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高校远程与继续教育 / 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嵩天: MOOC——高校教改的强大推动力

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嵩天: MOOC——高校教改的强大推动力

2019-07-22 16:20 作者:盛雪云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2516
为支撑人工智能应用开发与发展,2013年,北京理工大学在国内率先开设Python语言课程,2015年,全国开设该课程的学校不足10所。到2017年,已有300所高校开设Python课程,2018年增加到500多所,2019年则达到700多所。这门课程的快速普及与MOOC密不可分,也和积极推动这门课程教学改革的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嵩天有着密切的关系。嵩天说,MOOC支撑下的教学改革远超他们的预期。

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嵩天

“当前,我国信息领域的基础性技术,如底层软件、芯片还受制于国外;围绕核心技术的产业生态同样十分脆弱,全球绝大多数重要开源项目都不是由我国科研人员或工程人员主导。因此,我国亟待发展出一套适合国情的信息技术生态体系。要改变这种局面,教育义不容辞且要担当先行。”正是心系这种情怀,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嵩天与本校两位志同道合的年轻老师,踏上了教学改革之旅,用5年的时间,取得了其他课程改革需要花费一二十年才能取得的成效。
在与嵩天的交谈中,能够明显感受到他与团队成员对教学改革的热情和倾情投入,并且带有非常明显的理想主义色彩。也正是这种理想主义情怀,推动着他们一步步走向梦想彼岸。

开辟教学改革的创新之路
嵩天及其团队发现信息技术发展很火热,但是这种热度向各专业的传导效果不佳,信息技术在很多行业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应用。在我国高等教育体系中,缺乏能够真正将信息技术与各专业深度融合的课程体系及优质资源。
“今天,信息技术的各个分支领域都形成了开放资源的生态环境,我称之为‘计算生态’。Python语言正是在计算生态发展的背景下诞生、发展和再生的。我们希望Python能够真正帮助学生解决实际问题。”基于这种理解,2013年,嵩天和北理工另外两位青年老师开始以程序设计课程改革为抓手,推动计算机思维及信息技术能力培养。
在此之前,国内高校讲授计算机基础课程的老师绝大多数并不了解Python语言,对国际信息技术最新变化的认识也不够深刻。并且,Python语言在国内没有教学体系,甚至连一本中国自己出版的Python教材都没有。2014年,嵩天及其团队出版了国内第一本Python教材,填补了该领域的空白。
在推动Python语言进入高校的过程中,嵩天发现,师资问题是个很大的阻碍。于是,2015年,他开始了MOOC建设。“开设MOOC的初衷就是为了培训国内高校Python语言师资,推动教学改革。”
2015年9月,他的第一门MOOC《Python语言程序设计》正式上线,这对推动国内程序设计课程起到了非常大的支撑作用。嵩天用一组数据佐证了这一事实:2013年,北理工是全国率先讲授Python语言课程的3所高校之一,到2015年,全国也仅有不到10所高校开设该课程。在MOOC的支撑下,到2017年,已有300所高校开设Python课程,2018年增加到500多所,今年则达到了700多所。“这些高校,90%都是采用我们的教学方案和体系。这就是MOOC对教学改革的巨大推动作用。”谈及此事,嵩天难掩心中的自豪和欣慰。
“我们给国内高校教师提供的不仅是一本教材、一门MOOC。”在推动教学改革时,教学内容、教学组织、师资培训和教学体系设计,都是通过MOOC来实现的。“这也是借助MOOC进行教学改革的新模式。”依托这一模式,2018年,北理工与哈工大、浙大、上海交大等高校联合申报了国家级教育成果奖,并获得了2018年高等教育国家级教育成果一等奖。“北理工位列第四,贡献是依托MOOC开展全国范围内的教学改革,并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效。”

