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奥鹏教育工程中心副总监张辉:未来已来,让教育穿梭在技术“云”端

奥鹏教育工程中心副总监张辉:未来已来,让教育穿梭在技术“云”端

作者:何曼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1348

北京报道/本刊记者何曼


继我国现代远程教育工程启动 20 周年之后,奥鹏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也迎来了它的 20 周年。作为现代远程教育试点工程中最具体制机制创新意义的重要实践, 20 年来,奥鹏教育心系天下求学人,甘当“绿叶”,用心做好现代远程教育公共支持服务,如今,已在全国 建设了 1800 家学习中心,与300 多家院校开展了合作,签约 1600多名精英讲师,共服务各类学习者 2000 多万,形成了分布全国各地的网络化支持服务体系,建设了一支规范化、专业化的服务队伍。廿年积淀,厚积而薄发,紧跟新时代,奥鹏教育正由为普通高校开展学历补偿继续教育提供社会化的支持服务,转型为现代教育服务体系下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公共服务体系。




正如发动机之于机动车,在信息时代,技术的应用与稳定运行,是企业发展的引擎。奥鹏教育充分发挥教育技术应用的引领优势,紧跟前沿技术发展,强力推进技术与教育场景的深度融合,与华为、腾讯、阿里、平安银行等企业共建教育云。应用AI、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边缘计算等前沿技术,奥鹏教育通过智能化的服务体系,为用户提供统一教学、统一管理等一站式服务。本刊记者对话奥鹏教育工程中心副总监张辉,解密奥鹏教育各学习平台背后的技术支撑。


稳定性和可用性是奥鹏教育系统规划的重点


记者:疫情期间,“某某平台崩了”不断上热搜。巨大的应用规模和随之而来的流量压力对技术提出了要求。奥鹏教育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张辉
:面对应用规模、业务需求的快速扩张,应用如何快速上线是一个关键问题。早在2017年,奥鹏教育就规划了我们的DevOps,持续推进CI/CD的完善和迭代,目前流程化的持续开发、持续集成系统极大地提高了敏捷迭代的效率。
另一方面,奥鹏教育推行的服务化、标准化的思路从两年前的萌芽到如今的全面实施,极大地提高了系统开发效率。
面对流量压力,根据之前的应急方案,技术上IaaS层我们采用容器化、自动扩容、负载均衡等技术在硬件和网络层面确保资源负荷,在应用和系统架构层面,我们多数关键应用已经完成服务化改造。在软路由、负载均衡、流量控制、监控等一整套机制的保证下,业务系统可正常应对流量的激增和个别时段3-5倍峰值的压力,目前整体工作良好。


记者:奥鹏教育多个学习平台同时助力“停课不停学”,又是如何解决大量师生同时使用系统时的网络宽带、服务器性能,以及可能用于存储视频资源的大容量存储空间等问题的?
张辉:
系统的稳定性和可用性,一直是奥鹏教育系统规划的一个重点。在部署结构上,我们已经实现了两地(北京、深圳)三中心的拓扑结构。
一方面,奥鹏教育自身IT团队维护自有云平台,另一方面,我们积极和国际先进的大厂合作,优势互补,截至目前,已经和华为、阿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作为整个IT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阿里云、华为云共同构筑了资源层对于算力、存储和带宽能力的支持。
此外,面对近期视频教学流量大、数据陡增的情况,我们也采用了专线,通过跟多家专业视频服务提供商合作的方式,确保视频、直播课程的流畅,以及海量资源的安全存储。


