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行业资讯 / 在线学习研究丨北师大教育技术学院远程教育研究中心副教授李爽:以规范促质量,构筑行业发展新生态

在线学习研究丨北师大教育技术学院远程教育研究中心副教授李爽:以规范促质量,构筑行业发展新生态

作者:盛雪云 来源:在线学习 阅读:209

从在线学习服务师新职业发布到《在线学习服务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面世,历时两年多。这一新职业的发布,对在线教育乃至整个教育行业的改革与发展都具有深远意义。

文/《在线学习》新媒体撰稿人 盛雪云


北师大教育技术学院远程教育研究中心副教授李爽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在线学习领域呈现井喷式发展。教学管理、学习支持服务、在线教学质量等,成为广大学习者关注的焦点。在此背景下,在线学习服务师职业应运而生。从新职业发布到《在线学习服务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面世,历时两年多,期间经历了怎样的过程?新职业发布对行业发展意义几何?新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让我们一起听一听该标准第一起草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远程教育研究中心副教授李爽的分享。

历程:道阻且艰,行则必达

在线学习:作为《在线学习服务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制定和发布工作的深度参与者,您能否分享下大致的历程?

李爽:在线教育一直是我们中心关注和研究的重点,多年深耕也使得我们中心在该领域具有较大影响力。所以,新职业发布之初,我们就向人社部申报参与新职业国家标准的编制,并成为首批获批开展标准编制的五家单位之一,也是之后参与标准编制机构中唯一的高校科研机构。标准编制工作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一是调研与标准框架构建阶段。2020年6月,标准编制组完成组建,我作为内容专家参与到标准框架的构建工作中,8月就形成了标准初步框架。基于此,我们对相关企业、院校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走访调研,了解从业者的实际工作情况、职业技能需求与职业发展期待,听取有关管理者和从业者对标准框架以及标准编制的建议。此外,我们发放并最终收集了1800多份问卷,采集相关从业者的基本特征信息以及相关群体对于该职业的认识、态度与期待。11月,人社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召开职业技能标准开发推进会,指导新职业标准编制工作。基于实践调研与推进会的学习研讨,我们优化改进了标准框架。

二是标准草案编制阶段。2020年12月27日,在线学习服务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开发启动会在北京召开,也标志着《在线学习服务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的编制工作正式启动。会上,我们与人社部管理者、领域学术专家、行业专家分享了标准框架。会后,编制组参考会上大家的反馈意见对标准框架进行了完善,至此正式进入标准草案的编制阶段。该阶段的核心工作为界定各等级工作内容、知识与技能要求,以及定义职业准入与考核要求。编制过程中,我们除了要内部反复研讨,还要将标准草案反馈给相关实践机构,并听取他们的意见,不断打磨,以期确保标准立足实践现状与需求,保证前瞻性。

三是标准草案审定、征集意见与完善阶段。2021年6月,在线学习服务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初审会召开。初审会对标准的文字、格式、技能编写的规范性等方面提出了很多宝贵的建议。基于这些建议,编制组对标准草案进行了认真修改,并将修订后的草案提交人社部,并于同年9月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公示,广泛征集社会意见。随后,编制组对征集到的社会反馈意见进行回应,并进一步完善标准草案,形成终审稿。12月3日,标准终审会在京举行,标准终审稿通过了终审会的专家审定。会后,编制组根据评议意见对标准草案进行了最后修改,这才形成今年7月发布的标准版本。

标准编制从启动到发布,历时两年多,原因有两方面。一是严格按照我国新职业标准编制流程确实需要一定时间。二是新兴职业的实践正处于探索与创新阶段,对人才的需求差异较大,采集与整合各方意见、均衡多方需求也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尤其在标准编制过程中,行业受“双减”政策影响发生了较大变化,这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我们征集实践机构相关意见的效率。

我相信,两年的投入是值得的,希望标准能够有力支持在线学习服务师的人才培养与职业发展,助力我国教育数字化转型与高质量教育体系建设。

等级:由浅入深,逐级递进

在线学习:应当如何认识这一职业标准?该标准包含了哪些维度?

