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LinkedIn(领英)中国公共事务总经理王延平:海量数据绘制经济图谱

LinkedIn(领英)中国公共事务总经理王延平:海量数据绘制经济图谱

作者: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843

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是时代对教育的呼唤。各级各类教育都应调整姿态,明确前进的方向。以推进终身学习为己任的公共服务体系更应如此。要从建成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维度重新认识公共服务体系,要适应作为生活方式的终身学习的需求变化,要从公共服务体系到“公共服务体系+”;AI将从方法与手段、管理与服务、评价与测试三个方面赋能教育创新发展,AI时代呼唤技术与教育场景的深度融合。回应时代呼唤,作为全国最大的公共服务体系,奥鹏教育启动升级战略,打造有高度、有广度、有深度的奥鹏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2.0。




不知在座的各位是否知道领英Linkedln,它是为数不多的能够在中国使用的全球性的职场社交平台。我们的使命是连接全球的职场人士,让他们事半功倍、发挥所长。我们的愿景是为全球30亿职场工作者创造经济机会,进而创建全球首个经济图谱。这个图谱已经成型,是世界第一张此类型的图谱。领英平台现有6.6亿来自全球的实名制用户,其中,4800万是中国用户。他们在平台上公开职业信息、公司信息、技能、教育背景等,目的是宣传自己,进而找到更好的工作。


这些数据用传统工具是无法精准获取的,无论是人才档案体系,还是社会公开统计。我把平台数据比喻为人才区块链,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它是去中心化的,是连接的,且不可篡改。在领英平台上,人与人之间是能够相互背书的,且这样的背书非常有说服力。



经济图谱在中国


借助这些数据,我们做了一些研究,包括雇佣率、人才迁徙、区域研究、技能鸿沟、性别差异等。 


雇佣率——更新工作单位并开启新工作的用户比例:根据一段时间内一定区域换工作人的占比,我们就能知道这段时间职场人群的活跃度如何、经济是否景气,甚至可以详细到某个行业。对于企业的HR或猎头来说,这是他们的业务,对于个人来说,能够以此为依据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决定换工作的时间和接受再教育的时间,甚至有可能以此为根据决定跟老板谈离职的时间。


我们还做了一些更详细的研究,去年1月,由于美国政府停摆造成6%左右的联邦雇员离职,一些企业专门定点去招收这些员工。


技能图谱——技能成为劳动力市场的全新货币:2019年7月,领英在大连世界经济论坛发布《新经济中的数字科学: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人才竞争》报告,首次提出技能图谱。技能可以更迅速、更灵敏地反应劳动力市场需求和供给的细微差别。AI时代,无论是高等教育还是职业教育,最终培养的是学生的技能,技能是职场上的全新货币。


对于某一技能,市场供需之间存在差异,我们称之为技能鸿沟,技能鸿沟是用来衡量劳动力市场中技能的供需情况。鸿沟如果很大,会对宏观经济的发展、对产业的发展产生影响,甚至可能造成技能人才的流失,流向更好的地方。


2019年,领英和北京大学合作研究毕业生的现状,呈现科技领域的北大毕业生所具备的十大技能,和非科技领域的北大毕业生所具备的十大技能。这有什么意义?互联网人常说产品要看用户体验,学生也要看上学体验。老师所授课程对学生技能货币的形成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哪些课程需要改进?数字经济时代,产业和经济发展非常快,基本所有的产业都在转型、都在“互联网+”、都在跨界,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一学生所学的课本知识,可能在四年之后的职场应用已经改变,高校如何应对?这些都是需要研究的课题。接下来,领英会聚焦中国排名前十的大学,做高校毕业生就业现状与趋势洞察。


性别差异——女性在经济平等中扮演的角色和参与度:领英与世界经济论坛合作,参与每年的性别平等报告。2018年研究发现,女性在AI技能方面显著落后于男性,男女比例是3∶1。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无论是做AI研究,还是写代码,女性或多或少都会受到性别的影响。进入AI时代,我们应当努力促进就业市场的性别平等。 


劳动力迁徙——中国人才迁徙洞察:2018年,领英与国家外国专家局合作,以中国北京为例,研究北京市的流入人才主要来自哪里。我们发现主要来源于美国、英国和中国香港地区。这是一项非常宏观的研究。如果我们更仔细地看,也会看国内一些城市的人才流动。近几年,数字人才从北京向深圳和杭州流动的态势非常清晰,其中,杭州的吸引力略胜于深圳。 


除上述研究外,领英还会研究很多区域内的人才流动,比如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地区等。我们统计了数字人才在长三角主要城市十大行业的集中度,发现长三角地区ICT和制造业数字化程度最高。不同城市的优势产业也有所不同,且不同城市数字人才的分布领域各有特色。我们在做城市规划和经济建设时,怎么样去适应这个城市的人才特色?譬如想在一个城市发展制造业,但当我们发现该城市不具备发展制造业的人才条件时,是不是应该调整相应的战略?


 以上是领英已经在中国做的研究,发布了一系列报告,如《中国数字人才现状与趋势研究报告》《粤港澳湾区数字经济与人才发展研究报告》《行业数字化转型报告》《创新城市和城市群发展报告》等。我们的研究不仅仅局限于4800万中国用户的数据,还会与海外的6亿用户数据做对比,看全球的变化。 


大数据对未来就业市场的三大影响


大数据会对未来就业市场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未来将出现新的职位和工作,岗位会发生很大变化,当前的很多工作都将消失,一些岗位标签可能会改变。几个月前我参加活动时见到新加坡政府的朋友,他在做终身教育和公共教育工作,名片写的是“首席未来家”,已经有这类新职位了。技术的发展推动了职位的更新与迭代。 


其次,未来或许会产生“技能鸿沟”,我们要加强应对。且“技能鸿沟”并非只有一种,劳动力市场中可能存在多种“技能鸿沟”。 


再次,进入AI时代,我们应当努力促进就业市场的性别平等。根据《2018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在人工智能技能方面,女性从业者人数增长,但差距并未缩小。



(以上精彩观点根据“2019终身学习公共服务体系高峰论坛”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编辑:周淼)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