MOOC支撑下的教改远超预期
由几位青年老师推动教学改革,对此,最初大家都有点心存怀疑:“能力是一回事,几个人所推动的改革肯定是有限度的。”嵩天回忆,最初,他们预计需要用10年时间才能达到今天的效果,但不到5年,他们就走过了其他课程一二十年的改革路程。“取得这样的成绩,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MOOC。MOOC加速了我们对教学改革的推动,也使得一些年轻老师能够实施创新性想法和创新性模式,开辟一条新的教学改革道路。”
嵩天坦言,他对MOOC的认识是随着课程开设和应用不断深入而发生改变的。最初,他认为MOOC就是一门有声教材,并没有预料到它能对推动教学改革产生多大帮助。但从2015年团队的第一门MOOC上线至今,它对教学改革的帮助却是巨大的。现在,他认为MOOC是教学新的维度,并会给教学改革带来本质上的变化。
通过MOOC推动教学改革,并且取得如此大成效,背后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可想而知。谈及此,嵩天告诉记者,虽然在推动教学改革上他投入了很多精力和时间,但是他发现教学可以给教师带来很多深层次的思考。“教学本身是科研活动在教学领域的延伸。”
在制作MOOC上,北理工可谓是国内高校中的先行者。嵩天告诉记者,在北理工,学校为每位参加MOOC制作的老师提供了5-10万不等的教学改革经费。MOOC制作费用另外由学校直接拨付给签约的第三方公司。“资费大部分花在聘请助教或差旅上,老师个人没有额外收入。”
对青年老师来讲,制作一门MOOC的时间相当于完成一个中等规模软件开发项目。“我们团队3位核心老师,承担了7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科研任务很重。”嵩天告诉记者,无论从时间、精力还是经济成本看,MOOC花费都非常大,如果不是为了推动教学改革且真心热爱教学,青年教师在当前高校的“指挥棒”下是不会有兴趣制作MOOC的。但年轻老师有时间、有精力、有很多好的想法,要想成为教学或科研领域的引领者,必须要跳出指挥棒,看清事情背后的社会意义和价值,不能太在乎短期收益,要策略性兼顾短期和长期发展价值。“我们做的事不只是服务于一个学校的老师,而是要能够真正改革中国信息技术的发展方式、打造学生终身受用的教学内容。”
这种着眼于深层社会意义和价值的赤诚之心也得到了很好的回报,《Python语言程序设计》第一期上线,选课人数就超过了2万人,开设8期以来,选课人数最多的一次达到了35.6万人。总选课量已经超过了120万人次,在全国12000门MOOC中排名第四。加上其他几门相关MOOC,总选课人数超过160万人次。“我们已经推动了5年,希望再推动5年,让中国高校40%的学生都掌握一门终身受用的编程语言。40%是多少?大概在300-350万学生,这是完全可能达到的。”谈及此,嵩天难掩内心的期待之情。