记者:请您介绍下,奥鹏教育旗下多个平台都应用了哪些技术?
张辉
:奥鹏教育对技术的投入和多样性的支持是逐年增加的。在平台战略、云战略的指引下,各个事业部/平台在实施和建设过程中,我们主要从三个层面不断加强和持续迭代:
上层是各业务线应用,贴近用户/面向客户。在这层,我们充分发挥技术的多样性,支持Andriod/iOS/H5/微信小程序/PCweb/Java/VUE等技术和相关技术站,比如RN/MVC/BFF架构的引入等。
中间是业务共享层,主要面向业务、技术沉淀的公共能力,对其进行封装、标准化,提供在技术层和业务层的通用共享能力,避免重复“造轮子”。通过标准化的组件和流程,提高time-to-market的效率。
业务共享层我们主要有四个方向,一是业务中台和技术中台,主要以Java语言为基础,参考Spring技术栈,结合SpringBoot的架构体系,比如Cloud/zk/kafka/Rancher/istio/k8s等;二是数据中台,融合数据仓库、数据建模、BI,使用并深度整合一些主流技术,比如Hadoop/Flink/Redis/ES/MangoDB等;三是创新中台,结合最前沿的技术,探索并尝试与业务的结合点,比如MR/AR/NLP/ML/Python/Rasa等;四是IT&DevOps,我们整合了主流的CI/CD流程,自动化构建和测试JIRA/Conflunce/Jenkins/Docker/Logstash/git/nexus/Sonar/gitlab等一整套完整的底层能力支持框架。
目前,各层都在采用敏捷流程,配合业务发展,快速迭代。随着时间的推进,我们的系统会更加完善、更加可靠。

构建立体的差异化竞争


记者:越来越多教育机构都在运用新技术进行线上教学,奥鹏教育的技术应用是如何实现差异化竞争的?
张辉
:首先,教育是一个大行业,包含K12、职业培训、学历教育、公务员、语言培训等细分市场,每个市场的技术成熟度是不一样的。相比K12,奥鹏教育擅长的学历教育和职业教育市场还处于技术的成长期。
奥鹏教育的差异化竞争是立体的:从系统覆盖看,奥鹏教育有覆盖面最广的学历教育系统;从技术看,我们有先进的IT支持、研发系统,技术中台、业务中台、数据中台、AI总台的构建。


记者:您刚刚提到了AI,AI智能技术在教育机构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从教师端和学生端出发,AI提供了怎样的便利?
张辉:
数据、AI无处不在,后续的核心竞争力是建立在智能化之上的个性化服务。AI及相关技术在其中起着关键作用。目前,在奥鹏教育的招、教、考、服、用教育全链条上,AI都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在招生环节,智能评测可根据学生当前的画像现状,为学生推荐与其匹配的课程和成长路径;在教学环节,实时收集评估学生的行为数据,结合学习、问答等个性化数据,评估其对各知识点的掌握情况,并智能推荐相关的资料和题目,从而达到最少的投入、更高效的产出;针对老师,用户的洞察系统会分析学生对课件、直播等资料的行为数据进行学情分析,更好地指导老师改进教学内容,聚焦学生的疑难点及时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教学;在教务和管理方面,OCR智能识别技术、基于NLP的学习能力、图知识库等,也为考试人脸识别、论文查重、智能客服多轮问答等场景提供了技术支撑。


记者:还有哪些新技术可以在线上教学中发挥突出作用?
张辉
:奥鹏教育一直在技术推进教育效能上进行持续的探索和尝试,我们在服务治理、持续集成、持续发布、数据智能化、5G、区块链、AI、MR/VR等领域的探索,在技术支撑业务的过程中逐渐发挥作用。
坦率地说,首先所谓的新技术是凤毛麟角的,其次新技术跟业务的结合就更难了。个人比较倾向于奥鹏教育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把现有的技术用好,对业务的支撑起到关键作用。比如,疫情期间,教育的线上化需求陡增。首先,这些年奥鹏教育积累的服务治理能力、云平台的弹性扩容、自动规划能力,从结构上支持我们的系统能够随着业务量弹性扩容,资源能效最大化;其次,奥鹏教育的数据能力和基于大数据的分析能力,能够更好地给我们的合作伙伴、院校提供最新的数据支持和趋势预测,让教学、业务发展有备而来;再次,在线上化的一个重要能力——直播授课环节,我们积极和行业最优秀的企业合作,优势互补,在疫情期间为老师、学生提供最有保障的服务。

