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高校远程与继续教育 / 继续教育是产教大融合第一门户

继续教育是产教大融合第一门户

作者:左力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725

10月31日上午,2019(第十八届)中国远程教育大会的职业人才培养与行业企业学习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邮政集团党校原副校长、培训中心原主任田克美,第三代半导体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副秘书长冯亚东,弘成教育企业培训事业部总经理张冰雷担任演讲嘉宾。研讨环节,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普华基础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教育学院院长贺唯佳,天津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戴裕崴,北京祥龙大学副校长、北京市商业学校副校长黄凤文,北外在线产教融合学院总监李双印,泰克教育集团副总经理陈丽与三位演讲嘉宾一起就产教融合的理论与实践展开讨论。论坛由田克美主持。

从《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到15所“职业学院”更名升级为本科“职业大学”,从《建设产教融合型企业实施办法(试行)》到《国家产教融合建设试点实施方案》再到《试点建设培育国家产教融合型企业工作方案》,文件出台越来越频密,联合发文机构越来越多、级别也越来越高,无一不是体现着国家对职业教育和产教融合的高度重视,以及职业教育在支撑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在10月31日上午举行的2019(第十八届)中国远程教育大会的职业人才培养与行业企业学习高峰论坛上,与会嘉宾一致认为,各行业企业应借产教融合东风,助推产业大发展,引领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产教融合正在发生质的飞跃

职业人才培养关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国家产教融合建设试点实施方案》的出台,会对产业,尤其是对教育产生哪些影响?与过去的政策相比又有何不同?中国邮政集团党校原副校长、培训中心原主任田克美表示,“从教育的角度来说,产教融合主要是如何为企业提供全面、真实的社会实践环境,从而更好地育人。《国家产教融合建设试点实施方案》的重大命题是要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和过去的产学研一体化相比,有质的飞跃。”

重点推动企业通过校企合作等方式构建规范化的技术课程、实习实训和技能评价标准体系,是《实施方案》的亮点所在。田克美指出,无论是产教融合还是职业教育,目前我国的标准化工作在国际上都处于初级阶段。《实施方案》评价标准的建设,将会成为我国教育迈入国际先进水平的重要标志。

过去,产学研一体化主要是一个企业支持学生的实习项目,为学生提供实习基地,现在则是要“推动大企业参与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办学”“建立紧密对接产业链、服务创新链的学科专业体系”。“这完全不是我们以前所认识的、狭义的产教融合,而是在更深层次涉及到全产业链、全教育链,甚至是每一个岗位的个人发展,以及产业链与创新链之间教育和产业的融合。继续教育从学历继续教育向非学历继续教育转型时,学历继续教育出现了一条工学交替的路径,这种融合是大融合。”

“‘双一流’建设高校首次被纳入产教融合战略布局,某种程度上纠正了以往高校对继续教育不重视的倾向。我认为继续教育是第一门户,但很多高校并没有把它做成第一门户,相反,位置相对较低。”田克美指出,之所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双一流”建设高校没有将继续教育纳入到它的核心体系中,没有看到它的价值。推动“双一流”高校、地方政府、行业企业共建产教融合创新平台,将能有效改善这一现象。


借产教融合东风助推产业大发展

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高质量人才的支撑。高质量人才的培育,离不开高校、科研院所、政府乃至企业的支持。《国家产教融合建设试点实施方案》的出台,正是要将这几者紧密融合在一起,为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提供人才支撑。与会嘉宾一致认为,各行业企业应借产教融合东风,助推产业大发展,引领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第三代半导体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副秘书长冯亚东指出,第三代半导体整体的应用处于产业形成期,个别领域如半导体在LED上的应用,则处于快速成长期。他用两个数字佐证了自己的这一看法:仅2018年,LED的产值就达到了7500亿人民币,芯片国产化率达到75%。处于快速成长期的半导体LED行业,对人才有着巨大的需求。“职业院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很多都是在企业里从事技术、工程和工艺的研发,做高级技师,这是LED企业人才需求量最大的部分。”

