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贯彻落实之教育行政部门丨抓管理促规范 强监管夯责任——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在行动

贯彻落实之教育行政部门丨抓管理促规范 强监管夯责任——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在行动

作者:何曼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693
贯彻落实之高校丨规范管理,当好非学历教育答卷人——普通高等学校在行动

文/《在线学习》撰稿人 何曼

2021年年底,《普通高等学校举办非学历教育管理规定(试行)》印发。作为1990年以来教育部在高校非学历教育领域出台的首份规范性文件,它将对非学历教育事业乃至高校的自身发展产生深远影响。随后,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普通高校非学历教育对照检查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认真组织属地高校对照《规定》开展非学历教育检查整改工作。

为了更好地贯彻落实《规定》,在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指导下,《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主办了线上研讨会,8745个终端线上参会学习。《规定》的关注度可以从中窥见一斑。

高校非学历教育进入规范管理新阶段。正确理解《规定》要求,对于各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制定本省的规范管理要求、各高校按照要求落实规范管理具有重要意义。对标《规定》全面“体检”后,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各高校将如何推动非学历教育发展格局的重塑?让我们拭目以待。

为推进高校非学历教育的有序、创新发展校准了着力点,解决了长期以来教育行政部门有效依规管理非学历教育的难题,推动非学历教育向教育回归、向非学历定位回归⋯⋯四个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深刻认识到《普通高等学校举办非学历教育管理规定(试行)》出台的重要意义,并制定了详细规划落地实施《规定》。

政策的生命力在于执行。教育部印发《普通高等学校举办非学历教育管理规定(试行)》,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及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精神,提出了35条加强对普通高等学校举办非学历教育的规范管理措施,具体、清晰、可操作性强。《规定》印发后,各地教育行政部门是何如部署、结合实际贯彻落实的?让我们来看看部分地区的进展情况。

高度重视 确保《规定》落地实施

《规定》落地,各地教育行政部门高度重视,积极组织域内高校认真学习文件精神,制定并执行具体实施措施,为非学历教育高质量发展制定长效规划。“北京高校继续教育面临着非常迫切的向非学历继续教育转型的问题。”北京市教委高等教育处四级调研员陈雷表示,市教委一贯以来高度重视继续教育的发展,将工作重心集中在规范办学和提高质量上。市教委将认真学习《规定》,结合北京市实际情况,认真做好落地实施工作;并将《规定》中的相关要求和精神列入北京高校继续教育培训研修内容,推进各高校深入领会,督促各高校深入贯彻落实、制订校内相关规定和细则;适时开展北京高校非学历继续教育专项检查。

“辽宁省教育厅第一时间转发并组织全省高校认真学习文件精神,要求各高校结合当前‘四个领域’腐败风险开展专项清查工作,重点梳理非学历教育办学领域存在的问题。”辽宁省教育厅职成处处长李勇江表示,《规定》出台,对规范高校非学历教育、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具有重要意义。一是非常及时,解决了长期以来教育行政部门有效依规管理非学历教育的难题。二是为加强高校非学历教育管理和规范高校办学行为提供了具体、清晰、操作性强的行动指南。三是为推动高校非学历教育高质量发展指明了方向,推动非学历教育向教育回归、向非学历定位回归。

江苏省教育厅同样高度重视,深入学习领会,系统研究举措,统筹推进文件精神的贯彻落实。江苏省教育厅高教处二级调研员郭新宇表示,《规定》恰逢其时,契合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关键点,就规范高校非学历办学提出了明确要求,思路方向清晰,管理举措有力,可操作性很强,是新时代指导高校开展非学历教育的纲领性文件。她认为,要从三个方面统筹推进文件精神的贯彻落实。一是强化公益服务,明晰“为何办”;二是压实主体责任,明确“谁来办”;三是突出科学有序,谋划“如何办”。

“文件的出台既及时又必要,标志着高校非学历教育进入规范管理和改革发展期。”福建省教育厅职成处四级调研员陈晋淞强调,必须清楚认识《规定》的两个重要意义。一是《规定》是推进高校非学历教育改革的需要;二是明确高校非学历教育定位的需要。改变旧观念,着眼于新发展,明确非学历教育定位,理清非学历教育职能。

长效机制 为高质量发展规划布局

“思想认识再深化,整改措施再到位,监管责任再压实。”教育部职成司相关负责人指出,要切实做好贯彻落实工作。下一步,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各高等学校要认真做好《规定》执行工作。

“一是做好顶层设计;二是积极推动政策落地;三是加强部门协调。”李勇江称,辽宁省教育厅在此基础上,下一步将从三个方面做出具体规划。

一是加强对辽宁高校非学历教育的指导、监督和管理,引导高校根据自身实际和特点优势,科学合理地确定非学历教育办学规模。召开辽宁省高校非学历教育工作会议宣传贯彻《规定》精神。统筹指导省内高校按照优势特色专业开展非学历教育工作,在乡村振兴等国家战略实施中发挥高校非学历教育角色担当作用。

