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在线教育 / 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罗清红: 师生同时在线、同时在场胜于资源堆砌

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罗清红: 师生同时在线、同时在场胜于资源堆砌

作者:何曼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724

编者按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各行各业都面临着考验。在线教育行业以独特的优势,全力投入到抗“疫”战斗中。作为行业媒体,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在线学习》杂志将持续推出在线教育“大考”系列报道,报道行业的战况,凝聚抗击疫情的强大力量,探究这场“大考”带给行业发展的思考。

在线教育“大考”之专家篇


疫情时刻,教育行业和培训机构纷纷推出网课,他们都各有千秋,不一而足。有的地方组织大批教师录制课程资源,放在网上供在家学生选择观看,罗清红对此持有不同看法。他认为,教与学真实发生的关键在于适切性,即师生同时在线、同时在场一定比资源堆砌更有实效。


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罗清红

2020年有一个极为特殊的开篇。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打破了我们的安宁祥和。成都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罗清红表示,作为成都市的教育智库和质量引擎,在此特殊时期,面对线上教育,成都教科院正在积极思考如何以专业的视角,指导和引领各区市县教育局、学校、老师、学生及家长,构建起普适性的上百万学生在家“停课不停学”的新生态;正在积极谋划全市正式开学前各学段、各学科具体的教育教学指导方案,为及时填补学校教育教学和家庭监管真空,贡献专业力量。

疫情时刻,在线学习正式从“幕后”走上“台前”

          

“非疫情期间的线上教育至多算是线下教育的有益补充,因为它很难在全日制教学中‘插足’,大多选择在周末节假日进行,难以成为教育的主流;即使是‘一对一’的线上培训,往往也被异化为应试教育的提分神器。”罗清红坦言,疫情形势的严峻,是我们始料未及的,由此带给教育教学方式的转变,必将是全面的、根本性的和前所未有的。O2O是可供教育选择的一种方式。


疫情强制切断了教育的线下途径,线上网络教育也就成为当下必然也是唯一的选择。在线学习必将成为近段时期教育教学的重要途径,并发挥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疫情就是命令。罗清红表示,疫情来临,一切线下教育活动将全面转移到线上来指导和实施。“教育信息化从1.0走向2.0时代,之所以举步维艰,就是因为受常态化全程实施的节点阻碍。尤其是日常的教育教学无法常态化切入,导致信息化成为了班级的摆设、学校的面子。”


疫情期间,各式各样的在线学习将正式从幕后走上台前,一台在线教育大戏的帷幕正在徐徐拉开。


扎堆式指导、一窝蜂式推荐造成资源选择性障碍


随着教育部推出“停课不停学”的指导意见,各地闻声而动,纷纷出台了针对不同地域、不同学段的线上学习指导方案。罗清红表示,总体而言,这些方案有一定的可行性,对缓解当下人们的教育焦虑、稳定社会情绪有所帮助。他提出自己的担忧和顾虑:政出多门,各个层级扎堆儿式出台指导意见,一窝蜂式地推荐各种平台、汇聚各种在线资源,缺乏统一有序的应用指导,造成学生家长和学校的资源选择性障碍,这是当下在线教育的主要问题和矛盾。


“在线课堂存在天然的屏幕阻隔,要让屏幕两端建立强联系,需要在课程设计上下功夫。”罗清红认为,在线课堂的课程设计要遵循四个原则:一是要体现趣味性、生活化,从学生最感兴趣的话题切入。譬如春节假期家里的饮食起居,抗疫的英雄事迹,手机上的抖音刷屏等;二是问题涉及要增强反馈,体现互动性。以问题为导向,留有学生思考时间,借助系统的数据分析,准确寻找学生的问题,以此展开有逻辑的教学工作;三是教学时间宜短不宜长,要充分考虑学习场景是家庭这一客观条件,过于冗长的讲授会很快分散学生的学习精力,让学习不可继续。建议一节课老师讲授时间不超过20分钟,课间休息15分钟;四是坚持课程的丰富性,适切性。譬如,可以有早间新闻、室内课间操、艺术鉴赏、时事评论、眼保健操、心理减压等课程安排,让学生感觉一天的活动有序而充实,教师就在身边。
 

提到宅在家学习的效果,罗清红认为,学习效果与是否宅在家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有志者事竟成,可以闹中取静,静能生慧。学习效果关键取决于学习的端正的态度、完整的学习过程以及恰切的效果监测评价。”对此,他建议,教师可以布置开放性、动手操作的体验式作业,让同学以小组合作方式在线交流完成;也可布置少量书面作业,以巩固对所学知识的理解。
    

师生同时在线、同时在场比资源堆砌更加有实效


时代潮流浩浩荡荡,智慧教育是趋势和方向。教育和培训机构纷纷推出网课,他们各有千秋,不一而足。面对延期开学,有的地方组织大批教师录制课程资源,放在网上供学生选择观看。罗清红对此持有不同看法:一是因为绝大多数孩子对教育资源缺乏选择能力,存在选择性障碍;二是教与学的真实发生关键在于适切性,即师生同时在线、同时在场一定比资源堆砌更加有实效。


成都市教育局在疫情发生后,特别强调以学校班级师生教学互动为主,建立科任教师在内的班级QQ群、微信群,以及其他各类平台提供的班级群;强化直播教学、在线答疑的网络教育方式。与此同时,再辅之以分类、分节次有指导意见的课程视频推送,确保学生有序参与在线学习。


谈及在线学习需要的技术支持,罗清红表示,首先平台需要有强大的数据交换、储存与分析能力。“实践表明,目前各大平台针对教育实际需求开发的软件,良莠不齐,很难找到一个多方面与教育生态完全融合、无缝对接的教育平台。”其次,从技术层面,最需要的是教师教学数据的抓取与分析、学生学习行为数据的自动生成、区域内各平台数据的互联互通。  


在线教育机构疫情时刻表现得异常踊跃和积极,不少平台都推出了免费服务。“这体现了教育机构的社会责任担当,应该给予肯定。但他们在提供免费服务的同时,也在收集学生的各级各类数据。智能时代,数据就是资源,数据就是财富。在当下数据标准尚未建立也未执行的情况下,允许培训机构提供免费服务,未来,如何面对数据管理失控的风险?”对此,罗清红表示,培训机构应主动回应,规范行为,教育管理部门应积极作为,提前筹划,谨慎推进,让在线教育真正走上良性生态发展的健康之路。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