李爽:该标准包括职业概况、基本要求、工作要求和权重表四个部分。其中,工作要求部分呈现了职业各技能等级的职业功能、工作内容与技能和知识要求,是标准较为核心的部分。

认识职业技能标准可以从职业功能与职业技能等级入手。职业功能是按照工作领域、工作项目、工作程序、工作对象或工作成果等划分出的从业人员主要工作职责。编写组需要严格按照已发布的职业定义设计职业功能。基于实践调研,我们最终定义了9个职业功能:学情分析、学习规划、学习指导、动机激励、学习者管理、支持服务、学习评价、学习产品评估、管理与培训。根据从业人员职业活动范围的宽窄、工作责任的大小、工作难度的高低或技术复杂程度,标准将职业技能划分为初级工(五级)到高级技师(一级)五个等级。不同等级侧重的功能也不太一样。各等级的技能和知识要求依次递进,高级别的要求涵盖低级别要求。

具体来看,五级提供的是学习过程顺利进行所需的常规服务,支持服务较为重要;四级服务师需要保证学习者良好的学习体验,提升其学习效率,所以标准较为关注对学习过程的促进,除支持服务之外,学习指导变得更加重要;三级服务师旨在提升学生学习成效,因此标准对这级服务师的学习规划、设计和评价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其支持服务也转向学习社群建设和运营。从三级开始,服务师的职能从面向个人学习过程的问题解决转向整体提升学习服务质量。

二级和一级是职业高级人才,兼具业务与管理两方面职能。二级侧重于优质个性化学习服务提供,其核心业务职能是构建和改进学习者特征模型以支持个性化服务,开展个性化学习评价与辅导。一级服务师是学习服务的总体规划和设计师,其核心业务职能在于智能化服务设计、服务流程与技术的优化以及时间跨度更长的学生学业发展规划。这两个等级都增加了管理与培训、学习产品评估职能,以体现其在业务管理、人才培养和提升整体教育质量中不同层次的作用。

意义:事关宏旨,强根筑基

在线学习:在线学习服务师这一职业对行业发展具有哪些意义和作用?

李爽:国家发布这一新职业非常有远见,它对在线教育乃至整个教育行业的改革与发展都具有深远意义。我想新职业对于行业发展至少具有如下三方面的作用。

第一,规范和管理教育服务市场,提升市场透明度,保障行业服务质量。疫情暴发后,教培企业发展势如破竹,在线学习遍地开花,市场快速发展,但是教育质量良莠不齐,对教育服务供给者资质的认证与管理非常必要。学习服务不是商品服务,而是一个育人的过程,从业者的专业化与行为规范至关重要。目前,众多学习者还是靠口碑选择教育服务产品与机构,新职业的发布无疑支持了政府和公众对教育服务供给者资格与能力的审核、评估与监管,提升了教育服务市场的透明度与专业化,也提升了市场对服务供给者的能力要求,推动了教育市场的规范与健康发展。

第二,培养学习服务的社会力量与高端创新人才,推动教育服务行业可持续、高质量发展。新职业将推动学习服务人才队伍建设与高端创新人才培养。新职业的职业技能资格认定不仅会吸纳更广泛的社会教育服务力量加入学习服务专业队伍,还将筛选出一批高端创新人才,他们在学习服务领域的实践探索与技术创新,将推动学习服务知识与技术不断更新,支持在线学习服务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第三,推进教育服务分工体系变革,支撑教育系统深刻变革,构建教育服务新生态。这一点非常重要。将在线学习服务师专业化,不只促进了从业者的专业化发展,更推进了教育服务分工体系的变革。国家发布在线学习服务师的契机,恰逢我国“互联网+教育”系统变革的关键期,面对不断增长的个性化优质学习需求,仅依靠系统内有限的教师队伍与服务力量是无法解决教育服务供给不足、不均的问题的,吸纳并培养社会服务力量,与系统内教师队伍和服务力量协同开展个性化教育服务是大势所趋,也是“互联网+教育”变革中教育供给侧系列变革落地的关键。

在线学习:政策监管日益加强,教培行业发生剧变,这对在线学习服务师的发展有何影响?