二是完善辽宁高校非学历教育管理制度,建立办学质量抽查和评估机制,强化指导和监管。出台“辽宁省落实‘管理规定’实施细则”。开展非学历办学评估检查工作,摸清非学历教育基本情况。建设高校非学历教育综合信息管理平台,提升管理的信息化水平,提高管理效率。

三是落实监督管理与处罚制度。建立工作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度,依法依规严肃处理高校非学历教育办学过程中的违规违纪违法问题。依据实施细则,联合相关部门,对评估检查中发现的问题,特别是涉及“四个领域”腐败风险问题进行彻查,确保高校非学历教育风清气正。“并以此为契机建立长效机制,保障高校非学历教育可持续、高质量发展。”李勇江如是强调。

“《规定》为推进高校非学历教育的有序、创新发展校准了着力点。”郭新宇强调,下一步将主要做好四方面工作,引导高校以规范提质量,促进非学历教育更好地发挥服务支撑作用,实现与社会经济发展同频共振。

一是以落实立德树人为根本,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铸魂育人。进一步强化担当,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非学历教育培训的第一课,推动融入式、嵌入式、渗入式的培训形式创新。

二是以规范管理为主线,准确把握高校非学历教育发展方向。规范管理是实现健康发展的根本保障,江苏将根据《规定》要求,对非学历教育办学过程中存在的违规违纪违法问题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三是以产教融合为关键,树立高校非学历教育品牌。江苏将不断创造条件,促进高校的优势学科、特色专业与政府、社会、企业的非学历教育需求精准对接,在覆盖区域、项目类型、教育资源等方面科学规划、合理布局。进一步探索“高校+”个性化非学历教育模式,努力打造非学历教育融合发展新业态。

四是以优势特色为引领,打开江苏非学历教育发展新局面。系统集成全省高等教育的优质资源,创造新型教育服务模式,营造高校非学历教育新生态。

福建省教育厅同样对抓管理促规范、推进高校非学历教育高质量发展提出了具体的工作规划,在规范自身的同时,也为其他省份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

一是抓住关键节点。在落实办学主体责任方面,高校党委应履行好管党治党、办学治校的主体责任,强化基层党组织对非学历教育工作政治把关作用。明确办学定位,结合学校的办学软硬件条件、学科专业优势、教学管理能力和经济社会发展等因素,确定学校如何开展非学历继续教育,并将之纳入学校“三重一大”事项集体决策范围。在健全管理制度方面,以制度抓管理促规范,才能把《规定》落实到位。在落实财务管理方面,从财务这条主线入手,要求高校坚持收支两条线,将非学历教育办学所有收入纳入学校预算,统一管理,将非学历教育工作量纳入学校绩效工资分配指标。在控制办学规模方面,根据地区非学历教育的发展情况和高校实际情况,探索将非学历教育人数折算为高校学历继续教育在校生数,从而予以核定高校非学历教育办学人数的管理方式。

二是坚持分类指导。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在指导高校落实《规定》时,要坚持分类指导原则,根据培训的目的、项目类型和社会影响等方面予以区分。如高校方面,对高水平或双一流高校、特殊行业院校、教育学院、以继续教育为主要职责的成人高校或开放大学、民办高校等要有所区分;如项目方面,对承接机关事业单位的培训和自主举办的培训、收费的培训和不收费的培训等要有所区分。只有坚持分类指导,才能较好地维护高校举办非学历教育的积极性,有序稳步推进高校非学历教育的整改和规范管理。

三是强化监督管理。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可以探索将高校非学历教育和学历继续教育统筹起来,建立办学质量抽查和评估机制,每年按照一定的比例开展“双随机一公开”抽检工作,将抽检结果通报学校,并向社会公开,并将抽检结果作为确定高校非学历教育办学规模的考量要素。

四是积极引导转型。高校要积极发挥学科专业优势,开展人才培养与社会服务,不要因噎废食。高校要积极发挥学科专业优势,非学历教育也是高校的一个宣传阵地,要突出区域和院校的优势和特色,打造出各具特色的高水平非学历教育品牌,增强影响力。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要用一段时间,积极引导和推动高校非学历教育转型升级,推进非学历教育高质量发展,服务全民终身学习和学习型社会建设。

行动最具说服力。新时代,新使命,全国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迅速形成“高度重视,狠抓落实”的思想共识和强大合力,积极贯彻落实、全面规划发展,在“规范管理、提升质量、打造良好的非学历教育生态”的道路上迈出坚实的一步,在“十四五”开局之年开创了非学历教育管理新局面。

来源:《在线学习》杂志2022年1-2月刊(总第78期)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