要懂得进退。

出•入
前两个关键词“兴替”和“进退”,是宏观层面的,战略层面的。第三组关键词“出入”是战术层面的,“出”是指出海,“入”是指入校(泛指to B 的业务)。
对于当前处于发展时期的K12和学前教育培训机构来讲,探索海外市场和To B市场均为不错的选择。
首先说出海,目的有二。其一是海外市场不会受到国内行业政策的影响,而且新兴国家市场像中国的二三线城市一样,对优质教育资源充满渴望却缺乏资源;其二,海外也有很多优质教育资源可以引入国内,形成国际优质品牌和国内市场的对接。
VIPKID 从2017年8月上线了Lingo Bus,积极探索海外汉语培训市场,当前Lingo Bus有1万左右注册用户,来自46个国家和地区。出海引品牌的案例也不在少数。最近红黄蓝披露,将以1.25亿元的价格收购新加坡一家民营儿童教育集团近70%的股权。 另外一家上市的教育集团也爆出了海外收购的消息。香港上市的宇华教育集团发布公告,已以2.18亿港元并购泰国斯坦福国际大学,市场和品牌一箭双雕。
海外收购教育资产在近些年层出不穷。中国的教育巨头也正在从单纯的代理和运营,向获取海外教育上游IP方向争夺,深度运营和开发成为大趋势。
我们再来看入校。前面说过在学前和K12领域,政府主导是必然的。但是因为政府没有足够的人力和物力做所有的事情,使得政府采购社会服务会越来越多。
新东方和好未来作为K12培训的两大巨头,2018年都不约而同地开始转型To B业务。成为公立校解决方案供应商。
在学前领域,幼儿园不能上市的消息似乎让资本望而却步,但是即便是未来80%普惠幼儿园、50%公办幼儿园的格局形成,高端的用户需求依然存在,普惠和公办并不意味着教育品质的下降。好的课程、好的服务、好的IP、好的培训依然是所有园所趋之若鹜的。所以,好的产品和服务被机构和政府采购的力度在短期内调整之后还会上扬。

升•降
第四组关键词是升降。升是产业升级;降是降维打击,渠道下沉。
首先产业升级是消费升级带来的变化。曾几何时,新东方的大班课是在体育场里进行的,几百人上课盛况空前,净利润率可以达到60%以上。如今这种模式恐怕难以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小班课、精品课、一对一,更加个性化,更加定制化。
新一代的消费者对于教育品质的追求会更高,产品不断向高端化发展。为了教育,家长是不怕贵的,怕的是错,时间成本是最高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大量高端的国际学校、国际幼儿园可以把学费收到人均几十万,依然众多家庭在门外趋之若鹜,却求一票而不得;拼图资本在2016年投资了北京的国际学校,新府学外国语学校,这两年也见证了它的飞速成长。
我们也看到越来越细分的教育领域层出不穷,戏剧教育、口才教育、职业生涯教育、财商教育、设计教育、数学思维等等,这些细分的赛道切得越来越细,每个赛道做大都可以形成相当的体量。需求变得越来越多元,新一代家庭用户的教育需求是个性化的,深度满足一部分用户群体的特殊需求的教育产品,可以产生很高的利润边际。
在消费和产业升级的同时,我们看到渠道和市场是在不断下沉的。一二线城市的厮杀已经呈现红海状态,但三四线城市依然蓝海。三四线城市在城市化率不断提升的趋势下,对于教育和培训的渴求是巨大的,消费力也是和一二线城市趋近的,但产品的内容缺失却非常巨大。所以用一二线城市的优质内容降维打击到三四线城市的市场,将产生巨大的商机。
现在也有很多机构通过双师的手段,把一二线城市的师资和课程,甚至海外的师资降维连接到县级地市,解决地方公立学校和幼儿园师资短缺的问题。互联网的普及和技术手段的提高已经解决了绝大多数技术问题,用户体验也比原来成熟了很多。优质内容的市场和渠道的下沉实际上伴随的就是地方消费的升级,一升一降,二者相伴而生。(待续)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