第三代半导体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的建立,就是要促进产、学、研、用深度合作,围绕产业链构建创新链,对接资本链。联盟积极搭建人才培养“互联网+”平台、构建行业认证与职业培训证书、设立东莞实训基地、组建全国LED产业产教融合职业教育集团、打造人才培养基地,探索出一条“人才培养+协同创新”的产教融合路线。田克美认为,第三代半导体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是产教融合的典范之一,他们的经验应该在更广阔的平台上复制推广,为此,论坛期间,他以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产教融合专委会筹备组专家的身份邀请冯亚东加入该专委会,共谋产教融合发展。

近二十年来,中国模具行业从小到大,迅速崛起,一跃成为模具制造大国,产量和产值双双位居全球前列,但在精密模具和智能模具方面,距德国、美国、日本等国家仍有很大距离。天津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戴裕崴表示,未来中国模具行业的发展将会朝着精密化、智能化方向转型升级。

“产教融合、校企合作肯定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戴裕崴强调,要实现产教融合,关起门来肯定不行,只有走出去和引进来,才能提高中国模具产业的竞争力。目前,天津轻工职业技术学院正在与德国蔡司、瑞士GF通过设备准捐赠、共建精密测量专业的方式建立合作,助推中国迈向模具行业强国行列。

芯片作为电子信息技术的心脏,在产业发展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普华基础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教育学院院长贺唯佳表示,从今年的国际态势来看,信息技术一定会朝着国产品牌的技术适配和迁移应用的方向发展。企业在人才标准制定与高校学生学习方向上,需要做出示范引领。普华软件与中国电子工业标准化技术协会共同制定人才标准,希望通过规范国家自主软硬件品牌技术体系下人才的基本知识与技能,促进产业发展。“产教融合不应该是企业单纯追求经济效益,变相把产品卖给学校,也不应该是学校片面追求企业的投资,而是多方位的深度务实合作。所以产教融合校企合作需要颠覆性的改变,才能真正推动它往前走。”


闭环模式破产教融合之困

一些产业在产教融合方面走在前列,但“骨干”产业的产教融合依然存在诸多问题。教育与产业脱节,从人才发展全局来看,是因为教育培训未能形成闭环。产教融合的实施就是要打通教育与产业的命脉,使两者成为价值共同体。田克美认为,企业培训始终以服务企业战略为首要目标,高校在与企业合作的过程中,要突出关注企业的战略情怀,找到战略共鸣,预期成为战略合作伙伴。

企业培训是弘成教育业务闭环的最后一个环节。弘成教育企业培训事业部总经理张冰雷表示,弘成通过大数据开展人工智能分析,了解企业需求,反向为学校或者培训机构输出企业所需要的能力,甚至反向输出一些企业内部的资源和课程。

泰克教育的思路与弘成教育类似。泰克教育集团副总经理陈丽介绍,泰克教育从智能产业的人才能力需求出发反向设计课程和实践实训内容,以产教融合基地、产业学院和产教融合平台等方式建立从人才培养到产业输送的闭环合作,为产业的转型和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人才支撑。

祥龙公司被国务院确立为“先期重点建设培养的24家产教融合型企业”,这离不开祥龙大学“上接战略,下接绩效”的系统化人才培养方案与实践。北京祥龙大学副校长、北京市商业学校副校长黄凤文表示,祥龙大学一直秉持“学思讲、写做评、转提升”的成人学习“九字诀”,与企业紧密合作,产教深度融合形成学习共同体,助力企业的发展、绩效的达成,最终形成校企彼此支持、智慧互赢的格局。

北外在线产教融合学院主要致力于为中国职业院校对接国际先进的职业教育集团和先进的独角兽企业,推动外向型的产教融合;与此同时,为中国职业院校的学生提供一条通道,使其通过国际合作的方式实现弯道超车。北外在线产教融合学院总监李双印表示,学院是专门服务于跨境校企合作、深化产教融合的重要载体,正在探索打造从国内到国际再到国内的双元制职业教育闭环服务模式,为中国培养更多的国际化、复合型技能人才。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