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在线学习研究院院长、国家开放大学原副校长严冰: 认识和把握终身学习公共服务体系发展趋势的若干维度

在线学习研究院院长、国家开放大学原副校长严冰: 认识和把握终身学习公共服务体系发展趋势的若干维度

作者:佚名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1101

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是时代对教育的呼唤。各级各类教育都应调整姿态,明确前进的方向。以推进终身学习为己任的公共服务体系更应如此。要从建成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维度重新认识公共服务体系,要适应作为生活方式的终身学习的需求变化,要从公共服务体系到“公共服务体系+”;AI将从方法与手段、管理与服务、评价与测试三个方面赋能教育创新发展,AI时代呼唤技术与教育场景的深度融合。回应时代呼唤,作为全国最大的公共服务体系,奥鹏教育启动升级战略,打造有高度、有广度、有深度的奥鹏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2.0。




任何时候都不能轻忽“审时度势”,“度势”在很多情况下可能比“审时”更重要,因此,对于公共服务体系内外部的发展环境,以及已经、正在和可能发生的各种变化,必须保持特别的敏感。基于这样的认知,今天谈谈认识和把握终身学习公共服务体系发展趋势的若干维度。




第一个维度:现代教育体系


中共中央、国务院2019年2月印发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到2035年,总体实现教育现代化,迈入教育强国行列,推动我国成为学习大国、人力资源强国和人才强国。八大发展目标首先就是“建成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现代教育体系”。这是我们认识和把握公共服务体系发展趋势的第一个维度。
我们以往所熟悉的是在现代远程教育工程实施中应运而生的现代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最初叫现代远程教育校外教学支持服务体系,主要任务是为试点高校开展继续教育,且基本上是为学历补偿继续教育提供社会化的支持服务。现在,非常有必要从建成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现代教育体系维度重新认识公共服务体系。否则就像“刻舟求剑”故事里所说的,“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与此同时,还要特别警惕所谓“思维定势”和“路径依赖”可能产生的影响。
“建成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现代教育体系”意味着中国教育必将发生极为广泛而深刻的变革。我以为至少有两个关键:一是结构性的调整,二是价值观的变化。我曾经多次援引国外学者的话说,建立终身学习体系不是在现行教育制度顶部“加上”成人和继续教育,而是国家整个教育制度发展途径根本性的结构调整。更重要的是教育价值观或者教育价值取向的变化。现代中国教育存在很多问题,都和我们的教育价值观和教育价值取向有关系。 
相对于别的学校教育领域,继续教育、职业教育、开放远程教育以及社区教育等领域有可能在许多方面率先进行创新探索,并有所突破,这正是公共服务体系的“主战场”。公共服务体系的价值和定位、功能和作用、发展环境等,都将出现全方位和深层次的变化。现代教育服务业及公共服务体系将在相当程度上影响未来教育的发展模式和基本格局,甚至可能成为学习型社会建设的重要支撑。
这个维度上可以得出几个初步判断,第一,公共服务体系是现代教育体系建设的重要课题。它的探索与发展,对于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现代教育体系的建设与发展,可能产生多方面的直接和间接的影响。
第二,教育价值链和生态圈的重构不可避免。教育体系的组织结构,包括未来学校的形态将长期处于动态变化中,公共服务体系必须在新的教育价值链和生态圈中重新定位,创新探索。
第三,教育体制改革首要目标是构建政府、学校、社会之间的新型关系,可以预见,公共服务体系长期以来和办学主体学校的所谓“依附”关系将会逐步发生变化,其独立性和主体性将逐步增强。
第四,现代教育体系建设是一个持续推进和深化改革的过程,国外学者所说的“各教育体系对于变化几乎是与生俱来的抗拒”将长期存在,这就意味着制约公共服务体系生存和发展的那些较深层次的问题与矛盾不可能迎刃而解,要有打持久战和攻坚战的准备,要有直面各种挫折与失败的准备。