MOOC发展进入质量引导新阶段
MOOC发展经历了从顶尖大学优势课程建设,到普遍高校广泛建设的发展阶段。
目前,国内以重点大学为主牵头建设MOOC,这些高校积累了深厚的教学经验,并且参与MOOC制作的不少老师都是各领域、各课程的名师,或者在各领域课程教学改革中起推动作用。从2012年MOOC元年发展至今,中国MOOC数量已经达到12000余门,并呈现持续增长的态势。
“MOOC数量上来了,但质量良莠不齐。”因而,2017年,教育部启动了首批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认定工作,计划在2020年前认定3000门国家级精品在线开放课。目前,中国MOOC已经进入质量引导阶段。“国家对精品课程质量的引导逐渐开启混合式教学阶段,即把精品课程更好地应用到高校教学中。”嵩天表示,在把MOOC跟传统课堂结合在一起时,不仅包含了高质量的内容体系,还需要高质量的教学过程。他提醒,MOOC可以被引入传统课堂,但具体理念、方式和方法需要老师来创新。并且,MOOC和传统课堂结合,要明确课堂的目标是什么。另外,对于以学生为中心、自主学习、打造金课、促进教育公平,MOOC都能提供有效支撑。
“MOOC最大的特性是‘时空延展、质量继承’。”嵩天解释说,“MOOC不受时空限制,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学习的时间和地点,通过MOOC提高学习效果。同时,MOOC高质量的教学内容起到了继承教学质量的作用,谁用我的课,谁的教学质量就可以跟我看齐,这是教材做不到的。”
针对不同地区、不同学校、不同学生、不同的教育目标,MOOC的用法和所发挥的作用也不一样。越是专业性强、越是硬核的课程,比如工程类的,在全国高校中的课程质量往往越参差不齐。相对于一般学校的老师,重点高校优势学科的老师讲课质量更高,这种情况下,就可以通过MOOC将高水平的课程共享给更多学生。嵩天认为,如果能把高质量的课程传播出去,将会为社会带来巨大的价值。
有观点认为,未来MOOC会代替传统课堂。问及在传统课堂上MOOC应该占多大比例才能保证教学质量时,嵩天表示,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接触远胜于非面对面。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校内老师和校内课程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扮演教育的主要角色。“课堂上,MOOC不宜超过20%,还是要发挥老师跟学生面对面的直接作用,这是人类的天性使然,这样效果也是最好的。但是课堂之外,比如学生要预习、复习、自主学习,MOOC至少能在80%的时间里发挥作用。”

MOOC运营模式应兼顾商业和社会价值
“做了MOOC之后,不小心就成为MOOC的先行者,既然是先行者,就要担负起责任——探索MOOC未来的发展模式。”在对嵩天的采访中,能够明显感受到他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做MOOC的初衷如此,对编程传播的态度,以及探索MOOC良性发展模式的愿望亦如是。
对MOOC未来发展模式的探索一直是嵩天十分关注的问题。他强调,商业模式是MOOC发展的一大痛点,探索MOOC商业模式十分关键。“一些高附加值MOOC收费是发展方向,但商业模式是挑战。”他认为,MOOC是互联网产品,既然是互联网产品,以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发展会可能更合适。因为MOOC在中国还肩负着促进教育公平的使命。他建议,对于MOOC商业模式的探讨,应该兼顾商业价值和一定的社会价值,设计一种担负起国家教育责任的商业模式,而不是纯粹的商业模式。
此外,对于教学模式的创新他也有所思考,并做了一些尝试。例如他和团队在制作新的MOOC时,对拍摄的过程和内容的组织都有所创新,希望让学生感觉更亲切,更愿意学下去。“期待我们制作的MOOC能像电视剧或电影一样对学生充满吸引力。”
采访进入尾声时,嵩天感慨,制作和运营MOOC的初心很重要。“制作一门MOOC并不难,但制作和运营一门高质量的MOOC却很难。”他认为做好MOOC对教师来说要有三种精神:一是要有“亮剑精神”。“不能觉得自己是青年教师,就不如国家级名师讲得好,那不一定。”二是要有“阿Q精神”。“制作MOOC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工程’,这样的‘工程’不完美很正常,学生吐槽也很正常,改正就好了,不要背负心理负担。”三是要有“愚公精神”。嵩天开玩笑说,MOOC有点“一入豪门深似海的感觉”,一旦开始就需要不断运营和维护,要花费很大的精力,所以要像愚公一样坚持不懈地做下去。
“MOOC是中国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最重要的推动力之一。”嵩天将当下定义为MOOC 1.0阶段。他认为,当前MOOC对国内整个高等教育发展的推动还处于初步阶段,以学生为中心的自主学习、智能学习、定制学习都还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MOOC未来会朝着学生自主控制学习节奏、自主选择学习内容和路径、课程更加智能化和个性化的方向发展。“这有可能形成MOOC 2.0的内涵。如何实现2.0,也许这就是未来MOOC要发展的重要方向。”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