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国家开放大学学习资源部(数字图书馆)部长程罡:打造全体系全网开放教育的新载体

国家开放大学学习资源部(数字图书馆)部长程罡:打造全体系全网开放教育的新载体

作者:何曼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125

开放教育要坚持以经济社会发展和产业升级需求与学习者个体需要为导向,着力加强专业、课程、资源和教学团队建设,夯实教育供给侧。国家开放大学学习资源部(数字图书馆)部长程罡表示,共同打造一个面向终身教育的开放型学习资源库,是国开对于未来学习资源“提质扩容”的整体愿景。


文/《在线学习》杂志撰稿人  何曼


5月21日,“两会”时间开启。“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再次成为“两会”的热点关键词之一。作为我国远程高等学历教育的主力军和“国家队”, 国家开放大学提出实施学历教育“创优提质”战略,并一直高度重视学习资源的质量。国家开放大学学习资源部(数字图书馆)部长程罡与本刊对话时表示,学习资源部“创优提质”工作主要从三方面展开:一是优化制度规范,引入竞争机制;二是从自建自用为主发展为强调对全球优质资源识别和整合基础上的优化建设;三是重构资源质量评估体系和激励机制,以应用促进资源建设质量提升。



国家开放大学学习资源部(数字图书馆)部长程罡


全体系共享数字资源  助推全网教学


在线学习:请您首先介绍一下目前国开在资源储备和应用方面取得了哪些成绩。


程罡:前端数据统计显示,在全国的高等教育机构中,国家开放大学在学习资源建设特别是数字化学习建设方面有比较独特的优势,无论是在量上,还是在资源的多样化上,都比较突出。


在数字化学习资源方面,我们已经建成738门网络课程、80门通识课程、372门精品课程、120门三农课程和特色课程,数字教材2197种。共建成255个国家数字化学习资源分中心,入库学历教育及非学历教育课程6.7万余门,各类媒体资源数量超过37.1万条,资源容量达到60.5TB,其中,五分钟课程3.7万余门,免费向社会开放。数字图书馆拥有超星、中国知网、万方、EBSCO等20多个主流中外文数据库,聚合了240多万种电子图书、350多万种图书信息、8000多万篇学术论文、3000多种电子期刊等大型数字文献资源,支持全体系师生随时查阅,年下载量和阅读量超过5735万次。


近几年,在全网教学、基于手机客户端和新媒体的应用方面,国开也取得了一些新的进展。一是已经基本实现所有学历教育专业必修课程的全网络学习,并且通过2019年的整体技术改造,使所有必修课程的网络课程都能够支持手机浏览和学习;二是建设了大量的五分钟课程(微课程)。这些5–15分钟的短视频课和原来50分钟一学时的录像课相比,结构更为紧凑,形式更加生动,符合移动互联网学习和传播的特点,因此受到学习者的普遍欢迎。


除学历教育外,我们近期也做了一些尝试。比如通过学习强国等一些主流平台推送数字资源,这些资源在学习强国取得了较好的用户反馈,经常被推荐到首页,许多课程的点赞量高达3万甚至5万。2019年年底,学习强国开通了国家开放大学慕课专区,国开成为继北大和清华等知名高校之后,第七个开通慕课专区的高校。


此外,我们也积极地向其他学校和机构输送优质的学习资源,包括地方开放大学(广播电视大学)、职业院校,以及一些比较知名的企业和政府单位。比如国家开放大学用做“大片”的精神做思政课,专家水平高,课程内容丰富、制作精良,广受欢迎,已经免费共享给35所学校。许多职业技能、文化艺术素养类课程也颇受企事业单位职工的欢迎。学习资源对外的应用推广,给学校带来良好的社会口碑,提高学校知名度。比如疫情期间,国开在国内高校中率先开放一大批资源,通过多种渠道和平台提供给不同类型的机构和学习者,帮助很多用户解决了“燃眉之急”,收到了不少用户寄来的感谢信,收获了很好的社会效益。


值得一提的是,在资源走出去的过程中,我们能更清晰地看到哪些资源和课程更适合社会学习者的学习习惯和学习需求。通过这种市场化的机制,有效地筛选和甄别出更加符合社会学习者需求的课程和资源,再根据市场反馈调整校内学习资源的建设方式和配套的激励机制,这对于提升学历教育主阵地的学习资源质量会有很大帮助。


在线学习:您认为,数字图书馆在国家开放大学服务办学体系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程罡:数字图书馆是国家开放大学资源版图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开学生大部分的学习时间可能并不发生在实体校园内,如果学校没有一套完整的数字化图书馆资源体系和服务体系,学生很难获取到所需的期刊、图书等文献资料。图书资料是高校办学很重要的一个基础条件,且数字图书馆在国开整个办学体系里也比较好地发挥了规模效益。我们通过国开总部统一采购主流的资源库,并将其共享给全国400多万师生,产生了很好的规模效益。未来,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在科研、教师发展方面的工作。


重视规范制度  重构激励机制


在线学习:在大环境与大战略下,国开的学习资源从哪些方面进行了“创优提质”?有哪些亮点?

