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松鼠Ai 1对1创始人栗浩洋:市场需求将流向线上线下双栖教育机构

松鼠Ai 1对1创始人栗浩洋:市场需求将流向线上线下双栖教育机构

作者:薛佳怡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1125

北京报道/本刊记者 薛佳怡


编者按: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各行各业都面临着考验。在线教育行业以独特的优势,全力投入到抗“疫”战斗中。作为行业媒体,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在线学习》杂志将持续推出在线教育“大考”系列报道,报道行业的战况,凝聚抗击疫情的强大力量,探究这场“大考”带给行业发展的思考。


在线教育“大考”之CEO访谈系列 

疫情对教育行业的大洗牌,可能会导致60%甚至更高比例的线下教育机构倒闭。但是,线下的需求仍在,市场需求将会流入能坚持下来且具备线上线下双栖功能的教育机构。

松鼠Ai 1对1创始人栗浩洋

疫情面前,企业肩负着社会责任:尽自己的能力,做一些慈善和爱心活动;克服自身的困难,继续把高水平的产品献给用户;以最大的努力,保证员工的工作。松鼠Ai 1对1创始人栗浩洋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提到了公司为社会责任所做的三个努力。
 

谈及在线教育的未来,栗浩洋指出,未来的教育市场一定是OMO(线上线下相融合)模式,松鼠Ai 1对1从2016年起就已开始探索这一模式。正因如此,疫情发生后公司的2000多所线下学校均顺利转到了线上,广大师生获得了高质量的教学服务。

疫情之下 第一时间线下转线上       


​记者:为响应教育部“停课不停教、不停学”号召,松鼠Ai 1对1采取了哪些行动?
栗浩洋:
疫情蔓延之后,1月22日,我们第一时间决定,将线下全部的教学资源转移到线上课堂,孩子们在家使用AI系统听老师线上授课。为了能给春节后的孩子们一个顺畅的在线学习环境和系统,除夕夜,我们的校长和同事依然坚守岗位,继续做培训和系统测试等工作。


同时,公司向湖北青少年基金会捐款300万元,并捐助了200万元的教学电脑等设备。全国2000多家合作校捐助现金500万元,购买教学设备和防护装备,合计捐助现金加物资价值1000万元。


松鼠Ai 1对1向全国捐赠价值5亿元的AI在线学习账号,供湖北省及全国学生免费领取,松鼠Ai 1对1全国2000多个线上教学点的上万名老师负责这部分线上教学的对接工作。公司常规的课程费用是5000—10000元,此次捐赠的AI在线学习账号,是班课形式,每个账号价值1000元。对于已有账号的老学员,也会赠送其他学科价值1000元的在线学习账号。 


记者:松鼠Ai 1对1以往的布局,为这次大规模行动提供了哪些条件?

栗浩洋:通过这次行动,未来的教育市场一定是OMO(线上线下相融合)的模式,而我们是业内最早打造OMO模式的教育公司之一。从2016年开始,公司就开始探索OMO,目前,我们有2600多家合作学校作为线下教学场景,线上的产品也是基于OMO模式打造的。未来,公司还会继续加大这方面的布局。 


记者:在这次行动部署中,公司遇到了哪些问题?您们是如何解决的?

栗浩洋:疫情蔓延前的十几天,我们就预计可能会出现更大的灾难,当我们关闭第一家线下学校,坚决地对线下上课说不的时候,90%的线下教育机构还在继续线下上课。
因此,开始关闭线下学校的时候,全国合作的很多校长都不理解。为此,公司召开校长电话会议,告知他们情况严峻,不能有半点疏忽,校长们才纷纷赞同关校。


针对一些地级市、县级市机构对疫情认识较弱的问题,在员工动员方面,我们花了很大精力,做了很多工作,为校长做了手册,和员工沟通,解决员工问题。当发现个别学校还在继续线下上课时,我们对相关负责人进行通告批评,有效解决了大家的认识问题。公司全国的一万多名老师,大部分都习惯了线下教课,并不了解线上如何教课,为此,我们准备了大量培训内容。


