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在线教育 / 在线学习研究丨黄文峰:以系统方案推动教师互联网学习水平提升

在线学习研究丨黄文峰:以系统方案推动教师互联网学习水平提升

作者:刘增辉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122

互联网在我国教师学习活动中的应用情况比较理想,但教师互联网学习环境和学习支持亟待进一步改善和提升。

文/《在线学习》主笔 刘增辉

在线学习研究丨黄文峰:以系统方案推动教师互联网学习水平提升

《中国互联网学习发展报告(教师教育领域)》主编黄文峰

当前,互联网已经深度融入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基于互联网开展学习已经成为当下学习者的一种习惯。我国高度重视教师教育领域的互联网学习,将其作为促进教师专业水平提升的一条既重要又便捷的途径。经过多年的推进,教师互联网学习现状如何,呈现出怎样的趋势?本刊就此与北京师范大学科研院校地合作与科研成果转化处副处长、《中国互联网学习白皮书》副主编、《中国互联网学习发展报告(教师教育领域)》主编黄文峰进行了对话。

黄文峰表示,通过连续十多年较大规模的教师在线培训,我国中小学、幼儿园的教师队伍素质得到很大提升,形成了具有推广价值的四种典型模式。同时,我们也应看到,教师互联网学习在地区之间、学校之间还存在很多差异,发展不均衡、优质资源供给不足等问题凸显。要解决这些问题,需采取系统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的中西部省份,要高度重视互联网学习环境建设,加大政策引导力度,制定适合的激励机制,进一步提升教师互联网学习质量。

三次大规模在线培训侧重点各不相同

在线学习:我国从何时开展大规模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在线培训?有哪些比较大的行动?

黄文峰:2010年,党中央国务院召开了新世纪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颁布并开始实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为贯彻落实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精神和《教育规划纲要》,教育部、财政部从2010年起实施“中小学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国培计划”的全面实施,是我国开展大规模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在线培训的重要标志。

2013年,教育部印发《关于实施全国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的意见》。根据《意见》要求,我国中西部省份将“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能力提升工程”)纳入“国培计划”中西部项目和幼师国培项目。到2017年年底,全国共有1000多万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完成了“能力提升工程”培训。

2019年3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实施全国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2.0的意见》,提出到2022年,构建以校为本、基于课堂、应用驱动、注重创新、精准测评的教师信息素养发展新机制,基本实现校长信息化领导力、教师信息化教学能力、培训团队信息化指导能力“三提升”,和全面促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融合创新发展的目标。

在线学习:这些大规模培训的侧重点是什么?

黄文峰:“国培计划”包括示范项目、中西部项目和幼师国培项目等三项内容。“国培计划”具体项目包括以集中面授为主的项目和以在线培训为主的项目。其中,以在线培训为主的项目主要通过教师网络研修、网络研修与校本研修整合培训、教师工作坊研修、同步在线培训等方式进行。据统计,2010—2019年,中央财政累计投入“国培计划”经费172亿元。十年来,共计有31个省市自治区的约1680万人次的教师参与了“国培计划”,其中中西部项目和幼师国培项目参训人次约1574万(占比94%),示范项目也有超过60%的参训者来自中西部地区。“国培计划”已经覆盖了原有全部深度贫困县以及贫困地区的乡村教师。

2013年启动实施的“能力提升工程”,旨在建立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标准体系;开展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测评;提升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学科教学能力和专业自主发展能力;建立教师主动应用机制,促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融合取得新突破。

2019年启动实施的“能力提升工程2.0”提出了四大重点任务:一是整校推进教师应用能力培训,二是缩小城乡教师应用能力差距,三是打造信息化教学创新团队,四是全方位升级支持服务体系。

教师在线培训形成四种可推广模式

在线学习:经过这些年的教师培训,有哪些行之有效的可推广的教师培训模式?

黄文峰:经过实践探索,近年来全国各地涌现出不少在线教师培训新模式,其中四种模式比较有代表性。一是网络协同教研。网络协同教研是随着网络应用的发展而产生的一种系统的、崭新的教研模式。网络协同教研往往以教师为本,通过小组协同、专家引领,基于所建立的协同交流机制和知识管理机制,开展跨校区的教研资源建设,以点带面促进教师参与本地化教研资源体系建设,编织出一张突破时空的教研网,将学科教师、备课场景、备课知识“三位一体”进行深度融合,实现学科教研智慧协同工作和优质教育教学资源共建共享。

二是陪伴式培训。陪伴式培训是与教师在线学习共同体(包括网络教研共同体)相关联的一个概念。教师在线学习共同体的指导团队通常由学科专家、教研员、一线名师等组成,他们在培训机构的组织下与参训教师组成学习共同体,全程参与培训学习、研修,手把手指导研修活动的开展,解答参训教师日常教学中的问题,引导参训教师专业成长,通过长期陪伴和辅导,使参训教师形成良好的学习和教研习惯,进而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三是同步在线培训。同步在线培训是基于互联网直播技术开展的、以师生实时在线为主体的培训模式。根据培训规模和内容特点等,可分为小班化和大规模两类。其中,小班化同步在线培训的特点是按需定制、问题导向、任务驱动、交流互动、成果引领;大规模同步在线培训的特点是以通识性内容为主、交互要求低、覆盖人群多。支持同步在线培训的平台往往具有直播授课、录播回放、即时互动、课堂监管、并发支持等方面的功能。

