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现场直击丨在打通终身教育“最后一公里”中错位发展

现场直击丨在打通终身教育“最后一公里”中错位发展

作者:张冠华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741

文/《在线学习》撰稿人 张冠华

嘉宾们普遍认为,开放大学在发展理念、发展模式、评价体系和治理体系等方面都需要调整;要全面提升开放教育的影响力和竞争力,在办学定位和办学水平上,体现错位发展,形成特色,为数字化进程中的终身学习助力,推动终身学习、在线教育的高质量发展。

10月15日上午,2021(第二十届)中国国际远程教育大会平行高峰论坛之“开放大学新定位与新角色高峰论坛”在京举行。国家开放大学副校长李松、日本放送大学校长岩永雅也(Masaya Iwanaga)、印度尼西亚特布卡大学(印尼开放大学)校长奥杰特•达罗哈特(Ojat Darojat)作主题报告,9位地方开放大学的党委书记校长围绕开放大学发展中的新定位与新角色主题进行高端对话,来自全国各地的开放大学体系的校领导、行业专家和开放教育从业者百余人就此进行了深入探讨。论坛由国家开放大学学习资源部(数字图书馆)部长、馆长程罡主持。

现场直击丨在打通终身教育“最后一公里”中错位发展

开放大学新定位与新角色高峰论坛现场

当前,在构建高质量教育体系和开放大学体系转型发展背景下,开放教育面临着新的机遇与挑战。同时,放眼全球,后疫情时代的各国开放大学也面临着新的挑战与危机,并纷纷加速转型升级,拓展了新的发展空间。

新时代新形势下,开放大学应如何定位?如何转变角色?针对这个开放教育的“时代之问”,在开放大学新定位与新角色高峰论坛上,国内外嘉宾分享了精彩观点,引发了与会者的思考。

凝练特色 突出应用性职业能力培养

开放大学的特征之一是培养“应用型人才”。这类人才处于社会劳动链的终端,是社会财富的直接创造者。国家开放大学副校长李松将开放大学的特征概括为四点:以社会需求为导向、应用型、实用型和岗位基层型。

“转型中的开放教育,需要调整人才培养目标。”李松指出,长期以来,开放教育一直扮演着学历补偿的角色,以学科体系为中心,对于应用性职业能力培养重视不够,存在教学与实践脱节的问题,难以适应职场要求和学习者个人能力提升的需求。他认为,开放教育要根据经济发展方式转型、产业结构转型和区域经济发展需要,以及学习者的实际情况,准确科学地定位人才培养目标,明确发展方向和发展战略,克服与普通高校、高职院校同质化的倾向。在自己的人才培养领域,在人才培养过程中,凝练特色。

毋庸讳言,开放教育办学体系中,部分单位仍存在办学定位不清晰、主体责任缺失、办学商业化思想严重、对于校外学习中心监管不力等一系列问题。对此,李松提出,开放教育在人才培养中必须牢牢抓住专业课程、教师、学习中心和科学研究等4个关键点,打造开放教育的“金课”,建设多元化的教师队伍,重视校外学习中心的建设,并“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进行务实而深入的研究。

直面问题 开放融合促发展

2020年8月,教育部印发《国家开放大学综合改革方案》,标志着广播电视大学转型升级和开放大学建设进入新阶段,拉开了国家开放大学高质量发展的序幕。《方案》实施一年来,39所省级广播电视大学更名完毕,各项改革已经迈上了快车道。

河南开放大学党委书记、校长赵继红介绍了河南开大推进办学体系整体转型发展的措施。一是明确办学定位。由注重学历继续教育向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并重转变。二是明晰办学体系。针对开大体系存在的分化、弱化等问题,要求基层开大实现“三独立”——独立法人资格、独立核算、独立办学场所。三是多措并举,加强质量建设。

针对开大体系存在的重教学轻学科、重理论轻实践等问题,内蒙古开放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赛音德力根提出,要以强势学科支撑开放大学多元化发展之路,要加强应用型高端人才培养和师资队伍建设。

广州开放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熊军用一系列数字说明了学校转型发展的工作思路和成果:目前,广州开大已经与广东的26000多家企业工会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与广州11个区合作共建“羊城村官上大学”工程教育服务体系,累计惠及1万余名农村基层干部;中小学教师培训项目近3年年培训量超过130万人次,服务地区占全国1/3强。