家长对线上不认可,认为孩子线上容易玩游戏,线上学习效果不如线下,针对家长的态度,我在大年初二为全国分校学生的家长做了直播讲解,帮助大家理解线上教育。


为了让学生家长接受线上学习,我们先给他们送打地基课程,很多家长开始让孩子去学习过去几年的打地基课程,慢慢熟悉线上产品操作。我们公司和全国很多教育机构相比,有自己独具的优势:线下和线上不是割裂的,而是相衔接的,我们的学生在线下线上学的都是智适应系统,衔接较顺利。


从1月20日起,公司的核心团队就开始商议疫情应对措施,并在当晚要求所有员工以一级战备状态24小时待命。1月21日,全公司几百个校长电话会议统一认识之后,次日,全国线下校区的寒假课程转至线上。在公司的动员下,所有员工都保持“备战状态”,有一些程序员在老家远程办公,随时解决技术问题。除夕那天,很多员工都忙到大半夜。
截止到目前,松鼠Ai 1对1召开直播培训会议85场,公司员工累计26万人次听取视频直播培训。同时,公司还制作了校长战备手册、员工战备手册、家长沟通手册、学生在线学习手册等。


在线教育进入5.0时代


记者:在线教育经历过“非典”考验,现在的在线教育与那时相比有哪些不同?
栗浩洋
:2003年“非典”时期,在线教育处于萌芽阶段,是在线教育的1.0时代。经过17年的发展,现在的在线教育百花齐放,进入了5.0时代。


5.0时代的在线教育有三个特点:多元化,百花齐放,形式有慕课、工具、直播、大班、小班、一对一、人工智能等;移动化,“非典”期间只能通过传统的PC端教学,现在所有的在线教育基本都可以覆盖到移动端,使用起来方便灵活;智能化,17年前都是慕课形式,属于知识的单向输出,而现在通过人工智能,可以做到个性化。 


记者:要真正发挥线上学习的优势,应该注意什么?
栗浩洋:
企业要有提供优质线上教学产品和优质教学服务的能力,这是核心。


目前,我们线上学员的注册量猛增,日活已经超出了疫情之前最高日活的峰值。随着用户量激增,教学质量和用户体验如何保证,这是在线教育公司要重点考虑的问题。所以我们认为,目前对在线公司的影响是如何在用户激增的情况下确保自己的教学服务能力和教学质量,以迎接疫情结束后客户的重新选择。


服务器因流量突然变大崩溃,主要是因为扩容和大并发准备不足。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做足了准备,按照注册用户50倍的量来进行扩容,同时提前安排用户错峰登陆,一天之内每个时间段登陆的用户数量不会有特别大的差异,这在教育领域可以做到。这段时间,虽然我们增加了300%以上的用户,但没有出现过一次服务器崩溃事故。


教育会走向智适应教育模式


记者:在您看来,此次疫情会给中国的在线教育带来哪些影响?
栗浩洋:
此次疫情对在线教育来说有三倍的加速作用。


首先,为保证学生安全,松鼠Ai 1对1在疫情蔓延的十天前就率先关闭了自己的2000多家线下培训中心。之后疫情蔓延,全国100万家培训中心被迫关闭,以前在线下学习的上亿学生,只能选择线上学习或是等待,这种心理的冲击和意识的变化是前所未有的。


其次,公立学校预计停课一个月甚至更久,正常的学习流程受到了阻断。从国家到地方教育部门到业余教育培训机构,都在为学生提供在家学习的方式和方法。所有的学生必须选择线上学习,并且体验一到两个月。疫情过后,我相信大部分学生仍旧会回到线下学习。但哪怕增加20%的学生留在线上,曾经只占教育行业7%的线上教育市场也会增加三倍左右。那些即使退回到线下的学生已经有了线上的学习经验,让他们逐步转移线上的心态也会变得更加容易。


再次,我们要防止一种现象:直播录播以及海外慕课的形式,已经被证明教育效果极差,学生学习完成率低于5%,作为应急措施是无奈之举,但绝不是长久之计。最终教育会走向智适应教育模式,为学生量身定做的个性化教育方案才是未来教育发展的方向。这已经被全球三分之二校长以及比尔盖茨基金会等机构公认。 


记者:就中国教育信息化而言,您认为应该在哪些方面加大力度?