程罡:
“创优提质”工作主要从三方面展开。第一,优化制度规范,引入竞争机制。近期,国家出台了很多和教材建设、课程思政相关的文件,我们正在紧锣密鼓地抓紧落实,例如制定出台《国家开放大学教材管理办法》,针对教材管理、规划、编写、出版、选用、发行和使用等一系列环节提出更加明确和刚性的要求;修订相关学习资源的验收标准,明确将课程思政要素纳入评价指标体系。过去一段时间,由于国开总部、分部两级统筹带来的一些特殊性,导致总部对分部负责的选修课程学习资源的关注程度和质量监控程度有所欠缺。我们正在研究制定的政策,将把必修课和选修课放在一个维度和一个质量标准上来提要求、做评估,将学习资源的质量监控和竞争创优机制变成一种常规手段,优选精品课程资源在整个办学体系推广,淘汰落后的、不符合学校质量标准的课程资源。


第二,从自建自用为主向在对全球优质资源识别和整合基础上的优化建设过渡。这一思路跟做科研是有共通性的,比如写一篇论文,要先做一次比较详尽的文献综述,了解学术前沿进展,再考虑如何在此基础上作进一步研究。当前,我们已经从学习资源匮乏的时代步入了学习资源爆发式增长的时代,因此,我们的学习资源建设应该在充分了解和吸收社会优质资源的基础上,通过优选、汇聚、引进、共享、改造等方式,低成本、高效率地配置资源,然后再有针对性地建设有缺口、有特色、有市场的自有版权学习资源。这种新理念和新模式有助于学校学习资源的快速更新和迭代,自建资源在质量上也要经受横向的比较和考验。


第三,重构资源质量评估体系和激励机制,以应用促进资源建设质量的提升。时代变化赋予学习者学习需求多样化、个性化的特点,目前,仅仅专家验收而缺少学生的学习体验,很难评价学习资源的综合质量。因此,需要建立一种以应用为导向的学习资源质量评估体系和激励机制,也就是说要在专家验收合格后,更多地依据用户端的应用情况来评估资源的质量,并对优质资源的建设方给予合理的激励。


面向终身教育  打造学习资源库


在线学习:国开在提升全球化教学资源识别和应用能力、学习资源“提质扩容”等方面有哪些规划?


程罡:提升全球教学资源的识别和应用能力是国家开放大学第一次党代会提出的一个明确任务,对我们来说也是比较大的挑战。首先,我们会积极配合学校国际化的整体战略,让自有资源走出去,也将好的资源引进来。近期,学校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驻华代表处签订了一个战略合作的备忘录,学习资源部会依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国家开放大学体系,将课程学习资源进行国际化的整合和应用。


第二,进一步坚持和发扬名师战略,聘请国内顶尖的专家和优质的师资为国家开放大学的400多万学生讲授课程。例如学校和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建立了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聘请院士、专家就科学前沿、科技进展、工程制造等方面开设专题讲座。邀请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权威专家录制了《开学前第一课》,为学校、家长、学生复学准备提供科学的指导。针对国家关于高校课程思政的新要求,学校邀请多名高校课程思政研究的专家学者通过线上直播方式介绍最新研究与实践成果,25000余人次观看了直播。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学校立刻邀请参与民法典编写的专家做线上直播讲座,全面讲解民法典中新的法律条款以及给人们工作、生活方方面面带来的变化。优秀的专家资源始终是学习资源质量提升的重要保障。


第三,在全球教学资源的识别和应用方面,数字图书馆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因为在下一代的智慧型数字图书馆设计中,大数据分析、大规模资源整合以及人工智能推送等技术将极大地提升用户使用数字图书馆的体验。智慧型数图将帮助教师及时、轻松地获取全球最新的优质资源,从教师人工去遴选学习资源发展到由机器提供辅助决策,在“提质扩容”方面用AI赋能教师团队,提高效率、提升效果。


最后,我们将加快扩展学习资源合作伙伴的范围和合作模式。我们愿意将国开的优质学习资源通过合作伙伴推广到更大范围,也愿意为合作伙伴的优质学习资源提供对接用户的渠道,以产生更大的价值。我们欢迎愿意平等、协作、共享、共创、共建学习资源的各种社会机构,共同打造一个面向终身教育的学习资源库。这是我们对于未来学习资源“提质扩容”的整体愿景。


在线学习:请您介绍一下建设具有开放大学特色、专业特色和区域特色数字图书馆的发展之路。


程罡:国家开放大学自2012年起正式面向办学体系内的所有学生和教职工开放数字图书馆的资源和服务。目前,已建设成为具有开放大学特点、学科专业和区域特色相结合的文献资源体系,内容涵盖现有学历教育专业涉及的所有学科大类。实现了数字图书馆与国家开放大学学习网及办公平台的联合认证,并借助数字图书馆开放平台等信息系统,为学校办学体系内的学生及教职工提供“时时、处处、人人”的数字图书馆服务,并多次获得全国图书馆界的奖项。


未来,我们要在加强数字图书馆的办学体系协作、优质资源共享、智能化等方面下功夫,将其建设成一个开放型的智慧数字图书馆。这里的“开放”,一是服务对象是开放的,国家开放大学的在校生、非学历教育学生、已毕业的校友,都是我们的服务对象,预计用户规模会达到数以千万计;二是整个新一代数字图书馆的技术架构是开放的,即在底层数据标准化互通的基础上,开放上层应用程序,各个参与方都能在这个开放架构上开发新的功能,灵活地配置功能和服务;三是整个服务体系是开放的,即把整个办学体系的图书馆人员调动起来,将其能力放大到全国、服务于全国,形成一个完整的服务体系和专业化分工链条。


关于新一代数图的设计和开发,目前进展顺利,已经设计完成《国家开放大学智慧图书馆建设方案》,正在研制国家开放大学“总馆+分馆+专业馆”协同工作机制,由总部数字图书馆、分部数字图书馆和专业数字图书馆组成的,覆盖整个国家开放大学办学体系的数字文献保障和信息服务体系。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
企业大学联席会
扫一扫,关注
企业大学联席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