第二个维度:信息技术应用


信息技术对教育的革命性影响受到越来越广泛的关注。“互联网+”为社会服务新产品、新产业和新业态提供新的可能性以及这些新可能性的实现路径,是认识和把握终身学习公共服务体系发展趋势的又一个重要维度。七部委2019年12月印发的《关于促进“互联网+社会服务”发展的意见》,更加明确地提出要“促进社会服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多元化、协同化,更好惠及人民群众,助力新动能成长”,包括以数字化转型扩大社会服务资源供给、以网络化融合实现社会服务均衡普惠、以智能化创新提高社会服务供给质量、以多元化供给激发社会服务市场活力、以协同化举措优化社会服务发展环境,这些都是公共服务体系必须进行创新探索的课题。是否还可以断言,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互联网+教育”的许多关键目标,将通过教育服务业包括公共服务体系实现。
《学会生存》中有这么一段话:“只有当教育技术真正统一到整个教育体系中去的时候,只有当教育技术促使我们重新考虑和革新这个教育体系的时候,教育技术才具有价值。”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信息技术的价值和作用,只有在教育体系发生足够的变化后,才可能充分显现出来。同时,信息技术的发展及其应用,又能强有力地推动教育变革,有效促使教育体系逐步发生变化。公共服务体系对于“教育技术促使我们重新考虑和革新这个教育体系”,应该也能提供很多新的想象空间和探索空间。不能否认,公共服务体系也可能成为阻碍我们重新考虑和革新这个教育体系的力量。
当前,有必要特别关注人机协同、跨界融合、共创分享的AI时代的来临。人工智能在全民终身学习领域的应用,无疑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但是技术迷思和概念炒作等问题在AI时代的公共服务体系发展进程中,我们要保持高度警惕。
现代教育服务业及公共服务体系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是作为终身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形成与互联网时代的学习文化相匹配的技术文化。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价值和作用自然是多方面的。但什么时候都必须首先聚焦学习,教育信息化的终极目标是适应社会成员越来越多样化、个性化的终身学习需求,帮助学习者达成或者说实现有质量、有效率、有价值的学习,包括正规学习、非正规学习、非正式学习。不管变出多少新花样,公共服务体系必须始终“咬定”学习不放松。

第三个维度:市场运行逻辑


当初启动现代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建设试点有个明确的指导思想,即政府引导、市场运作。公共服务体系发展进程中出现的许多问题和矛盾,可能都和市场运作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但也正是因为坚持了这样的指导思想,公共服务体系才被认为可能是现代远程教育工程在体制机制层面取得的最具突破性的进展。几年前我写过一篇短文《市场逻辑》,文中说到,无论基于何种立场和见解,或何种关切和诉求,市场逻辑恐怕都是远程教育发展中难以回避的探索和研究课题。或者还可以说,远程教育发展中出现的不少问题,都可能与轻忽其中的市场逻辑有关。现在可能仍有必要进一步为公共服务体系的市场运作“脱敏”,并更加“理直气壮”地将市场逻辑作为认识和把握公共服务体系发展趋势的维度。
教育服务业走向开放是个趋势,需要政府的支持和引导,更重要的是培育要素市场,依靠市场力量发展,以多样化的教育服务来满足多样化的学习需求。刚才提到的七部委《意见》中就特别指出,“针对社会服务公益属性强、市场回报低、质量难评估、隐性门槛高等特点,着力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探索市场主导、政府引导的多元化供给机制,促进多领域跨界融合发展,提升市场主体盈利能力和空间,有效激发社会服务市场活力……放宽市场准入,引导各类要素有序进入社会服务市场。深化‘放管服’改革,鼓励各类市场主体依法平等参与‘互联网+社会服务’供给……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建设。”这些意见对于公共服务体系的探索发展,很有针对性。
以往谈及远程教育发展动力问题时有种说法叫“双轮驱动”,即需求驱动和技术驱动,后来我增加了个资本驱动。认识和把握公共服务体系发展趋势,不能不关注资本在其中纵横捭阖所产生的复杂效应。我国经济学家张维迎在《市场的逻辑》一书中指出,市场的基本逻辑是:如果一个人想得到幸福,他(她)首先必须使别人幸福。市场的这一逻辑把个人对财富和幸福的追求转化为创造社会财富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这几年流行一种说法叫“受人尊敬的企业”,不少企业将它作为自己的发展愿景。由于教育服务企业注定具有的特殊性,我希望公共服务体系的企业都能真正成为“受人尊敬的企业”。 