李爽:新职业发布时正值教培机构快速成长、在线教育蓬勃发展阶段,因此,行业反响强烈,大家关注度很高。然而,2021年7月,“双减”政策发布后,国家对市场上的教培机构监管加强,包括头部企业在内的许多教培机构都受到了冲击,很多机构开始转型、裁员,有些机构倒闭,这场剧变无疑使得在线学习服务师相关岗位从业者大量流失,并影响了人们对新职业的认识以及对职业前景的信心。

我认为,教育是国家百年大计,也与每个人的发展和命运息息相关。国家对教育服务行业的调控与监管,使其与学校教育有机融合、共同构建高质量国民教育体系,是非常必要的,这是教育服务行业发展必然经历的过程。从积极的方面来看,这次行业变动,大浪淘沙,会让高素质的、更热爱这个行业的人留下来。当前,教培行业的紧缩也只是暂时的,因为在线学习服务的需求仍然存在且会不断增长。我相信经过适应与转型后,教培企业会以新的面貌和方式加入到教育服务供给中。未来,也会有更多来自系统内外的力量参与在线学习服务的供给。

前景:任重致远,势不可挡

在线学习:您对在线学习服务师的发展前景有何期待?

李爽:非常看好。在线学习服务师的前景本身就意味着大众对学习质量的要求。

在线学习一定是人类未来非常重要的学习方式之一,无论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学习,它都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其需求也是非常多元化的。而在线学习服务师就是面向这种多元化、个性化学习需求而形成的职业。未来,在线学习服务的需求会被更多地释放和激发出来,人们对于学习服务质量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会更倾向于选择有技能认证的在线学习服务师。因此,人们对在线学习服务师的需求将会只增不减,新职业的发展前景会越来越好。

在线学习:参与标准编制,您有哪些感受?

李爽:这是我参与制定的第一个国家职业技能标准。据我所知,在线学习服务师是写入国家职业大典的第一个在线教育相关职业。从学科发展与人才培养的角度来看,新职业标准编制对在线教育从业者的专业化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我何其有幸,能够参与其中——能够把我们的科研和实践成果,整合到国家职业技能人才的培养中。

在调研中,我深刻地感受到在线教育实践发展迅猛,这是一个实践创新倒逼理论与学术创新的时代。在和企业交流沟通时,我感觉更像是相互学习的过程,实践机构在理念、技术等方面的创新给了我很多启发。这个过程让我深入了解了在线学习服务的发展现状,受益良多。

走访中,我们发现,一些头部企业已经开始探索在线学习服务师相关工作人员的能力标准,并具有相对成型的人才培养体系。这些经验为我们制定国家标准提供了重要支撑。然而,随着调研的深入,也更强烈地感觉到制定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的必要性与重要性。国家标准能够打破各企业间的壁垒,共享专业学术研究与行业发展的最新知识与技术,整体提升行业专业化水平,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如果再有标准研制的机会,我建议高校或是科研机构的老师积极参与,这不仅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过程,也可以将自己的学术成果进行转化。

我希望大家能以发展的眼光看待这一版标准。标准和行业的发展是一个互动的过程,这是第一版,一定会有一些局限。希望公众与行业实践机构能够关注标准,广泛宣传和应用标准,多提宝贵意见,共同推进标准的更新升级。

来源:《在线学习》杂志2022年10月刊(总第86期)

热门文章
相关新闻

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
微信
扫一扫,关注
在线学习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公众号
关注
微博
扫一扫,关注
远程教育新浪微博