栗浩洋:校内的教学方式、学习内容和校外的教育培训公司,在教学内容和上课方式上需要深度融合。疫情发生之前,校内归校内教,校外归校外补,分别属于不同的业态。通过这次疫情,大家全部转到线上,学生都在家通过线上学习,校内和校外需要有更深层次的融合。


校内需要把在线的教育部教学方式真正引入到传统的课堂上。疫情之前我们的信息化更多的是体现在签到系统、阅卷系统等工具类方面。通过疫情,我们真正做到了教学和内容的融合。


坚持原则 为长久做打算


记者:疫情暴发的这段时间,身为教育人,您经历了怎样的心境变化和思考过程,请谈谈个人体会。

栗浩洋:刚开始的时候,是巨大的恐慌,虽然公司线上产品很多,但面对这么多学生,我们是否做好了准备,这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原来选择线上学习的用户,是提升或补充;现在所有的用户是要完成正常的学习,两件事完全不同;在产品结构上、用户服务上需要做充分的准备,这是我恐慌的原因之一。


作为在线教育从业者,我们要不断地根据用户需求和规模调整和迭代自己的产品。第一批用户线上学习的时候,很多公司出现宕机、失误、老师不会教等问题,经过半个月的磨合和改进,现在这些问题基本都得到了解决。 


记者:近日,您对外表示,下决心做坏人,全员3.5折工资5个月,核心高管零工资,一月份统一半折,等到疫情结束收入恢复后补发。做这样的选择是基于哪些考虑?

栗浩洋:在中国,90%的线下教育公司,如果不做出类似决定,都活不过三个月。这样的决定,对我们来说很难,公司现在账面上的资金给大家发工资是足够的。但疫情结束迎来在线教育爆发期的时候,我们就没有足够资金投入研发、投入品牌传播,留足资金,是为了更好地迎接疫情后在线教育的爆发期。


我认为,到今年6月,公司在全国的学校数量会有3-10倍的大爆发。中国所有的在线教育占6000亿教育产业的7%,中国教育市场总共3万亿;中小学生课外辅导补习市场是6000亿,前十名加起来还不到10%的市场份额。教育行业还没有实现集中,一般来说都会是十大品牌占80%的市场份额。疫情对教育行业的大洗牌,可能会导致60%甚至更高比例的线下教育机构倒闭。


但是,线下的需求仍在,市场需求将会流入能坚持下来且具备线上线下双栖功能的教育机构,这对我们来说是机遇。所以,我们需要足够的现金迎接在线教育的爆发期,而不是将资金消耗在低效率的这几个月。 


记者:据您预测,此次战略调整将会对公司接下来的运营产生哪些影响?
栗浩洋
:作为创业老兵,我知道活下来并且活得好最重要。我始终坚持的一个原则是,大家可以长久放心地跟着我,账上的钱永远留够两年,这是我们的第一宗旨。如果违反了这一宗旨,就是在跟整个公司为敌,跟公司的2000多家校区以及1万多名员工为敌。所以我必须保证总部永远不会出问题。


武汉封城就是为全国人民付出,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不是3.5折工资,整个公司的生存能力就会略显薄弱,我们没有办法面对疫情结束后补偿性消费的增长。


未来的三五个月,希望大家坚定信念一起走下去。我相信公司未来有机会做到千亿级别,也一定有机会走向全球,只有相信我们这个梦想的同事,才能跟着公司一起走下去。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