融合区块链特色,为教育流程赋能


记者:据了解,奥鹏教育也在尝试运用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的优势是否在疫情时期的教育信息平台上得到发挥?
张辉
:区块链作为一个较成熟的技术,现在多个领域都在进行一些场景的落地和迭代。在信息时代,为解决陌生人之间的信任问题,区块链提供了一个不同于当下主流权威机构监管的模式,通过智能合约和共识机制,利用去中心化的体系(系统)解决信任问题,减少人为干预。所以,奥鹏教育也在区块链、数字存证、智能合约上有一定的探索和尝试。
毋庸置疑,区块链及其相关技术是可以为教育流程赋能的,教育的相关方,包括老师、学生、学校、机构、企业等,可以将各自的信息上链,数据联盟的建立,打通数据孤岛,从而更高效、安全地把控数据资产的流动和增值。比如,一个学生的行为数据,包括答题情况、实训数据、论文和考试数据上链,授权流通,可以智能匹配相关的企业需求,极大提高整个社会体系的运转效率,降低摩擦成本。
疫情时期,我们更多在做区块链基础能力的构建,以及一些小范围业务场景尝试,正式面向公众的产品级产品还在筹划中。


记者:相比其他技术,区块链技术开发更具成本优势吗?
张辉
:首先,这不一定或者很难说。虽然现在“热炒”区块链,但是作为一个已经出现十多年的技术,前后已经历过两次技术周期跌宕,说明市场对其优劣势还是有一定考量的。说到成本,有可能大家会把区块链和比特币挖矿等同起来,挖矿高昂算力的投入令人望而却步。区块链的理念和理论是完美的,但是在和物理世界结合时,的确有很多问题需要考虑,其一就是成本。这里应该是一个广义的成本,而不仅仅是开发一套相关系统的成本(这部分成本是可以忽略的),更主要的是保证系统正常运行,以及后期持续迭代和运行的成本,而这个总成本是和当下中心化的系统、流程总运行成本的一个比较。如果按照比特币的去中心的思路应用于实体项目中,体系运行成本是非常高昂的,不一定比中心化的好。
但是,我们也在尝试一些方案,融合区块链的特色和传统中心化的优势以及成本和可行性的考量,探索一套适合奥鹏教育未来需求的系统方案。

对用户的洞察是未来教育机构PK的重点


记者:相关分析认为,我们很大程度上是在调整“传统”课程,而不是重组教学过程。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技术将改变传统课程教学的指令?
张辉
:技术不改变教学,技术就是一个工具,以教学为核心,在不同维度提高教学的效率,改善传统教学在时间、空间、收益维度的限制。比如当下的直播课程,老师和学生分散在不同的地域,逻辑上却是一个虚拟的有效学习班级;在时间的跨度上,学生可以通过回放录播查漏补缺,学习“过去”发生的事情;随着用户数量的增长、技术的运用,教学内容资源的边际成本急剧下降。以上只是常规的技术优势,未来,我们PK的是对用户(师/生/资源/机构)的洞察,通过对于海量行为和轨迹数据的积累、分析、评价、反馈,对各主体形成增强回路,进而促成飞轮效应,系统会自动为老师反馈最佳内容、建设方式,为学生提供阻力最小的提升路线,提高系统能效。


记者:您如何看待这次疫情对教育信息化和终身学习的影响?
张辉:
此次疫情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考验,对教育信息化来说,是一次挑战,也是一个机遇。家长、学生都在面对教育信息化的问题。老师如何更好地教,孩子如何更有效地学,这也是奥鹏人每天都在面对和自问的问题。
从抗击疫情来看,国家开放大学平台、奥鹏教育各平台及其他闪电响应的大平台,发挥了其应有的能力水平和责任担当,也展现出助推教育信息化的价值空间。经此“一疫“,教育信息化将迎来一波发展高峰,在国家政策的带动以及市场需求的推动下,互联网教育企业将发挥更大价值,在线教育、终身学习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编辑:周淼)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