第四个维度:行业发展规律


2007年3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后,我就特别关注现代教育服务业作为行业的生存和发展问题。《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第七专题“现代服务业”明确提出,“网络教育作为现代服务体系中的五大应用之一,把发展以信息技术为支撑的现代教育服务业作为重点目标。”《关于加快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在总体要求中提出“坚持市场化、产业化、社会化的方向,促进服务业拓宽领域、增强功能、优化结构”,同时在“加快推进服务领域改革”部分指出,“明确教育、文化、广播电视、社会保障、医疗卫生、体育等社会事业的公共服务职能和公益性质,对能够实行市场经营的服务, 要动员社会力量增加市场供给。”在现代教育服务业发展进程中认识和把握公共服务体系的发展趋势,现在看来应该是个非常重要的维度。
我国现行的国民经济行业国家标准将行业分为97个大类,第83个大类是教育,教育大类又包括6个中类——学前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特殊教育,最后是技能培训、教育辅助及其他教育。通常理解的教育服务业包括公共服务体系似乎很难归类,勉强可以归入其中的“教育辅助服务”小类。随着建设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现代教育体系的推进,这种情况应该会逐步改变。公共服务体系作为新兴行业的形成和发展是个趋势,必须更多地从行业角度和立场,而不仅仅是习惯性地只从某个规划、某种政策、某项工程、某个项目甚至某个企业的角度和立场考虑问题。公共服务体系作为一个行业,总体而言可能还处于幼稚期,或者说处于幼稚期和成长期之间,有许多问题需要探索和研究。 
现代教育服务业的行业特点决定了公共服务体系必须成为协同创新的平台。公共服务体系应该特别重视发挥和协调“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的作用,善于利用市场化手段或者通过市场化路径搭建协同创新平台,通过突破创新主体间的壁垒,有效汇聚创新资源和要素,充分释放彼此间人才、资本、信息、技术等创新要素活力而实现深度合作。 

第五个维度:社会生活方式


自从尼葛洛庞帝那本《数字化生存》被译介到中国以后,人们比较多地讨论信息技术已经并将如何深刻地改变社会生活方式,讨论如何创造更好的数字化生活。的确,信息技术已经深度融入人们的生活方式,包括形成了新的学习方式。应用信息技术进行学习的能力,看来必将成为一种基本生活能力。本来可以在信息技术应用的维度讨论这个问题,但我以为社会生活方式的变迁并不只是信息技术发展的结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新时代,社会生活方式必然发生全方位和深层次的变化。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教育领域突出表现为人民群众接受高质量教育的需求与优质教育资源严重短缺且发展不平衡之间的矛盾,这对人们的生活方式包括学习方式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终身学习特别强调学习与生活的有机结合,学习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学习活动贯穿人的整个职业生涯和生命历程。公共服务体系怎样才能适应作为生活方式的终身学习的需求变化,包括人们对于各种社会化教育服务的需求变化?这里说的不只是被动地满足需求,更应该主动地研究和发现需求,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引领需求。
当公共服务体系真正融入社会生活方式时,会有怎样的发展动能和发展前景?公共服务体系对于构建互联网时代、对于构建AI时代的学习文化,有没有可能做出独特的甚至难以替代的贡献?这可能要求公共服务体系在探索发展进程中有更多的文化自觉。


(以上精彩观点根据“2019终身学习公共服务体系高峰论坛”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编辑:周淼)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