夯实根基 打通“最后一公里”

作为开放大学体系的根基,县(区)级电大长期以来存在办学基础薄弱、水平参差不齐的现象。河北开放大学对症下药,启动实施“星级创建”工作。据河北开大党委副书记、校长段润保介绍,“星级创建”是按照县级开放大学星级评价指标体系,对所属的145所县(区)级电大从办学场地、教学设施、师资配备等多个方面进行评价。

开放教育体系的终端是学习中心。“高质量的开放教育必须有高质量的学习中心作为保障”,据成都开放大学校长谢育新介绍,成都开大多措并举,推进学习中心标准化建设、强化学习中心管理、加强教学支持服务,包括建立学习中心负责人述职制度、提高新建学习中心的门槛、组织开展由分部老师到学习中心开展示范性面授教学等,加强学习中心建设,夯实了开放教育的终端。

“终身教育‘最后一公里’的落地问题仍然有待破解,地方开放大学可以在这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宁波开放大学党委书记黎群从微观角度阐述了终身教育落地实施的实践经验。宁波开大与宁波市公安局合作组建宁波辅警学院,与宁波市司法局、江北区政府联合共建宁波调解学院,为服务当地终身教育的需求做出了贡献。

错位发展 学历非学历并重

“实现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并重发展”是《方案》的明确要求。各地方开放大学紧密结合地方需求,错位发展,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工作路径。

近期,浙江省被国家列为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浙江开放大学校长张建国表示,浙江开大在助力示范区建设方面的举措有:加强“一网(浙江学习网)一图(终身学习图谱)一码(浙学码)一指数(县级学习型城市发展评价指数报告)”建设;建设未来社区,创设“学有所教、老有所养”等多跨度应用场景;实施“数字化改革赋能”等3项工程。

武汉开放大学涉足非学历教育较早,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据武汉开大校长刘前信介绍,学校2009年便加挂了社区教育学院牌子;发挥学校优势开展技能培训,每年收入几百万元;建设和运维武汉市民终身学习网等平台。

青岛开放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孙明明分享了发展心得:采取“学历教育+职业技能提升+社会培训”新模式,与青岛100多家企业合作建立企业学院,实施“百千万”人才培养提升工程;建立老年大学市场化运作新机制,探索“康养学游”一体化融合发展新模式。

面对疫情 全球携手寻求最佳解决方案

2020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教育产生了重大影响,世界各地的大中小学校几乎在一夜之间都转至线上教学。那么,以信息技术应用为优势的开放大学在这场危机当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今天的开放大学该如何转型与定位?日本放送大学校长岩永雅也、印度尼西亚特布卡大学(印尼开放大学)校长奥杰特•达罗哈特围绕“后疫情时代新常态下开放大学的定位与角色”主题以视频形式作报告。

“日本放送大学的教育体系不仅在疫情期间,在后疫情时代也具有很大优势”。岩永雅也表示,2020年,疫情对日本整个教育体系产生了巨大影响,日本放送大学的大多数面授课程和考试也都改为在线方式完成,但有一个可喜的变化是年轻学生人数在增多。他认为,考虑到日本劳动力供需不平衡和成年人接受职后正式教育的比例不高等现状,日本放送大学的教育体系在疫情期间几乎突破了日本成年人教育的瓶颈,这一教育体系可以使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可以承受的费用接受高质量、最新的教育与培训,同时确保安全。

奥杰特•达罗哈特表示,疫情期间,印尼开放大学采取多项措施尽力支持印尼政府确保教育的连续性,如:优化面向学生的同步学习支持服务项目、建立印尼网络教育学院课程库、开展“在家考试”服务等。他认为,可以从疫情期间的教学中汲取部分经验教训。一是科技可以为教育提供支持,但不可能完全取代教师的工作。二是在线学生评估值得关注。“对于所有开放大学来说,疫情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我们有义务携起手来,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案。”

新时代,新征程,新使命,开放大学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向着服务全民终身学习教育体系的重要力量和技能社会的有力支撑、向着办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开放大学而奋力拼搏。正如李松在报告结束时引用的习近平总书记的话:“道阻且长,行则将至;行而不辍,未来可期”。

来源:《在线学习》杂志2021年11月刊(总第76期)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