四是SPOC形式的培训。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即小规模限制性在线课程。基于SPOC形式的教师培训是指在培训信息化管理工具的支持下,采用互动式网络直播教学的形式对教师进行培训的一种新兴手段。SPOC培训突破了时空的界限,实现了训前、训中、训后的全程师生互动,在线学习行为智能跟踪监控,由结果导向向质量导向转变,有效解决了传统面授培训所面临的工学矛盾、培训出勤率不高、培训效果无法保证等问题,使培训教学可互动、过程可监控、质量可检测、数据可分析、实践可落实。

互联网学习水平呈“东高西低”态势

在线学习:在项目组调研中,通过哪几种指数来反映教师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

黄文峰:为了量化表征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中国互联网学习白皮书》项目组构建了“互联网学习基于CASE模型的指标体系”,CASE模型的一级维度包括互联网学习能力(internet learning competence)、互联网学习应用(internet learning application)、互联网学习支持(internet learning support)和互联网学习环境(internet learning environment)等四个维度。其在教师教育领域分别反映教师应用互联网开展学习活动的能力水平、互联网在教师学习活动中的应用情况、教师在互联网学习中获得的支持情况和支撑教师互联网学习开展的环境状况。经调查分析,结果表明,2020年教师教育领域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综合指数处于中等偏上水平。综合指数的四个维度,即教师互联网学习能力(用C表示)、教师互联网学习应用(用A表示)、教师互联网学习支持(用S表示)和教师互联网学习环境(用E表示)由大到小依次是A﹥C﹥S﹥E。其中,教师互联网学习应用水平指数为最高,表明互联网在我国教师学习活动中的应用情况比较理想;而教师互联网学习环境水平指数和学习支持水平指数均比较低,说明我国教师互联网学习环境和学习支持亟待进一步改善和提升。

在线学习:经过多年努力,我国教师互联网学习应用水平得到很大提高,但其中应该有很多具体差异,请您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黄文峰:不同类型教师的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综合指数反映了不同教师互联网学习的特点。一是女教师的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比男教师的高。二是教师的年龄越大,其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综合指数越低。三是教师的网龄越短,其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综合指数往往越低。四是教师职称越高,其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综合指数越低。五是教师任教学段越高,其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综合指数往往越低。六是教师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呈“东高西低”态势,总的来说,东部地区的教师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整体上要高于其他地区,中部地区排第二,西部地区排第三,东北地区最低。七是对部分省份(云南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黑龙江省、甘肃省、贵州省、河北省)进行比较分析发现,省份之间教师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差异明显。其中,贵州省教师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最高,排在其后的分别是河北省、甘肃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云南省,黑龙江省教师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最低。八是对不同学校情况进行比较,地市级及以上学校教师互联网学习支持水平最低,县级及以下学校教师互联网学习支持水平明显高于地市级及以上学校教师互联网学习支持水平,教师互联网学习支持水平呈现城乡倒挂现象。这一结果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县级及以下学校的教育教学资源相对比较缺乏,这些学校的教师往往需要通过互联网学习来获取所需的教育教学资源,从而助推与其相关的互联网学习支持水平的提升。九是不同学段情况比较,在幼儿园、小学和中学三个阶段呈现教师任教学段越高,其互联网学习发展水平综合指数越低的趋势。也就是说,互联网学习对高学段教师专业发展的作用明显弱于对低学段教师专业发展的作用。

教师互联网学习应用导向凸显

在线学习:教师互联网学习呈现出怎样的发展态势?

黄文峰:基于对近几年的教师互联网学习发展的分析,我们发现,教师教育领域互联网学习发展主要呈现以下几个趋势。

一是教师互联网自主学习能力进一步提高。教师上网获取资源的自主性特征十分明显,教师自主学习能力比较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也进一步助推教师互联网自主学习能力的提升。二是教师互联网学习的应用导向愈发凸显。具有较好的应用性是教师互联网学习发展的关键。调查结果显示,教师互联网学习的内容与其教育教学工作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这彰显了教师互联网学习的应用导向。三是教师互联网学习的精准服务备受重视。满足教师专业发展需求的互联网学习精准服务正受到各级部门和各类机构的高度重视。调查结果显示,通过学习平台为教师智能推送学习资源的服务已经开始悄然兴起。四是教师互联网学习的设施设备更加便捷。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为了尽量减少人员聚集,教师在固定办公场所进行的互联网学习也部分被移动学习所替代,移动学习的覆盖面进一步扩大,可供教师开展移动学习的场所进一步增多,学习更加便利。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移动学习设备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的优势进一步显现,并代替了台式电脑而一跃成为教师开展互联网学习的最主要设备。

在线学习:当前教师互联网学习尚存在哪些问题,您认为应如何解决?

黄文峰:近几年《中国互联网学习白皮书》项目组的调查结果表明,我国教师教育领域互联网学习发展存在以下几个突出问题:一是教师互联网学习环境还有待改善,教师互联网学习设备相对比较落后、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比较滞后;二是教师互联网学习优质资源供给不足,互联网学习资源不能很好地满足教师的个性化学习需求;三是教师互联网学习的任务驱动质量不高,互联网学习对较高职业阶段教师专业发展的支撑作用不足;四是不同地区、不同省份、不同任教学段的教师互联网学习发展还不均衡。

教师互联网学习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解决现存问题应采取系统的解决方案。首先,各级政府和相关主管部门要加大互联网学习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的省份要高度重视互联网学习环境建设,将其纳入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范围予以支持。其次,要加大互联网学习的供给侧改革,建立健全教师互联网学习资源的共享机制,盘活优质资源的有效供给。最后,要加大教师互联网学习应用的专业引领与政策引导,积极推进以贴近教师实践的任务为驱动的教师互联网学习,制定适合教师专业发展的互联网学习应用激励机制,全面提升教师互联网学习质量。

来源:《在线学习》杂志2022年3月刊(总第79期)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